Friday, October 31, 2008

Remember Me




Dr Ong上个礼拜和我分享了一个website。
Remember Me.

一切都是源自于那天中午在日本餐厅的对话。
我、Dr Ong还有Karen想要为社区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想要结合临终关怀、摄影、文字、
这三个事物;把生死教育传递给社区。
把我们这些医疗人员看到的、感受到的;让社区知道生命教育的重要性。

我们后来谈起财务预算。
老板Dr Tan听到我们这个idea,他说:“钱,我有办法找到。只是你们哪来的时间?”
我说:“如果真的是做这一个big project,那我会离职咯。”

老板娘Irene听到:“这样的话,那就算了。”
Dr Tan:“我找不到钱了。”
我对他们说:“好狡猾,你们这班家伙!”

无论如何,十划都没有一撇。
现在提起,还很早。
手头上还有一大堆文字工作,辅导工作都还没有解决。
虽然临终关怀,以及文字创作,
这两个能力我已经能够掌控。

可是,摄影还是有很大的学习空间。
所以,我的“啊呀恩师”Dr Ong (怎么说他都在马六甲教我如何摄影。)
昨天给了我两本像电话簿一样厚的摄影书本。
发黄到不行。
我说:“给我干吗?”
他说:“给你读啦!”
这么厚,这么黄,还有那种烂书的味道;
有种感觉好像准备要翻阅武林秘籍,吸收内页一切精华。
呼!

上两个礼拜,其实也认识一名很厉害的人文摄影师。
同样地,来自马来西亚。林健鼎。
参加了他的摄影分享讲座。
非常的美。非常的人文。非常地靠近我要的摄影作品。
也打算和他学习。


有关摄影,看来要好好用功了。



=

今早还未上班之前,看了看Remember Me这个website。

那是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来拍摄以及记载一位患上肝癌的年轻妈妈如何走过整个生病旅程。
这一切的动机,就是为了留下纪念给三个孩子,尤其是最小的孩子。他如此的小。
Remember me,这样的主题名称,简单了然。
就是希望孩子能够记住妈妈。
能够在若干年后,用成年人的眼光,再次记住妈妈。

我从introduction,点击到Chapter V Surviving together。
看到年轻妈妈走了之后,爸爸与小孩如何共存渡过心里的失落。

每一张照片都是如此人文,引人深思,震撼人心。
我想:那都是一张张用心去拍的照片。一张张用心去活的生活。
人生,其实要用心。
用心去活,
用心去死。

那么,留下来的不只是悲伤,而是一种我们对去世的人们给与肃然起敬的尊敬!
I salute you, the late of young mother and her families.





















=

后来听Dr Ong说这一系列的文章以及摄影作品,
拿了世界很高荣誉的一个摄影大奖。
他有和我说。只是我忘了是那一个奖。

建议你如果心情不好,看了这一系列的照片就大哭一场吧!
会舒服一点的。

其实我看了,心里非常地感动。
我看到的是人在死神面前如此脆弱可是又如此真诚谦卑。
在死亡面前,我们能够发挥出的爱真的超出想象。

祝福大家




=

Thursday, October 30, 2008

减肥

SAFRA RUN 2008

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
从礼拜一到礼拜四,我运动了足足有三个晚上。
加起来,我这三天跑了大约将近40到50公里。
可是肚腩一点消瘦都没有。

今天早上和两位同事发神经。
许下一个《不可能任务的谎言》。
就是要在这两个月之内,1月1日作为期限。
我的腰围一定要从36减到33寸。

如果我输的话,
我要在1月1日,送一件价钱不菲的dress 给Jayne。
如果我赢的话,
她要在1月1日,送一件同样价钱不菲的dress shirt给我。

写到这里,我其实是很后悔的。
三寸,那里这么容易减到。

还有Desmurn的deal,我们还未有negotiate。
我和Desmurn的side bet是:
我们两个一起运动,减肥,跑步,举重;
然后,看谁最有效。
Jayne和Shirlyn做裁判。
如果我输或者我赢,我们都还没有说处罚以及奖赏。

至少,今晚他去吃了大餐。
而我晚上还在Bedok Reservoir争取剩下不多的时间苟延残喘地跑着步。
可是,十点钟,肚子咯咯叫。
忍不住,还是去了Bedok Interchange买了一碗咖喱鸡面来解饿。

我彻底地失败!天啊!
我看我要开始存钱,买dress给Jayne了。





=

Wednesday, October 29, 2008

FM1003 - 漫游 Urban Nite - 20/10/2007

Mt Alvernia Hospital


20/10/2007 那一晚又一个感动我自己的夜晚。
同样的,自己头脑稍微有了一些大纲。
和Peter吃晚餐的时候,也是说:
“我没有认真准备。也不可以认真准备。
我不可以把那些故事站在镜子里头说一遍。
那样,在我正式说出来的时候,我的感觉全部就会gone了。”

为什么是一个感动的夜晚?

因为,我把张妈妈的故事说给大家听。
他们也真的准备功课。抓了两本书。念了两首诗歌。
希望我能够谈一谈我和我爸爸的关系。

我还是感觉很jazz的。
随着那个感觉走。
那间录音室也让人非常舒服。
说了一些自己的故事。也说了一些别人的故事。
离开的时候,
阿伟和阿栋说:“以后你就做我们的常驻嘉宾吧!”
哈哈。真的有这么好听吗?
我突然觉得很高兴!被人需要的感觉,来了。
记住那是“小我”的东西。炽和说过了。

同样的,也收到了许多朋友、病人家属的sms。
给与打气。给与加油。
素筠的最令人感动。她说:
“突然闪过 —— 冯爸爸和冯妈妈这时在跟他们在天堂的朋友说:我儿子,好棒!”

我读了。打从心里感动到脚底。
是的。
我的爸爸、我的妈妈。他们一定非常proud of me to be their son。
我的爸爸、我的妈妈。他们肯定是天使。也肯定是菩萨。

因为,没有他们,肯定没有这样的我。
是他们的生命遭遇给了我今天活着的意义。
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老爸、老妈、谢啦!

Alvin说:“听完昨晚的访问,你不断说的一个主题是:宽容。”
宽容对方、宽容自己。
宽恕与容纳对方还有自己。

是的。
宽容这一门学问其实不需要学的,只需要记起。
记起我们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
宽容对方、宽容自己。
我们不宽容。也都是我们的小我在作祟。
其实,那些作祟的东西,对我们的成长一点也没有帮助。
我们加油咯!

听一听吧。
很长!80分钟。


Good People (2):以量专访 - 阿威/阿栋



因为我不断说故事而忘记了时间而超时,讲到深夜十二点多。
所以张妈妈的故事没有办法完全record下来,
如果你想知道结局的话,请点击这里吧。
《我很爱你!我……也……很……爱……你!》

同样,如果你更想知道我写了什么给我的爸爸。
那封信是什么内容,也请点击这里吧。(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文章弄出来。)


祝福大家。




=

我很爱妳!我…也…很…爱…你!

Bali

她不希望我们把你看作是不孝儿。
所以,她每次都在我们面前把你说得很好……


刊自于教总孩子双月刊
2008年3月份第86期
专栏名称:最后再看你
专栏作者:冯以量

文章题目:我很爱妳!我…也…很…爱…你!




