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陳文茜專欄: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蔡康永的blog读到这一篇文章,我觉得很有意思。
也Post上来给当中还是青少年的你阅读。

這篇 { 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
來自2009-01-15 的"陳文茜專欄"
我希望此文被更多人看見
所以轉載於此
我稍微做了摘錄
非常感謝陳文茜


陳文茜專欄: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2009-01-15
【陳文茜】



这封信寫給不知名的你或妳。


現在的你或剛進大學校園,
或仍等待一關又一關的學測,
好進夢想中的校園。

然而,二○○八年九月源自華爾街的金融海嘯,
讓台北或高雄的你,開始迷惘未來。
四年後人生什麼樣?
十年後世界又是何種風貌?


十八歲,有些人已走了很長的路。



十八歲,林語堂也剛離開福建鼓浪嶼,
前往上海聖約翰大學就讀。
林語堂本是福建漳洲旁小村落龍溪的「土孩子」,
改變他一生的,是父親從小給他的國際視野。
破落的龍溪鄉下,有位長老教會的牧師,
自小以中英文自學教導他的兒子,
並諄告「長大定要念世界一流大學。」

自幼起林語堂即離鄉寄讀鼓浪嶼中小學,
一個動亂的中國,
一個看起來毫無希望的鄉下孩子。
他忍受了童年的孤獨,
藉由一塊偶然開放的鋼琴之島(鼓浪嶼別名),
與世界悄悄連結。

他的同學裡有英、法、葡、西…各國領事小孩,
林語堂沒為他的孩提時期留下太多紀錄,
唯一惦記在心的是父親的話,
大海的另一邊是另一個世界,
「要讀世界一流大學」。

林語堂後來實踐了父親的夢想,先留美於哈佛,再留德。

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華人《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作家,
其作《生活的藝術》(Importance of Living)連續登「紐時」榜首五十二周,
文字行雲流水,語帶幽默。

嚴苛地說,
他的文學造詣比不上同一時代的沈從文、魯迅、張愛玲甚至辜鴻銘,
但他在世界文壇地位遠遠超越同輩,
只因他擁有的世界觀,尤其以英文書寫的能力。


***


十八歲,霍金還在足球場上奔馳;
他沒料到數年後,自己即將罹患肌肉萎縮症。
就讀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班時,他的腦神經已開始明顯受損,
一天比一天不會說話,一日比一日手腳萎縮,
直至我們今天看到的「怪物」。

蜷曲於特殊設計的輪椅,
霍金二十五歲後只能透過合成器發音,
與世界甚至宇宙溝通。

十八歲時的他,及時抓緊了青春,滿街追逐「女生」、踢足球;
他一生相信,這世界最大的謎就是「宇宙」與「女人」。
往往閱讀完愛因斯坦的物理著作,左手一擱,
右手就拿起王爾德的「敗德」文學,
探勘那女人究竟怎麼回事。


***


十八歲,巴菲特已賣過口香糖、二手高爾夫球、爆米花…
買進股票,賺了一筆又賠光…
並且當過送報生。

他不喜歡桿弟類的勞力工作,但熱愛送報生的生涯。
他擁有一條送《華盛頓郵報》的路線和兩條《時代先鋒報》的路線,
兩報立場一左一右。

每天送報前,他總是同時閱讀支持羅斯福與反對羅斯福的新聞論點,
然後沿途「一個人工作,自己想通某些事」,
除非那個路段「有隻惡犬」。

巴菲特出生於一九三○年八月,
算起來他娘懷胎時正巧一九二九年十月大股災前後;
更倒楣的還在後頭,他十一歲某個星期天,
一家人剛做完禮拜開車返家,
廣播突然插播「日本襲擊珍珠港」,車上一陣騷動。
從收音機巴菲特得知二次大戰就此開啟,
更大的災難要來了。

巴菲特的父親是他心目中的「大人物」,
為了反羅斯福,還曾絕望地投入一場必輸的眾議員選戰。
母親會彈管風琴,但平時只要一開口,對孩子盡是負面攻擊語言。
巴菲特傳記作者發現他常大談自己的父親,
或「父母親」,但絕不單獨提到「媽媽」。

他的友人則回憶,巴菲特自小蒙受母親的語言羞辱,
這是他長大後既需他人安慰,
也冷靜無情的動力。

一個沒有太多愛的孩子,對世界擁有很多夢想,
但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對巴菲特而言,如果母愛都不可信賴,長大後誰能輕易信賴?
冷靜看「財報」,一切「眼見為憑」。

這是股神的童年故事,
時代與家庭讓一個十八歲的孩子過分早熟,
但也學得五十歲的人都學不到的人生智慧。


***


十八歲的你是健康的,而世界的經濟是生病的;
十八歲的你是青春的,而台灣的政治是衰老的。


十八歲,學學林語堂,
愛你生長的地方,瞭解你受教的文化,
但別被故鄉拴住一切,勇敢地往前走,
往更大的世界探索。


十八歲的你,學學巴菲特,
把童年的遺憾當作人生歷練,
愈嘮叨的媽愈能歷練冷靜抗壓的投資之神。


十八歲的你,學學霍金,及時享受青春的美好,
人生有太多不測,別盡苦惱華爾街發生什麼事,
抓住青春的尾巴,熱愛你的生命。


十八歲的我,發生中壢做票事件,
世界正歷經第一次石油危機。
衛生紙遭囤積,
沙拉油也被廠商炒作,漲了十倍。
上廁所擦屁股都是番奢侈,
今天想來,還真覺有趣。

我最遺憾的是十八歲前沒把英文學好,無能以英文書寫;
沒環遊世界,趁年輕闖蕩天涯。
最高興的是大一念民法親屬篇,
知道女人一嫁,什麼都沒,並預知法律不適合我,
畢業後早早轉行。


欣羨年僅十八歲的你或妳。


轉載自
陳文茜專欄: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2009-01-15
【陳文茜】




****


以量的延伸思考。



18岁的我,妈妈在二月去世了。
“终于,我是个孤儿了!”
那时,这样的念头特别强烈。
虽然家人很多,支持很多,可是,爸爸走了。妈妈也走了。
谁也唤不回他们。

当初一直埋怨为何我的遭遇和别人不一样?
为何别人的生命旅程如此平顺,我却颠簸不平?

38岁的我。
在生命巨轮前持续打滚了20年之后,
打从内心觉得:“嗯。这也是另一种幸福。一种先苦后甜的幸福。”

我后悔18岁之前没有把身体搞好。
失眠、消瘦、没有足够营养的食物。
妈妈也没有太多时间照顾我的身心。
因此,20多岁、甚至到了30多岁不断生病。不断生病。
现在,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对自己一生的承诺。

我后悔18岁之前没有好好孝顺父母(尤其是当初的我很恨的那个爸爸)。
所以,现在看到青少年的叛逆,我都寄送祝福。
那些叛逆背后的伤害,我太熟悉了……



给18岁以下的你或妳。






=

Friday, February 27, 2009

傻人有傻福

Hair For Hope 2008


当初人人话我傻。
好好工程师不做。
今天人人跌眼镜。
辅导员竟是出路。

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感恩自己选择了这一条路。
感恩贵人一路上拔刀相助。

发觉近来,真的是走运。
而且愈来愈旺!


1。Appraisal

年度员工评审(Annual Performance Appraisal)
两位老板给我很高的评价。

第一年。65%。
第二年。70+%
这一次竟然高达80%。

是全院员工里面数一数二的分数。

真是惊讶连连。

我对老板说:“can't really expect you all give me such a remarkable point!”
老板说:“高分主要原因是你很肯教导Junior colleagues。”

其实教导一些比较年轻的社工同事,是我非常乐意的事情。
当他们都上手了,我自己也比较轻松。
不然的话,全部challenging cases都是要我和另一个Senior来拿。
所以,让他们快点Pick up。绝对是好事。

我突然想到可能老板在appraise我的时候,
记起一些cases。

譬如我们的病人在我们慈怀病院意外去世。
变成了刑事案件。
社工不晓得如何做。
打电话给我。
我连夜和他们一同跑回Assisi Hospice安抚其家人。
帮其家人安排免费的葬礼。
到凌晨才回家。