躺在病床上的张妈妈快要死了。
她的癌细胞已经蔓延到头脑;
然而她的病房,却从来没有任何拜访者停留过……

25年前,张爸爸因为第三者,而和张妈妈提出离婚。
张妈妈一手带大仅有3岁的儿子,与儿子相依为命。
这个独生子,其实是她生命唯一的动力。
可是,打从我在半年前提供张妈妈居家关怀服务开始,便不曾见过这个男孩。

**

儿子沦落,母亲心痛更胜病痛


每一次去拜访患上肺癌的张妈妈时,
男孩总会把自己反锁在房内。
张妈妈对我说:“自从被朋友骗钱之后,他就一蹶不振,连吃饭都不要。”

张妈妈因为身体越见虚弱,无法照顾自己,不得不入院。
她独自收拾用品、独自入院、独自办手续。

依稀记得我第一天站在她的病房门外,张妈妈看到我的时候,泪流满脸。
她常卷缩在病床上,独自流泪。
每次提到那个不愿照顾她的独生子时,
她的眼泪就流成一大沱一大沱的……

她对我说:“他,是不会来的了。”
“不用担心。即使他不来,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帮你的,好吗?”
她很亏欠地对我说:“对不起,以量。”
我说:“傻的,说什么对不起。”

张妈妈住在慈怀病院的这一段日子里,
我尝试打电话给男孩,他不接;
我尝试发简讯给男孩,
“Michael(匿名),我是社工,以量。我可以和你谈一谈吗?希望你能够回复我。谢谢。”
他不回,简讯石沉大海……

一个月后, 我还是联络不上Michael。
我直接跑去他家敲门,无人回应。
我离开,带着少许的生气,还有少许的困惑。
“一个和妈妈相依为命的独生子,为何不愿照顾正要去世的妈妈?”

张妈妈的身体愈来愈虚弱了――严重背痛、
双脚无法站立、头发脱落、
皮肤不断转成黑色,甚至发痒。
接踵而来的痛楚,
让张妈妈心里好难过――生理的激烈疼痛,加上没有任何家人的温暖,如何捱过?


***

迟到,也是一个开始


这个礼拜,张妈妈的身体还开始加速衰退――头脑已经被癌细胞严重侵袭。
她开始语无伦次,时而傻笑,时而哭泣。
昨天,我在慈怀病院探访张妈妈的时候,
Michael正好打电话给她。她语无伦次,
不断地对着电话唤着我的名字:“以量……以量……以量……”

我拿起电话,第一次,我对Michael说:
“Michael,你好。我是以量。你的妈妈病得很严重了。
我希望你能够来看一看你的妈妈。我希望能够见一见你,可以吗?”

他愣了两三秒:“你为什么要见我?”

“不要担心。我答应你的妈妈,我不会要你付费。我需要你给我家庭背景的资料,
因为我需要写一份社工报告帮你妈妈申请全免的政府津贴。”

他在电话那边厢犹豫了一下说:“好,什么时候见?”
“今天下午三点,好吗?”
“好。”
“我们待会儿见。”

盖下电话,我对张妈妈说:
“你的儿子要来看你了。”
张妈妈手舞足蹈地像个小孩子说:“好啊!”

我看了,心很酸。
张妈妈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心想:“唉!太迟了!”

三点正。
我在辅导室和张妈妈的独生子一同坐下,我终于看到他了!
一双浓眉大眼,身体毛发浓厚,
鼻梁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
这位男孩像极了当初张妈妈给我看的照片里头的前夫:张爸爸。

我和Michael握手说:
“我非常高兴看到你今天终于来了,谢谢你的到来。”
我很惊讶我竟然说了谢谢,而不是生气他,或讨厌他。

男孩用一脸忧郁的样子对着我说:
“你也知道我有忧郁症,对不?”
我说:“是的,我都从张妈妈那儿知道了一些。”

男孩问:“我妈妈还有多少寿命?”
“嗯。为什么你这样问呢?”
“我不知道。刚才我进去房间,她问我‘你是谁?‘”

男孩低着头。妈妈不认识他。


***


受害心结懵了爱


我问他:“你有多久没有见张妈妈了?”“很久了。”

“你现在见到这个样子的她,心里感觉怎样?”
“很痛。”
“嗯。”我用手示意请他多说。
他说:“很后悔。”
“怎么说?你愿意多说吗?”

“半年前,我的生意失败。我的朋友骗走我新币十多万。
我不管妈妈的病,只是一直很想自杀,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头。”

“嗯。我知道这些对你一点都不容易,是很不容易捱过的。”
“可是,我很后悔。”
“你后悔什么?”
“我很后悔,当初我为什么不要照顾妈妈?”

他低着头。

又再次抬起头对我说:“是那个朋友把我整个生命都毁了。”

我当然听得很明白。
这是一个受害者的心态――之所以沦落到这种地步,主要是因为有人害他的。
可是,我觉得最可怕的是:被别人伤害之后,自己仍然不断伤害自己。

他述说整个过程。我都在听。
当初的生意,生命一片无限的光亮;
后来的欺诈,生命掉入无尽的黑暗。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么想杀死朋友,然后自杀。”
那时候的他,花了很多时间无限放大自己的创伤,
完全没有顾虑妈妈已经每况愈下的病情。

道出内心的孤单后,他哭了。
没有手足、没有父亲,没有依靠、没有支持,什么都没有。
他流下了孤单的眼泪。

我缓缓地对他说:
“Michael,我很愿意成为你的支持系统之一,我们一同走一走,好不好?”


***


编织爱的谎言,为儿子建立好型象


他问我:“我妈妈有对你说些什么吗?”

男孩啊,其实你妈妈对我说了很多。
你妈妈对我说出她对你的遗憾、不满,还有失望。
她想要帮助你,却又无能为力,因而感到无助、自责。

她的生命课题,一直环绕着你。
我可以对你说多少?我又该说多少?
我没有得到你妈妈的允许。
因此,我在你面前只说了一些我已经过滤的话题。

我说:“你妈妈对我说了很多。”
“她说什么?”
“她常常对我们说:你常来看她,又买了什么给她。我们知道那都是编造的,
不过,我们都当作那是真的。”

“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不知道。”他低下头。

“因为,你妈妈很爱你。
她不希望我们我们把你看作是不孝儿。所以,她每次都在我们面前把你说得很好。”

他又再次掉泪了……妈妈的用心良苦,儿子,你知道吗?


“其实,你知道吗?我写过大约十封信给你。
我都记载了我和你妈妈每一次对话的内容,
因为,我想要让你参与我们的对话。
可是,你妈妈都说你看也不看,就丢进垃圾桶了。
然后,我也尝试发简讯给你、打电话给你。
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联络你。
我其实真的很高兴看到你今天终于肯出现了。
我真的很高兴。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同陪着你的妈妈,度过她最后的晚年,可以吗?”

他点点头。


***


茫然的心,受爱感召

他问:“你可以帮我问一问医生:我妈妈的寿命还剩多少吗?”
“医生已经告诉我了。这个答案,你可能会很惊讶,或者没有心理准备知道这个答案。”

Michael很冷静地看着我,很用力地点头,希望我快点说。

我说:“在还没有告诉你之前,我想告诉你:你并不是独自孤单地面对这些问题的。
你还有我们整个团队在后面帮助你,知道吗?我们很愿意陪着你,明白吗?”他点点头。

我很冷静地对他说:“你的妈妈,可能只有一个礼拜到三个礼拜的寿命而已。”

整个时间和空间,都停顿了。有长达十秒,我们没有说话。

我等着他开口。他静默,眼眶红了,双唇依然紧闭。

我问:“你听了,觉得怎样?”“为什么会这样?”