又譬如我们的病人的家人在慈怀病院大吵大闹。
吵到要拿刀杀人似的。
社工不晓得如何做。
找我和他们一起谈。
到最后病人去世时,大家相安无事。

又譬如我让我们Junior可以有一个礼拜很丰厚的时间来观察我们的工作。
而不是立刻把他们丢进海里,让他们立刻游泳。
这样会让他们当场毙命溺死的。
先给他们一些比较简单的case来handle。
慢慢一个月之后,才开始真正上阵接case。

先让他们知道自己的job scope以及boundaries在那里。
我觉得那是很重要的。也是必要的。

所以,老板很感激我对年轻一辈的提拔。
其实我觉得应该的。
毕竟,我也曾经被长辈们无条件地提拔过。
应该的。

不过,只有我自己暗爽。
没有人可以说。
也不可以说。
毕竟,分数这回事,一向以来,都是有点sensitive的。


****


2。Bonus。

去年年底的bonus很丰厚。
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最高的一次。
没想到大家叫苦连天的时候,
我竟然可以拿到最高的一次bonus。
换回来马币用,更叫人直呼爽!

今天又收到老板的一个email给全体员工。
我们七月份会有再多一次的bonus!
而这一次会based on 我这一次的appraisal review来决定我拿多少bonus。

听到这里,我就觉得更爽!

决定不再省什么钱,
自己最近心头爱:Nikkor Wide Angle Lens,
我肯定会去台北之前把它买下来。

你们有好照片看了!hohohoho……
(这样子会有一点骄傲地说。总之,你有得好看啦!这样子说会更骄傲!)


***


3。Recession Proof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称。
Recession Proof。免于经济萧条。(直译)

在报纸看到这样的文章。
十个Recession Proof 的工作。
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工作。Medical Health Care Workers/Social Workers.

为何?
因为没有人要做。
Demand永远都是比Supply高很多。
像我们这样的人,在新加坡只有八位社工在慈怀病院里工作。
全世界不超过一百位。
搞不好都没有五十位。

你说:怎样会被裁员?



***


4。加薪

今天下午才刚刚接受我的个人督导,
我的督导问我:“会有加薪吗?”
“我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回到office,看了email。
竟然又有加薪。
somemore,还是Average 2.8%。
somemore,加多少是based on 最近的这一次appraisal review。
哇。期待三月份的那一封信件。


真的很开心。
我真的正在走运!


***


5。台北实习三个月。


我准备要飞了。
28/03/09 到 04/07/09。

中间有了一些不愉快的小插曲。
原本公司要我签三年合约。
我怎样都不肯。
三个月实习要合约三年。
我觉得不合理。

昨天老板说给你一年,要不要去?
我说:“好。杀你!”

人事部经理说:“你快点给我去买机票。保险以及Visa。”
打算下个礼拜做。

然后他对我说:“我会给你三个月的allowance。”
没想到他给我的allowance竟然是天文数字。
我还以为是很寒酸的津贴。
没想到,这一次的allowance超出我想象之内。

可能我很久没拥有这样奢侈的生活,
毕竟以前做工程师的时候,出外坡会有挺不错的津贴。
现在回到那个工程师的津贴状况,
我觉得这一趟我的台北必定是很舒服的一趟。

不再需要像九年前的台湾之旅。
我只花了马币七千。四个月。

这一次我可以大花特花。

可以买很多书。(这才是我最开心的。)
可以在餐厅吃饭。吃尽台北美食。
可以南上北下。走来走去。拿着摄影机拍来拍去。(希望能够走阿里山一趟。花莲是肯定去的啦。)
可以买球鞋。买衣服。买摄影零件。(听说那里球鞋比较跟进。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要买怎样的球鞋了。)
可以住在一间Service Apartment。

最重要的是,我终于拥有了三个月的时间不用工作。
我可以把我当初很想写的一些长篇故事完整地写出来。
或者说:我把自己从生活中抽离出来,好好地看自己。
继续修行。
看自己怎样活着……
看自己怎样更有效地帮助别人……

然后也很想离开台湾之后,我想去日本一趟。
我想自己一个人去。
每一次自己一个人旅游,我都不成问题。
主要原因是因为语言都可以沟通。
这一次,如果自己一个人去日本。
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很想给自己一个挑战。
富士山,是我很想征服的一座山。
我还在想……



***


6。Nomination of Humanity Award(提名人文精神奖)

去年,老板把我和另一位同事的名字提了上去。
我落选。同事中选。
她和新加坡总统握手。拿奖杯。奖金。上报。说话也可以大声一些。
让我心里痒痒的……

我很替她开心。
也不知道为何,我就一直觉得我这个同事真的很deserve拥有这一个荣誉。
她的能力超强!她的爱心简直就是超多的!
我竟然没有不爽的感觉。我自己也很惊讶。
因为,我是妒忌心出名的。我的老朋友就很清楚我这一点。

今年的今天,我老板还是不死心。
他对我说:“说一说你近来感动你的case……”
我说:“可多了!”