我无奈地摊开双手:“她最多也只有三个礼拜了。”

他着急地问我:“现在,我可以做些什么?”

我问回他:“你觉得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他说:“我希望妈妈可以原谅我。”
“嗯。很好。还有吗?”
他说:“我会每一天都来看我的妈妈。”

听到这里,我知道,这个儿子的心,终于回来了,
终于回到妈妈的港湾,愿意靠岸了。


***


对不起,你可以原谅我吗?


他说:“我其实刚才有对妈妈说希望她能够宽恕我。可是妈妈说:‘我怎么可以原谅你?‘”

他心里非常忧愁:“妈妈不原谅我。”一个做错事的儿子,希望能够请求妈妈的宽恕。

我说:“这样吧,我和你一同进去你妈妈的房间。
我们一同再问她多一次。
不过你要知道你妈妈的状况已经不太清醒了。”

他点头。

决定了,待会儿我将会带领男孩进行一辅导过程,要求妈妈的宽恕。
突然他说:“我以为这些事情只会发生在电影情节里。没想到,竟然发生在我身上。”
我点点头,问他:“你觉得你还能为妈妈做些什么吗?”
他问:“住院,多少钱?”
他决定从自己的保健付费。
张妈妈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安慰。

我说:“好吧!我们一同走吧!”“嗯。好。”

我们站起来,离开辅导室,朝张妈妈的病房走去。

下午四点半,我和Michael踏进张妈妈的房间,我把门关上,也拉上窗帘布。

躺在病床上的张妈妈对着我微笑:“冯量。”
我对张妈妈说:“张妈妈,我不是冯量。我叫什么名字?”
张妈妈始终没有办法记住我的名字。

我请Michael坐在张妈妈的床边,我同时坐在Michael的左侧。

“张妈妈,今天还好吗?”

张妈妈说:“那个老人没有吃饭。我肚子饿了。”
我知道张妈妈依然语无伦次。

男孩开口对妈妈说:
“妈妈……我要让你知道,我很抱歉,这些日子,我都没有办法好好照顾你。
对不起,妈妈,你可以原谅我吗?”

张妈妈没有听到这番话,还是带着我们绕圈子,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我鼓励男孩再说一次。男孩再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你可以原谅我吗?”


***

孩子,我也爱你……


张妈妈说自己的口很臭、屁股很脏,就是无法把男孩的话语听进去。
我唯有跟着她走。
她说什么,我都简述。
男孩很焦虑。
我示意他不要出声。

之后,我说:“张妈妈,我可以握住你的手吗?”
张妈妈把她那虚弱的左手伸出来。
那是我和张妈妈平常对话时,握住的手。

我说:“张妈妈,你看看我。”
她看了看我。
我用食指指着Michael,
再说:“你看看他。”
她也看了看Michael。

我问她:“今天,我们两个人之间好像多了一个人,是吗?”
她点头。
我再指着Michael问她:“你知道他是谁吗?”
她点头。

我问:“他是谁?”
她看着男孩说:“Michael。”

就在这个时候,
男孩很大声一句又一句地从他的嘴巴说出来:
“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妈妈,真的……真的……我很对不起你!……
我不是一个好儿子……我对不起你。
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帮助你……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妈妈……我爱你……我爱你……”

男孩一面哭,一面抽泣地说完这一段话,两行眼泪争先恐后地,
大滴大滴地,掉了下来。

张妈妈看着放声大哭的儿子,
她也说了一句话:
“这些话不应该只是你说的,我也应该对你说对不起。
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孩子,我也爱你……”

虚弱的妈妈很缓慢地说出了每一个字,流着泪,
非常地感性说出了这一番话。
她回来了! 张妈妈回来了!

我连忙把我手中握住的张妈妈的左手交给Michael,
让Michael紧紧地握住张妈妈的手,
让两母子不只双手紧握,两颗心也连接在一起。

我问男孩:“Michael,你听到妈妈说什么吗?”
男孩一面哭,一面点头。
我重复:“张妈妈说她爱你。”

Michael继续说话:“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妈妈……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只看到自己的烦恼而已。
我没想到你的病这么严重……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当初没有想通。
那个朋友,他这样害了我。对不起。妈妈。”

张妈妈很沉稳地说:“过去了,过去了……不要埋怨。过去了……”

Michael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两个人相望,眼泪不断地流,不断地流。

我不干扰,想让他们两母子彼此整合。


***


勿让真心对话再打烊


张妈妈对儿子说:“你千万不要去杀你的朋友。”
他说:“不会了。不会了。”
他们俩继续谈了一些。
Michael说:“我以后每天都来看你,好吗?”

张妈妈用力地把自己的身体稍微往Michael的方向转过去,同时伸出她的右手。
Michael赶紧去抓紧。他们双手紧握,彼此微笑。

我说:“看到你们这样的画面。我真的很感动,真的很感动。”

张妈妈从Michael手中松开她的右手,用右手握住我的左手,
对Michael说:“你要谢谢冯量。这段日子以来,是他陪着我。辛苦他了。”

我不愿意纠正她说错的名字。
此时此刻,我已经被感动了。
强忍住眼泪,我不让自己掉泪,继续带领这个过程。

Michael点点头。

我们三个人的手,握在一起。

我说:“我希望这不是你们最后一次的对话,而是第一次重新开始的对话。”

我对Michael说:“我也希望这是你对妈妈的承诺。你答应妈妈你每天都会来看她。你要记得。”

Michael红着鼻子说:“嗯。”

我问Michael说:“你还有什么话要对妈妈说的吗?”

Michael想了想,对着妈妈说:“妈妈……我想要告诉你我很爱你……而我也会永远爱你……”

张妈妈伸出右手摸着男孩的头发缓慢地说:“我……也……很……爱……你,son。”

我看到这里、听到这里,终于掉下了眼泪。看到Michael和张妈妈彼此都能够给予爱、接受爱,我很感动。

我让自己的眼泪自然流下,滑至颈项,不去抹它。
我继续问张妈妈:“张妈妈,你有什么话要对Michael说吗?”

张妈妈问我:“你可不可以叫护士来跟我抹屁股?”我和Michael两个人大笑起来了。

我们认识的张妈妈又走了。她又继续语无伦次。


***


痛与爱都化成了力量

我对Michael说:“我要走了。”
Michael点点头对我微笑。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有什么问题,再联络我。”

我把这个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希望两母子可以珍惜彼此共处的时光。

我离开房间。走廊的时钟正好显示六点正。下班了……

坐在巴士往回家的道路上,
我发简讯给 Michael :“我很高兴今天看到你。你做了一个很正确的选择给自己、也给妈妈。
请好好保重自己。我们保持联络。”

他连忙回复我说:“谢谢你,以量。真的很感谢你。我们明天见。”

我终于把张妈妈的手还给儿子,让他们手与手相握、心与心相连,
让他们不但重逢,关系还更深一层――彼此要求宽恕,也表达了关爱。

对这一对母子而言,
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一大部分,是时候要变回绿叶的角色了,
适当地放弃对白、适当地脱下角色、适当地离开舞台。

我很感恩他们母子出现在我生命里。
过去我丧父和丧母的经验,已不再让我难过,
因为我知道那些重创的伤疤不但已经结疤,不再淌血,
反而转化成一种能力,一种成长自己、帮助别人的治愈能力。

看着巴士窗外的晚霞,我笑了……



===


为了尊重与保护文章中的所有人物,基本资料已经稍作更改。
可是我与他们的互动和他们的经验是真实的。

若要接受婚姻辅导以及家庭辅导,请致电于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热线:+603-9282 1995


以量祝福大家
晚安


=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为了寻找光和爱

Bali



我想,
这世界必须要有一种课室,叫做辅导室。
那里头没有对错、也没有审判。
你可以卸下妝彩,联结自己的真实。
你可以脫下戲服,碰触内心的丑陋。
你也可以揭开创伤,面对生命的脆弱。
这里是心灵的休息站。也是心灵的加油站。

你可以呐喊、害怕、懦弱、颤抖;
你也可以尽情地哭、尽情地笑;
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毫无保留地做回你自己;并且展现你自己。

在这里,
你和辅导员将会面对许多内心的挣扎、关系的冲突以及思考的冲击。
然而,这一连串互动的过程,将会促使你慢慢地长大……
长大成为一个更完整、更自在、更一致的人。

我相信走出辅导室之后的你会重拾勇氣,
不需再重披戲服,也无须再化上浓妝。
你不需要完美,只需要如如实实地面对真实的人生。
一个更贴近自己生命的人生。

届时,你会像我一样相信:
生命渴望已久的光亮以及关爱,早就在心底、从不匮乏。

所以,我说:这世界必须要有一种课室,叫做辅导室。
好让每一个迷失且受伤的人寻找光和爱。


以量
摘自《寻找光和爱》之自序




=

Monday, October 27, 2008

他的死亡有家人的爱、有我们的祝福。

Nicoll Highway - Merdeka Bridge

他正奄奄一息。
我走进他的病房。
这是他第二次回来慈怀病院。

上一次,他在这里住了一个月。
他说:“我要回家。”
那时候,
他的皮肤已经发黄,
肚子已经肿胀,
眼球四周的肌肉已经开始收缩。
我们还是给他回家。
病人的要求须要被尊重。

这一次,他自己心里有数。
他即将要离开人间了。
所以,他回来这里。

他正奄奄一息。
我走进他的病房。
作为妻子的她看着我,用着很焦虑的眼神。
她问我:“他是不是断气了?”

我看着他。
颈部已经摇摇欲坠。
嘴部不断留下口水。
双眼虽开着,可是已经没有了灵魂。
嘴巴一开一关。像一条金鱼曝晒在太阳底下。
身体的肌肉收缩只剩下一副骷髅。

他很久才吐一口气。良久。再吐一口气。
我对她说:“是的。他快要断气了。”

他的女儿,那仅有11岁的女儿焦虑地不断搓着他的手。眼泪不曾间断。
而他的妻子同样地不断搓着他另一只手:“你不要害怕。我们在这里。”

他再吐一口气。良久。再吐一口气。
那之间隔了整整十秒。
她知道死亡已经即将成为事实。
她走向前,抚摸着他的额头。
用她的嘴唇亲吻了他那干燥且暗黑的额头。
妻子对他说:“daddy,不要害怕。”

这个时候,他眼角多了一滴水珠。

女儿哭着说:“爸爸,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了一张生日卡给你。”

陪在他们一家三口身旁的我对着女儿说:
“girl,would you mind to read it out to your daddy now?”
这件事情不是做给爸爸的。而是让女儿可以送生日祝福给即将去世的爸爸。
让女儿心中不带着任何遗憾。

她拿出那张她自制的生日卡,那是一张A4 paper。
涂上颜色,写上祝福的一张A4 paper。
她哭着读出一句又一句的祝福语:
“Daddy, happy birthday to you......I just want to tell you that you are my good daddy forever... i love you, daddy.... and i will miss you forever... may God bless you forever......”

女儿写给他的生日卡里头有着许多forever的文字。
是的。对于我们觉得完美的亲密关系,我们都希望它可以永恒。
只是,死亡把永恒磨灭。死神把关系割断。
真相是,人生中的每一段关系都没有永恒的期限。

女儿念完之后。
他大力地吐了一口气。良久。
之后,他不再吐任何一口气了……
身体的肺部完全停顿了……

十秒之后,我很冷静地陪在他们身边,告诉他们:“他走了……”
女儿号啕大哭。而妻子冷静非常。
我让他们两个人用手慢慢地抚摸他。
教他们如何慢慢地帮助他合上眼睛、合上嘴巴。
让他们在完全不被干扰的状况之下再继续和他说最后一席话。

半小时之后,我通知我们的修女还有医生。
修女用手安抚妻子。
医生同样地用手安抚女儿。
他躺在病床;被一张白色棉被盖着身体。
站在床角的我看着他那安详的神情,看着修女和妻子在右床边祈祷着;
看着医生和女儿在左床边安静地聆听着祷告。
最后,我们五个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
安静地,安静地在那单人病房里哀悼着……

感谢老天爷!
那真的是人生最好的善终……


他的生日落在:22/10/1954
他的忌日落在:22/10/2008
寿命年龄:54岁 和他的出生年份号码54一模一样。
这是神给与他最完美的人生安排。
一个仅有54岁的男士,这么年轻还未完成任务就走了。
留下一个做家庭主妇的老婆还有一个还是小学生的女儿。
看起来这样结局很可怜。

可是,我从不质疑……
神是如此爱他和她、还有他们的女儿。
让女儿说出对爸爸思念;
让女儿说出神对爸爸的祝福;
他才离开……

他的死亡有两母女的爱。
满满的爱。
他的死亡有我们的祝福。
满满的祝福。



Mr Xong,你走好……
以量祝福你、同时也会祝福你的家人。
更加会继续支持你的家人,直到他们回到生活的常轨为止。

Mr Xong,你走好……



=

关怀辅导中心辅导文凭班

Sungai Siput

拿到辅导硕士文凭之后,得到关怀辅导中心的亲睐。
这几年都一直在教导辅导文凭班。
Diploma还有Certificate course的学生。

因为教书,认识了很多对生命有热诚、对辅导有热情的学生们。
这几个月,又认识了一批新同学。
老老少少。12个。刚好一打。
和他们互动共有21小时。五堂课。
说了危机辅导、悲伤辅导还有Satir家族治疗。

很喜欢和新人一起互动。
因为他们厚实的生命经验,足够让我们一同讨论人生的课题。
辅导其实是一个很活的知识。

我放弃用书本的方式教课。
运用他们拥有资源,加上他们不曾间断的发问,
足以让我们在课堂上有许许多多的学习。

昨天我们再次完成一堂课。
事后,还去吃了一餐丰富的潮州粥。

对于这一群同学们;我有些话想要说。

感谢大家。
祝福大家。
我从大家的身上看到人间的凝聚力。
一种打从内心自发的真诚以及好奇。

祝福你们的生命依然丰盛。
这人间,其实还是有希望的。

=

Soft Sift in an hourglass

Soft Sift in an hourglass

"I'm soft sift
In an hourglass - at the wall
Fast, but mined with a motion, a drift,
And it crowds and it combs
to the fall."