一口气说了好几个。

黑社会老大的故事。

母子reconcile的故事。

两个女孩面对爸爸死亡的故事。

替病人找回失散30多年的姐姐。

帮助一个女孩和生命垂危的爸爸完成心愿:一家四口庆祝生日。

老公公吵着要回家。我安排了他回家。还拍了一个三代全家福照片。第二天老人微笑去世。

中秋节夜晚唱歌给老婆婆听。老婆婆开心得不得了。手舞足蹈。第二天晚上离开人间。家人不断流眼泪感谢我们。

老婆婆很想念智障儿子。我安排救护车让智障儿子从智障护理院来到我们这里拜访老婆婆。两人不多话。就是一直看着对方。用手揉着对方的手。害我这一个旁人没办法接受这样温馨催泪的画面。不断跑进洗手间哭泣。

很多很多。没有办法写完。也没有办法说完。
不找我们这些人去做编剧,提供故事材料,简直就是浪费。

老板最后说:“你的IC是什么?”
我问:“为什么?”
老板:“拿来啦!”
我说:“你是不是又去nominate我?”
他说:“都写好了。难道不要交上去吗?”
我说:“ah.....”(我猜我会受不了第二次落选的刺激。)
老板说:“你即使不给我,我也是有办法拿到你的IC number。”
这也是。

他说:“等下让Board Director签名之后,就可以呈交了。”

再一次,我被提名竞选于《人文精神奖》。
这是一个推荐任何行业里头的职员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奖项。

在社工行业里头,
拿到这一个奖,是一份很崇高的reputation。

坦白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拥有这样的reputation。
我反而希望能够得到马来西亚杰出青年奖!(其实是不可能的,我都没有在马来西亚工作,如何获取?)
虽然我不知道如何参与,不过我反而觉得能够在自己的国家拿到奖,
才真的是荣耀啊!

想到就觉得爽!

还可以像Oscar得奖者一样,来一张亲吻奖杯照片!

Peter,你不要耍赖。你答应我要做我的摄影师的。
到时候,拿Annual Leave你都要陪我去!
紧张!紧张!
期待!期待!
哈哈哈……


***


傻人有傻福。
没想到当初的那一股劲:
只想帮助自己活得快乐一些。
也顺便帮助别人活得快乐一点。

一路上走着,走着……
结了这么多丰厚的果实。
开了这么多绚丽的花朵。
长了这么多绿意的树木。


就像丽芳今天的sms所说的:“我知道这些都不是你要的。”
说得真好!

这些都是意外的收获……
没有它们,其实我也很开心了……


因为,我够傻……
某个程度来说,是的……


一路上走着,走着……
即使没有丰厚的果实。
没有绚丽的花朵。
没有绿意的树木。

我还是依然持续走着……
走到我人生最后的一步。

毕竟,这是我活着的意义。
我为自己活着而找出的意义。


=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What God Wants




最近阅读一本书,What God Wants。
华文翻译为:《生命的空白页》。
觉得这样的翻译比较逊色了一些。

里头的文字不是那么的让我有许多学习。
Neale Donald Watsch 的书本我有太多了。
几乎每一本我都买。
这是他近期的一本。
不是很好。
不过,有一段文字,值回书价。

page 191, Chapter: 抛弃过去,开辟未来


“……有许多人喜欢认为人类是高度进化的物种。
事实上,人类在这地球上才刚进入婴儿期而已。
Robert Ornstein and Paul Ehrlich 在他们所著的《新世界新心灵》(New World New Mind)
这本书中,把这种震惊世人的观点,呈现于下面这段令人难以置性的文字中:

假设地球的历史被浓缩在一整年的时间内计算。
所以一月一日的午夜即代表地球开天辟地之初,而十二月三十一日的午夜即代表现在。
这个地球[年]当中的每一天,就代表实际历史的一千两百万年。

以这个比例来看,地球上最初出现的生命形式,和构造最简单的细菌,是在二月的某个时候形成的。
而较为复杂的生命形式,则是相当晚之后才出现的。

第一批鱼类出现的时间大约是在十一月二十日,
恐龙大约出现在与十二月十日,他们在圣诞节那天绝灭。

人类的第一位祖先得一直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的下午,才以可辩的人类形状呈现。
人类(Homo sapiens) —— 我们这个物种 —— 直到大约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晚上十一点四十五分才出现。
人类有文字记录的历史,是在这个地球年的最后一分钟才出现。”



读了这一段文字,
今天什么苦恼都放下了。
原来,我这么渺小。
你这么渺小。
我们这么渺小。

也是我常说的:“一百年后,你的问题是什么大问题?”

我们常把自己的生命用显微镜看待。
看得这么大。看得这么重要。

难道不可以用广角镜来看待吗?
看得小一些。看得轻一些。


共勉之。





=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恩师吴就君老师



臺灣著名家族治療師,吳就君老師在我生命過程中扮演一位很重要的啓蒙恩師的角色。

我在1996年報名參加馬來西亞生命綫協會。
接觸輔導、接觸生命。改變了一生。

在1997年認識吳老師。她去吉隆坡帶領成長團體。

“以量时而冷静用遥远的眼光观察、 时而热情的带领活动,
两者之间我好像读到他的内心有来来回回放不下的负荷和挣扎。”
這是她在《已亮的天空》裏頭這麽寫著。
吳大師讓人又愛又恨、把人看的這麽透徹。

1998年到2000年我開始走在心靈探索的道路。
就像一塊海綿,也像一個藏在宇宙角落的黑洞,
只要是知識、只要是工作坊, 我都盡量吸取。

靜坐、畫畫、閲讀、音樂、大自然,
似乎就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養分。
那一段日子, 一路走來,不容易。
我是要求完美的一個傻人。
爲了彌補完美中所帶來的不完美,付出了許多代價也在所不辭。

1999年。 我生命中又遇到瓶頸,那也已經不是什麽新鮮事。
一路走来,跌跌撞撞。
除了感情失意,事業上的我像足了一個沒有靈魂的幽靈,
茫無頭緒地漂流著。
幸好,這樣的幽靈身邊還有好幾個,所以也不至於太寂寞。

2000年。
我吸引了撞車這一件事來到我的身邊。
用我的頭部向死亡之神叩門了兩次,
當死神要打開門歡迎我的時候,我嚇得拼命逃跑。

“我不要這樣的生活!”
我第一次聽到内在聲音如此振聾發聵。

那晚,躺在 Subang Medical Centre 病床上,
七孔流血,一點也不誇張。因爲,臉部撞傷了。

我聼内在説話。不反駁多幾句,除了一些真的太無理取鬧的。
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晚上。
說的誇張一點,那一晚的意義,對我而言,
等同于佛陀坐在菩提樹下的那一晚。

離開了工程師的生活。
也離開了瑣瑣碎碎的生活片段。
譬如,喝酒、夜生活大幅度的減到幾乎等於零。

這一段路就更艱巨了。
我托朋友寫信給吳老師,
希望吳老師還記得這樣的一個我。
我就這樣飛去了臺灣。

在台湾的日子,
虽然是很短暂的四個月,
可是它就像划过黑暗天空的一道流星。
在生命里留下了无尽的絢爛。

只要吳老師去到那裏帶團體,
我這一個幽靈就會自然而然漂過去。
就那麽一次在高雄的心理劇场裏,沒有一個男學員參加,除了我。
不是怕女性,而是真的很怕。怕到要死。

“爲什麽這麽怕?”
同樣的問題不停重播在腦海裏。
就這樣,我失眠了兩個晚上。

第三天早上,我鼓起勇氣舉手且膽怯地向大家說,
“今天,我想要做主角。探索自己的原生家庭。”