- Gerard Manley Hopkins, The Wreck of the Deutschland 1875


澳洲医生Dr Rosalie Shaw常住在新加坡,
她是第一个在新加坡Hospice Care Association为临终病人提供居家服务的Director。
和Dr Cynthia Goh是好伙伴。

这样的一本书,不说大道理。
都是在说她这几十年在新加坡去到每户人家的拜访,留下的一些感动以及感叹。
小故事,引人深思。

想要了解一个palliative doctor如何协助病人面对死亡的故事。
这本书值得推荐。
因为,她的故事没有修饰。也没有美化。
坦然然地把自己的挣扎、感动简单地写出来。
我读了,感觉特别亲切。


两年后,就轮到我这位社工出版一本从社工角度出发的临终关怀书本了。

同理,我也是恒河微粒。
只想走过,留下过,在这人间。


=

晨运

Bedok Reservoir

今早五点多好不容易爬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12月的Standard Chart 21km Half Marathon,
我才不会起来。
所以,有时候强迫自己参加一些城市最hot的活动之一,是可以去除自己的惰性。
为了面子问题,因为我不想在众人之间跑包尾。
好瘀的!

吃了早餐,六点半开始跑步。
今天跑了12km。
途中,看见Amos还有第一次看见Amos妈妈。
跑的有点喘,所以问候的时候,音量不懂得控制,稍微大声了。
问候别人的妈妈,好像在骂人这样。
我真没礼貌。
"你妈妈?Aunty,你好!早!"
给了一个我最灿烂的早安笑容,没有停下来,就继续跑步了。

反而Amos妈妈很合作。用回同样的音量回应我。
真的是一个朝气勃勃的早上!

一路跑,心很不在焉。
都是摄影上瘾惹的祸!

一路跑,眼睛告诉头脑,头脑告诉手:
“哪!这个角度这样拍就很美了。”
“这个钓鱼的人,这个condominium,这个湖,这三个object加起来,用广角镜拍就很美了!”
“这个太阳照在湖上的倒影就很美了。”
“这四个人同样运动衣服的颜色,这样拍就很美了!”

我发现眼睛一直在找美丽的角度。美丽的景色。美丽的事物。
结果,双腿变成了配角。
很感恩自己爱上摄影。
因为间接或者直接我选择看到人间的真善美。
现在,好像已经变成一种立即性的视觉反应。

人生是美丽的,是丑陋的,或者什么都不是,
都取决于自己看出去的角度。

其实,Bedok Reservoir真的是一个很美的蓄水池。
我在不同时间来跑步。
哪怕是早上,傍晚,或者是夜晚,她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早上的朝气,
傍晚的慵懒,
夜晚的宁静。
都会把我那些monkey跳跃式的念头回到here and now。

很感恩每一次的长跑,都可以让我回到here and now。
moment by moment。
起初的时候,在跑的时候,都是很懊恼。为什么还有这么长,还没有跑完?
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时候完成跑步,反而很享受那个moment by moment的过程。

我想如果跑步形容成为人生一趟的旅程,是最恰当不过。
有些人以目的地为目的。
有些人以过程为享受。
有些人连目的地在那里都不知道。
有些人甚至都不愿开始。不断停在原地。然后不断用大量的负面想法告诉自己无法完成的,所以如何开始?

我告诉了我自己。
目的地很重要。享受过程也是很重要。
可是,如果这两者有冲突的话,我宁可选择后者。
因为,我知道成功与幸福是两条不同的道路。
而我选择了幸福。
一而再,再而三,给了自己幸福。


早安,以量。






=

年轻真好……


Fly Fly FLYYyyyyy~~~, originally uploaded by Enrickoan7775.



因为透过朋友,透过摄影,认识了Enrick。
昨晚看到他upload的这张照片。
虽然是用了photoshop effect,(我还是喜欢原汁原味)。
不过整体的感觉真的很好……
好样的,Enrick这个家伙!
让我又羡慕又妒忌。
什么时候我才能够去到那种摄影境界?
看来,还得好好磨练。

我有一个愿望:我希望我能够成为photojournalist……
不是旅游的photojournalist。而是生死的photojournalist。
希望我快一些pick up。那么我就可以开始写proposal找商家、政府、医院赞助了……

这个超正点的地方是在HortPark
听Amos说那边的大自然花草超美。
找一天,一定也要去拍一拍。



看了这张照片,我的心情好好。



=

Sunday, October 26, 2008

FM1003 - 漫游 Urban Nite - 13/10/2007

Singapore Botanic Garden

在2006年带领我成长的团体导师把我介绍给阿威认识。
阿威是FM1003的兼职DJ。
和这样的人聊天,一拍即合。

刚从网上download阿威的资料。
来头可不小。认识这样的人,真的与有荣焉啊!

阿威
目前在初级学院任教 ,除诗歌、散文与剧本创作之外,也写社会与戏剧评论。著有书信散文集《如果岛国,一个离人》(与柯思仁合著),以及散文与社会评论集《查无此城》。浩威与Alfian Sa'at 合编的多语舞台剧《逃亡》获海峡时报Life! 戏剧奖最佳剧本提名。其他剧作包括《禁事(不可考)》、《欲望岛屿》(Life!戏剧奖最佳原创剧本提名)。《如果岛国,一个离人》也被改编成舞台剧《独在家乡为异客》,于2006年新加坡艺术节搬演。

2007年中因为一场爱之病防止的演讲,我假扮爱滋病人。
阿威恰好又是讲座的主持人。
他看到我扮演爱滋病人的神情以及语气如此深相似。
他也被吓倒!
没办法,因为我曾经有过爱滋病人作为我的病人。
所以比较容易揣摩。

2007年底,因为一个剧场谈起临终关怀。
所以阿威邀请了我上Urban Nite。
在13/10/2007。

这是我和FM1003结的第一次缘……
没想到后来就因此认识了文鸿、丽梅、Margaret他们了……

enjoy listening。
長達一個小時十八分鈡。



Good People: 以量專訪 - 阿威/阿棟



上阿威还有阿栋的节目,非常的享受。
some more 是落在礼拜六晚上十点半开始到十二点。
感觉Jazz以及死亡碰在一块儿。
有另一番味道……




=

我的童年遗落在家乡

几天前,Kalai想了一个好主意。
叫我们每个人准备一张童年照。
十多张童年照片放在桌上,你猜到底谁是主人?
猜中有奖。果然Shirlyn准备了20多份奖品。
真有心。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当然,还是有人做了错误示范。
可能童年照片真的不太能见人。
以下这张照片一拿出来,笑到我们。
因为,那一头被微波炉烧焦到的头发,实在经典。

Birthday Celebration


到今天为止,我还是不相信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照,可以拍到这么美。
这是用广角镜头拍摄的。
这个女主人的爸爸或者妈妈一定是有钱人!
一个广角镜头在三十多年前好贵好贵!

Birthday Celebration




这样的游戏,笑声弥漫在整个餐厅中。
因为,大家都希望抓出照片中的主人。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因为太难猜的缘故,需要一些tips。
kalai以及Shirlyn到最后没辙,不得不给tips。
因为我们的直觉太弱了。有些照片也真的有一些难度。

Birthday Celebration



=


过去的照片留下生命的痕迹。
时间巨轮不断转动,日子不断流逝,
我们的生命不断累积,同时也不断失去。
今晚,透过这些照片以及主人在现场的解说,
过去和现在的时间张力瞬时扩大起来。

才发现:“我们都不小了……。”
不是老,只是不小了。:)

有时候,我在想,
是一种怎样的呼唤(calling)导致我们这一群人聚在一起从事临终关怀服务?
每一张照片、每一串笑声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我们感人的故事。
那叫生命……

Birthday Celebration


=

我最喜欢这一张。因为,那个《过去与现在》的对比感觉好好。
Birthday Celebration


这一张是最容易猜的。因为,相似度很高。当初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神还有保存着。
他就是我们Assisi的龙头老大啦。
一个我很欣赏的人。他的能干、经验、知识以及才智几近超人。
Birthday Celebration


因为拍了前面这两张。
一堆人开始和我一同玩摄影了。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这一张我觉得是最难猜的。因为,完全没有那个样子。真的不像样!
Birthday Celebration


=

为什么没有我的照片?
很可惜。我的童年遗落在家乡。
很早我就招供认错了。
所以,他们惩罚我负责摄影。
这个最容易啦。

幸好,不然我就拥有像他们同样的下场。
Heng ah....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

美食当前

雅西西之母先点食物。
好让饿鬼们一来就可以开动。

Birthday Celebration







这些都是我和三位同事一同抢吃的食物。还有一些来不及抢拍。因为再拍,我就没有食物吃了。
当然,红酒一定要有。:)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幕后英雄是这位仁兄。他可忙死了,因为他招待的是一群饿鬼。

Birthday Celebration




推荐你:意大利以及印度美食。
Herbes and Spices
207 Upper Thomson Road
Yew Lian Park





=

Saturday, October 25, 2008

亦是早来的生日祝福

Birthday Celebration

话说有一晚,有一寂寞女子感叹嫁不出去。
只好在一间意大利兼印度餐厅 Herbs and Spices饮酒解闷。
本来想自己一个人饮闷酒,饮晒背后所有的wine。
点知道……






Birthday Celebration

八点之后,她的一班疯公疯婆同事疯疯癫癫杀进来……
好像很久没有进食这样。不断吃,不断喝,不断玩,不断乐。
她忘记了寂寞,忧愁,
因为,她有同事陪伴的满满喜悦。
这样的结局真好。


可是,餐厅的老板以及老板娘就难做人。
因为,这班疯人太忘我了。
在里头玩得很xiao.......
到最后一群ang mo顾客和我们一同唱生日歌。


=


和我在雅西西慈怀病院一起工作的同事(社工,医生以及护士),包括我在内,竟然有7个是天蝎座的。
如果那天开会时不说起,我们都不知道原来我们的生日竟然是这么靠近……
物绝对以类聚。
这让每个人生日的寿星公、寿星婆非常的兴奋。
决定要在今年一同庆生。
趁大家还未拿假之前,在十月底来个生日晚餐。



七个人,七支蜡烛。

Birthday Celebration


七个人,七个天蝎。小心我们都是很毒的。

Birthday Celebration

Birthday Celebration


与六个天蝎一同庆生。我笑到见牙不见眼。手舞足蹈。

Birthday Celebration



七个天蝎一同吹生日蜡烛。Jayne突然间stop我们:“Make a wish first!”
所以这张照片纯属是假动作。

Birthday Celebration


Susan立刻说:“I wish Assisi Hospice can increase my salary。”
then, 我们几个说:“I second....”
老板Irene以及Dr Tan看着我们苦笑。哈哈。

很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许愿。
因为,那不是我童年被制约性的动作。
长大了之后,才学。有点别扭。

印象中,直到妈妈去世之后,三姨为我庆祝第一次的生日。
当时我的脸孔非常冷酷。看着那个阿姨弄给我的生日蛋糕。
可是,内心有着许多五味杂陈的心情。即感动、又心酸。


这一次,我的愿望很简单。
我只希望我的病人在离开人间之前,过着Pain Free的日子。

这样的愿望,听起来,其实和世界小姐许下世界和平的愿望,同样的俗气。
不过,那是我发自内心的愿望。虽然有点那个。

闭上眼睛,在心里面说了几秒。
都说不习惯了。
我是第一个挣开眼睛的……


然后,我们又继续疯癫了……
玩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
看着别人玩,我只能负责拍照。
很可惜,因为,《我的童年遗落在家乡》。


十点多。
庆祝完毕。

亦是早来的生日祝福。
亦是同样的感动以及感恩。
这样的一个晚上,格外有意思。


Birthday Celebration



=


那些酒鬼,那些舞王舞后,最后还去了Serangoon Club继续qiong下去。
还拍了一张有点像Dallas的豪门照。

Birthday Celebration



=

还记得那个Ang Mo跑过来和我们握手。
知道我们是从事临终关怀。
表情很惊讶。也试着压抑自己惊讶的表情。

我想,这个惊讶的表情是:
“没想到一群每天帮助病人面对死亡的服务人员,竟然可以如此放开心怀来庆祝生日。”


我想,这个惊讶表情是如此诠释的……

谁说面对死亡里头没有喜悦的力量?
天天看着病人经验死亡的经历,让我们这些人更加愿意放开社会的固着枷锁。
更加能够真诚。

FM100.3 DJ ling Zhi在当天礼拜五采访我。
问了我一句:“如果时光再重来,你后不后悔选了这一份工作?”

我不假思索说:“根本就没有后悔。这是我做过最开心的一份工作。同事们的融洽,没有斗心勾角,没有权力斗争。大家心里面很齐心。就是为了病人。For the patient。”


Yes, For the patient.
I make a wish....

Happy Birthday, Yee Leong.




=

已亮最新的活动看板

身体健康是必要的,
心智成长是需要的,
灵性修养是重要的。



FAQ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問:這些照片是你拍攝的嗎?
答:每一張都是我拍攝的。不是我拍攝的,我會加上原址注明。

2。問:我可以轉載你的照片嗎?你的文章嗎?
答:可以。不過,請注明網址(http://www.yiliang-room.blogspot.com/)。倘若你要用來出版或者影印,請你留步。因為我會和你拿版權費。隨便拿別人的照片以及文章放在自己的blog上,又不加注明,我對此覺得不尊重当事人。

3。問:你有提供網上輔導嗎?
答:沒有。想知道你的地區有沒有輔導中心。你可以参考以下网站。
馬來西亞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請點選輔導機構通訊錄)
新加坡 http://www.ncss.org.sg/documents/vwoContactDetails.pdf

4。問:你能不能給我一些修讀輔導或者辅导工作的意見?
答:我無法給與你中肯的意見,因為我對修讀輔導已经不很了解。至于你想要如何修读,请直接联络counseling@fsi.com.my

有相关辅导老师为你解答。有关心理系的就业前景,请参阅http://www.fsi.com.my/?p=993

我不熟悉现在的教育背景。问我也没有用。 请直接联络我所给你的email直接讯问。

以量


5。問:你寫了多少本書?
答:七本。《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陪你到最后》、《善终》、《善生》及《再见,再看见》

6。問:你的書可以在那裡購買?
(A) 马来西亚的读者们(包括东马及西马)、及海外的读者们。

你都可以致电或 email 给以下相关机构或书局订购七本以量的作品。

已亮出版社 (巴生)
Tel: 012 - 324 0769
Fax: 03-3081 1330
Email: yiliangpublication@gmail.com


Step 1。请决定你要购买的书量及书名,书价如下。

书价 (不包括邮费,邮费请参考下列计算) :