驚訝的是,在場沒有一個女人要與這一個男人爭奪寶座。
結果,一層又一層的遺憾、虧欠以及憎恨在大師的帶領之下抽絲剝繭。

兩句鐘后,
心裏的污垢就像洗衣機裏的髒水透過排水管流了一大部分。
剩下的是,雙手裏握著一大堆的 tissue paper。

身體輕鬆了。
心裏可以了解了。
原來 痛 也是一種禮物。

雖然現在還沒有徹底領悟人生,
可是這樣的走著走著,
這樣的人生,已實屬無憾。

長期走在黑暗幽徑的靈魂,已經發現……
原來窗外真的不止只有藍天,
還有小草和彩虹。
最重要的是,還有陽光。

2000年。換工。不再是化学工程师。
告诉自己要做心灵工程师。
成为了善友辅导中心的青少年工作者。
打電話給遠方的吳老師。尋求督導。電話督導。不收一分文。

2003年。視網膜脫落。右边的眼睛瞎了。
哭著告訴老師。我如果瞎了,人生就完蛋了。
老師問:“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麽?”
結果,一筆錢寄過來。借我養病。让我继续修读硕士班。

2004年。告訴老師。我想繼續學習家族治療。
自己也存一大筆錢。
飛去臺灣向老師繼續學習。
可是,天意弄人,病到不清不楚。五颜六色。
回家乡养病。
可是,这也孕育了《把爱带回家》这本书。

2005年。老師邀請我与她一同在馬來西亞帶領團體。
可是,這個經驗、過程不愉快。
老師太高估我。我太低估自己。
完成無法成爲她的助教。

2006年。因为老师的一句话:“以量,四十岁之前至少出五本书。”
打電話對老師說:“希望還能出3到4本書。每一本書都希望老師可以為我寫序。”
老師說:“爲什麽?”
我說:“如果沒有老師當初的循循善誘,就沒有今天的馮以量!”
對於吳就君老師,她是我的恩師。我感恩。

2008年。出版了《寻找光和爱》还有《把爱带回家》。
除了我爸妈,为了感谢我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贵人。
一本送给吴就君老师。
另一本则送给我的外婆。

当书本亲手递上给吴就君老师的时候,
老师笑了。
以量,好样的!
吴老师,无法回报你的付出。
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感谢您了。


当你翻开《寻找光和爱》第一页,
你将会看到:“仅把此书献给吴就君老师,她曾经点亮了我的生命。”
而我把自己的生命继续点亮其他生命。

感谢你,吴老师。


=


延伸阅读:谁怕Virginia Satir?



=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学生与老师对工作坊的记载

宝菊很有意思。
看了我对工作坊的记载之后,做了一些回应。
也和我分享她第一次上我的工作坊的纪录。
Here you go....

谢谢宝菊。

***


以量老师…冯以量老师
对他一见钟情…
钟情他的辅导风格
欣赏他的坦诚、坦率和热爱生命,
欣赏他的随和又不做作的风格,
他有别以其他的辅导老师。
他不会让我与他交谈时,
感觉到他正在运用辅导技巧与我对话,
不会感觉像似很公式化的在谈话。

他不吝啬。
在课堂上只要你有本事向他讨的,
他都会给,而且有时会多给,
如有一会,
以量老师为我们讲课,
讲呀讲刚好碰触到辅导文恁的教科内容,
他会不吝啬的给我们多加了解。

常常会遇到以上类似的情况,
老师们通常会说下次有机会再谈,
我…就会很纳闷!
心在想…说了我未必懂,
但也未必不懂,
老师稍为带过,
只要我有兴趣的,
我没能力马上懂我也会记下找资料去。
更何况还有其他同学在,
他们也会有他们的想法和做法。

在以量老师的部落格,
老师记载了有一天他为我们上课的情形,
这堂课,老师启发了我勇敢打开自己,
我要做一个将心锁打开的人,
只要心中有一个秘密就有一把锁,
我要学着解,
一个一个的解开,
我要释放我的心灵。

妈妈的葬礼,
师父唸经为往生人解心结。
各色的线打上了结,
师父诵经用手将线上的结打开,
就打开妈妈㹥生的心结了吗???
我眼睛看着师父的一举一动,
思考、质疑、反复问自己,
过后我觉得这方法不适合我,
我告诉自己,
自己的结要自己解,
师父做的只不过是一个形式,
如果妈妈还在,我会鼓励妈妈,
为自己打开心结,
小时候的我,
看着妈妈将事情紧锁在心中,
活在负面情绪的她,
人前总呈现她的慈祥!
多少人看到八十岁的她,
心中还有无限的冲突和挣扎?