《再见,再看见》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善生》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善终》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陪你到最后》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寻找光和爱》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已亮的天空》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8
《把爱带回家》 西马 RM 22 东马 RM 25
购买一套七本 西马 RM 150 东马 RM 170 (这包括邮费)

邮费 (西马):
1-2 本 RM 7
3-4 本 RM 9
5-9 本 RM12



Step 2. 请汇款至Public Bank
Yiliang Studio & Publication
账户号码 3178 434 011

Step 3. 汇款后请把汇款单电邮或传真给负责人,家安。清楚说明你要的书名、书量及书价。还有你的英文名字、电话号码以及地址。书本将会尽快透过 Poslaju 邮寄方式寄送给你。

Step 4. 你大约可以在五个工作天之内,收到你的书本。有时候顺利的话,你大约三天工作天之内,就可收到你的书本。



*****

(B) 新加坡的读者们

请致电 或 email 给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购买书籍。六本书的存货量充足。新加坡大众书局没有销售以量书籍。

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
Tel: 6748 7408
Email: info@nectarcare.sg
Address: 36 Lorong 24A Geylang Singapore 398570

书价(新加坡无法提供邮寄服务):

《善生》 $13
《善终》 $13
《陪你到最后》$7
《寻找光和爱》$7
《已亮的天空》$7
《把爱带回家》$10
购买一套六本


7。问:新加坡电台 1003 电台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8。问:大马电台 aiFM 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9。大马各地的辅导资源:

Agape Counselling Centre Malaysia (Johor Bahru)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
113-02, Jalan Rosmerah 2/16, Taman Johor Jaya, 811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 辅导热线: 07-3579195
Fax: 07-3579198
Email: friend@myjbagape.com
Website: http://www.myjbagape.com/

Kluang Buddhist Society PELITA Counselling Centre
居銮佛教会心灯咨询辅导中心
9A, Jalan Setia, 86000 Kluang, Johor.
Tel: 019-7797389

Persatuan Pengajian Agama Buddha Kulai
古来佛学会佛济教育辅导中心
心灯咨询辅导部
100, Jalan Kenanga 29/6, Bandar Indahpura, 81000 Kulai, Johor.
Tel: 07-6625400

The Befrienders (Johor Bahru)
防止自杀协会(新山)
P.O. Box 153, Taman Sri Tebrau, 80057 Johor Bahru, Johor.
热线: 07-3312300

新山佛光咨商室(佛光山新山禅净中心)
48, Jalan Sutera Merah 2,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07-2898972/ 3
Fax: 07-2898975
辅导热线: 07-2898956/ 07-2898957
Email: fgsjbmy@gmail.com
Website: http://www.fgsjb.org.my/


槟城州安宁关怀服务
HOSPICE CARE SERVICES IN PENANG

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 (PENANG BRANCH)
Rumah Hospice, 250A, Jalan Air Itam, 10460 Penang.
Tel : +6
04 – 228 4140 | Fax : +604 – 226 4676

Email : ncsmpg@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ncsmpenang.org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PURE LOTUS HOSPICE OF COMPASSION
73, Jalan Utama, 10460 Penang.
Tel : +604 - 229 5482 | Fax : +604 -229 5482
Email : lyanshih@gmail.com | Website : http://purelotushospice.org/

Services : In-patients care service for advanced cancer patients.

MOUNT MIRIAM HOSPITAL, PENANG

23, Jalan Bulan, Fettes Park, 11200 Tanjung Bungga, Penang.

Tel : +604 - 892 3999 | Fax : +604 – 890 1583
Email : enquiry@mountmiriam.com | Website : www.mountmiriam.com

Services : Out-patient, in-patient and home care.

CHARIS HOSPICE

15, Cangkat Minden, Jalan 12, 11700 Penang.

Tel : +604 – 658 7668 or +60111 -246 6757 | Fax : +604 – 658 7669
Email :
charishospice@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charishospice.com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and day-time activities for patients.

HOSPITAL PULAU PINANG

Wad Medikal Paliatif, Hospital Pulau Pinang, Jalan Perak, 11600 Penang.

Tel : +604 – 288 6230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Jalan Kulim, 14000 Bukit Mertajam, Sebarang Perai Tengah.

Tel : +604 – 579 7333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还有另外一个管道,你可以联络槟城檀香寺爱心线,
问一问他们有没有提供居家服务的义工。http://thanhsiang.org/ch/welfare/mitra/aixinxian

额外相关连结Additional Related Links:

慈怀病院资源表 Malaysian Hospice Council
www.malaysianhospicecouncil.org (please click into ‘members’ page)


马来西亚辅导与福利服务资源表 Counselling and Welfare Support Services in Malaysia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1_Counselling%20Centre.pdf

孝恩辅导与谘商 Xiao En Counselling and Support Services
www.xiao-en.com (Careline: 1800-888-333)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 Life Line Association Malaysia

www.lifeline.org.my



柔佛新山地区
方舟休养中心
Persatuan Hospice ARK
No. 2, Jalan Sutera Merah 3,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Fax: 07-556 0878
Email: hospice_ark@hotmail.com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Johor Bahru
44 Jalan Tun Abdul Razak
Susur 1
80000 Johor Bahru
07-2229188
website: http//www.pcajb.com
Dr Angamuthu (President)
Mr Lee Soo Tong (Hon.Secretary)
Ms Nancy Yee (Administrator)




below are three senior counsellors that i will recommend in Singapore.

(a) Care Corner (Mandarin) counselling Centre
郭丽芳 资深辅导员 (精通华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http://www.carecorner.org.sg/cccc.htm
+65-63531180
Blk 62B Lorong 4 Toa Payoh
#02-143 Singapore 312062

(b) Counselling and Care Centre
Ms Ruth Chua (Senior Therapist) (精通双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english and mandarin)
+65-65366366
http://www.counsel.org.sg/
Blk 536 Upper Cross Street
#05-241 Hong Lim Complex
Singapore 050536

3. Shan You Counselling Centre
Ms Jane Wong, 黄秋媚 (Senior Counsellor) (精通双语)
(for Buddhist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and English.)
+65-6741 9293
http://www.shanyou.org.sg
Block 5 Upper Boon Keng Road #02-15
Singapore 380005
(at Multi-storey Car Park, Level 2)
Nearest MRT Station: Kallang

Hope it helps.
以上三位都会收费。打电话给辅导中心,他们的员工会替他们安排辅导档期。
至于收费多少,请致电询问。


10。

谢谢你告诉我目前面对的两难。
抱歉。我无暇在线上提供任何的支持。
目前共有 1000 多封 email 无法回应。
我建议你要继续寻找成长的道路。

第一。请多阅读。那些我在书后推荐的延伸阅读书籍。
第二。如果你愿意的话,改次我在哪里有带工作坊的时候,希望你能过来参加。所有活动的更新都会放在 FB 里。
第三。找能信任的亲友倾诉是很能疗愈的事。如果这方面欠缺的话,我希望你不妨考虑以下资料:


我和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提出一个支持大家解决方式,
而得到他们的同意。生命线有一群资深协谈义工非常乐意协助大家。而目前已经有许多读者们开始和这些义工们开始商谈他们的两难。

你的任何心事想要倾诉,不妨考虑以下生命线所提供免费的支持方式:

(1)email 谘商 counselling@lifeline.org.my

(2)热线辅导专线:+603- 4265 7995 服务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 7.00pm-10.00pm 星期六 2.00 pm - 5.00 p.m.

(3)面谈辅导服务。辅导面谈预约电话:+603-4266 6195

想要多了解生命线协会,请浏览:http://www.lifeline.org.my/
生命线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Life-Line-Association-Malaysia/160111523630?ref=stream

感谢你。祝福你。望你谅解。

以量


11。

马来西亚董总出版社。cbmember@djz.edu.my
或者打電話給董總(+603-8736 2337 分线213/214/250)
请他们直接邮寄给你。

四本书: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这本是教总出版,不过董总依然可以帮忙售卖)。陪你到最后。

请看以下的网络介绍。
《把爱带回家》http://web.jiaozong.org.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54&Itemid=143
《陪你到最后》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3943.html
《已亮的天空》http://www.got1shop.com/goods.php?id=53674
《寻找光和爱》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7739.html


12。安宁疗护的资料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let me answer these one by one.

1. I thought you mentioned about gaggle propolis for cancer patient who has painful throat. Did I recall correctly?
No. Gaggle propolis liquid is for those patients who has wounds in mouth. not for managing the pain of the throat, but is for the mouth and the lips. especial the dryness and wounded parts. Please refer to the hospice doctor to manage the pain.

2. How much propolis to be used for gaggling purpose?
It depends. you can follow the instruction when you purchase propolis liquid.

3. can the person swallow it after gaggling?
follow the instruction of the product. normally, it is healthy enough. because 至於蜂膠可強化細胞膜,防止細菌入侵,增強抵抗力,含高量類黃酮可消除自由基與抗氧化作用,並具抗細菌、抗病毒效能。蜂膠具有顯著的殺菌、抑菌及抗炎活性,能有效殺死75種細菌,包括上呼吸道感染、預防肺炎、尿道感染等,蜂膠已發現對許多DNA與RNA型病毒均具抑制活性,包括流行性感冒A與B型病毒、水泡性口腔炎病毒、單純庖疹病毒、冠狀病毒、輪狀病毒和腺病毒等。BUT, before you purchase, please consult the nurses first. because i didn't see the patients directly, i am NOT supposed to give any instruc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nurse's or doctor's advices.

4. Do you know of any type of food to take when the time is closer?
Please check with the doctors, or the nurses. normally, please avoid those foods which are rich in fibre so to avoid constipation. Don't give so much food for the dying patients.
Reading material that helps you and your families: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00654?tid=8

5. Do you know which hospice the family can approach for help?
Firstly, please check with the oncologist whether the patient can be reffered to hospices. then, the oncologist will help to fill up referral form on behalf of the patient to the preferred hospice. They know what to do in the hospital, you don't need to give special instruction, once you request it. Patients can choose to have either home-care hospice service or inpatient hospice. below are the webpage link for all hospices in Singapore. Please inform your prefered hospice to the oncologist.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Please click one by one to browse all the details.


6. do you know of any helpful company that offers affordable funeral service?
more or less the same. unlike Malaysia, there is big gap for the services. They all are almost sharing the similar costs and offers.
here you go the webpage link for your further info. You MUST check all these to know all the action when patient is dying in Singapore.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when.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rrange.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fd.htm


I could recall what i shared with you all in the training session, Hospices in Malaysia are far behind the system in Singapore. All the info are so well-written in Singapore. There is a large room for improvement in Malaysia. Let's make it better.

regards

Yee Leong

任何有兴趣想要多了解無語良師計劃(馬來西亞)的读者们,不妨浏览此网页。
www.silentmentor.org


13。

若您想了解安宁机构在巴生谷地区,请游览以下网页或拨电询问更多详情。

1) HOSPIS MALAYSIA
2, Jalan 4/96, Off Jalan Sekuci, Taman Sri Bahtera, Jalan Cheras, 56100 KL.
Tel: +603 – 9133 3936
Fax: +603 – 9133 3941
Email: info@hospismalaysia.org
Website: http://www.hospismalaysia.org/

2) KASIH HOSPICE CARE SOCIETY
7, Jalan 14/29, Section 14, 4610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60 7424
Fax: +603 – 7956 6442
Email: admin@kasih-hospice.org
Website: http://www.kasihfoundation.org/

3) HOSPICE KLANG
82, Jalan Sri Sarawak 4, Taman Sri Andalas, 41200 Klang, SEL.
Tel: +603 – 3324 2125 / 3324 4740
Fax: +603 – 3324 3125
Email : hpsklang@gmail.com
Website: http://www.hospiceklang.org/

4) ASSUNTA PALLIATIVE CARE CENTRE (AsPaCC)
83, Jalan Templer, 4699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31 7298
Fax: +603 – 7954 3389
Email: aspacc.assuntahospital@gmail.com
Website: www.assunta.com.my

除了上述的四间安宁疗护中心以外,以下附上其余两家安宁疗护医院的联络资料供您参考。

I) PALLIATIVE CARE UNIT, HOSPITAL SELAYANG
Lebuhraya Selayang-Kepong, 68100 Batu Caves, SEL.
Tel: +603 – 6120 7564 / 6120 3233

II) PALLIATIVE WARD, UNIVERSITY OF MALAYA MEDICAL CENTRE (UMMC)
Pusat Perubatan Universiti Malaya, Lembah Pantai, 59100 KL.
Tel: +603 – 7949 7611 / 7949 4422


在SRI KEMBANGAN SOUTH CITY PLAZA 内有一NGO
专给单亲家庭协助-定期发放物资。
只要有离婚证书或警局报案报告(先生离家/失踪)就可申请。
容易获得,不像JKM福利金最快也要等半年。
你google search : Multi Mutual Charity Association


性侵犯案件支持(新加坡)

What after-care services are available to the victim?

AWARE’s SABS Helpline
6779-0282 (10 am to 3 pm, Mondays to Fridays)
1800-7745935 (3 pm to 930 pm, Mondays to Fridays)
sabs@aware.org.sg

Care Corner Helpline (For Mandarin speakers)
1800 3535 800

Samaritans of Singapore (Suicidal tendencies)
1800 221 4444

ComCare Helpline (Family Service Centres)
1800 222 0000
- See more at: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sthash.KlA6celv.dpuf

Please call any of them to seek for further assistance.

meanwhile, please browse the below webpages as well.
http://www.aware.org.sg/rape/
http://www.aware.org.sg/2011/11/official-launch-of-sexual-assault-befrienders-service-sabs/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你好。

事务过于繁忙,无暇一一回应。
请参考以下给予的资料。
希望你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部落格:http://yiliang-room.blogspot.sg/

面子书:孝恩辅导

或者请阅读善终这本书。

请搜寻 google 乳癌 support group,或许你会找到一些有相关知识的团体,给你协助。

祝福你及你的母亲。

以量 望谅解。


我目前没有收个人的实习生。如果你想要成为孝恩团队的实习生,请你写电邮给我的团队伙伴之一,傅玉环辅导员: counselling@xiao-en.com.my

你需要先在电邮里做个简单的介绍及你对团队实习的要求。你们俩先沟通及彼此了解。如果双方的期待吻合,我们会再要求面试。你需要通过实习面试,才能真正开始实习工作。

我不会督导你。是我们团队伙伴督导你。

谢谢询问。 祝福你。

以量 谢谢你。祝福你。


謝謝大家。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