不谈了,我要回到以量老师授课当天,
蓝色字体是老师的分享:

禮拜三晚上在关怀辅导中心授课,还算顺利的。
谢谢素筠的角色扮演。雖不重。不过,很重要的。
素筠的分享也很重要。雖然,我们觉得很多时候分享不重要。
其实当我们分享的时候,我们自己也在听。听自己的声音。整理自己。

所以,我們整理了一些。

我介紹我自己。讓大家一輪介紹自己。

他們的介紹,刺激了我開始說了Johari Window。

你知,我知 = 開放
你知,我不知 = 盲點
你不知,我知 = 秘密
你不知,我不知 = 潛能
這也是我們心理發展的一種認知。
讓我們的盲點少一些,秘密少一些,開放多一些,潛能多一些。

他們的分享。我用了素筠、還有寳菊。

就是学了这一课,我比以前勇敢了,
我试着让你知,我知 。
我要開放我自己。(如释放自己)

我试着了解你知,我不知。我的 盲點,去改善它。
我也试着让你了解我知,你不知,为你打开你的盲点。

你不知,我知的秘密,
我问自己有必要把自己保得这么密吗?
虽然我学过辅导,
尊重保密是我们在助人上该有的素质,
对自己有需要这么多秘密吗?
越不想让人知道,心中越产生惧怕,
惧怕被别人揭开自己的无能、无知、懦弱胆小的一面,
我要试着揭开,能力到哪,就打开到哪!
不勉强自己,但要鼓励自己。

雕塑給大家看,我們内在小孩和我們如何成長。
(1) 我們自己一直走。忽略了内在小孩。
(2) 我們和内在小孩一起走。
(3) 我們自己一直走。忽略了内在小孩。而且在生命道路被某種事物卡住。

这个雕塑让我看到当时的我,
人~是长大了,我心中的小孩被卡在青少年阶段,
我的愤怒不满怨恨都是因为在青少年时,
有段不如意的过去,我要以理性来牵着心中小孩一起走,
鼓励他要跨越,别停留,因为除了要照顾自己心中的小孩,
我还需带着我生命中出现的一群小孩,我不能停留,我需积极前进。


我用黑布蓋上素筠。素筠批著黑布走來走去。
那個感覺很深刻。我自己也被感動了。
有些學員留下眼淚。
因爲,他們自己在生命道路也被某種事物卡住,變成了傷口。
變成無法痊愈傷口。
無法繼續身心靈健康地走下去。我很感動這一幕。

所以,我告訴大家:
我們每一個人被卡住的時空、事件、人物都不一樣。
所以,沒有任何一個理論可以確實形容我們的心理發展。
所以,我待會兒的心理發展理論的分享,純粹作爲參考。
如果你受益的話,你拿去用。
如果不適合你的,你就保留。
大家都點頭。明白了我的立場。

他們的介紹。有些人説到關係。説到夫妻關係。

我請素筠和我坐在兩張椅子上。
我們拉住一條布條。
我說這是關係。
無形的關係。

一個家,就是兩個人和一段關係作爲最基本的建造。
這個家的生命,
就是從那天結婚(那天同居)就開始了。
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全左右這個家。
丈夫不可以。妻子也不可以。
因爲,那不只是有人,那裏頭也有關係。
然後,我說:關於人際關係,
我會在第十堂課說的再清楚一些。
然後,我針對學員的分享。
進一步作一個雕塑。
我請本來坐在椅子上的素筠站在椅子上,我依然繼續坐在椅子。

我對大家:“生命的磨練,兩個人的成長步伐不一樣。
当时我还沒听懂和领悟,
如今我己解了人人成长的步伐不一样,
而且还在学尊重他人成长的步伐。
你會覺得你的另一半愈來愈不容易了解。
而我一直看到很多人在學輔導的時候,慢慢地把輔導變成一種權威。
然後再把那種權威拿回家去。
家裏,那個學輔導的人,就愈來愈難与別人靠近。
因爲,她站的太高了。
听了这段,我急着第二天一早向丈夫做解说,
在家的我只是他的太太,孩子的妈。
但我至今仍未脱掉权威的外衣,我在努力!

就好像那些學了同理心的學員:回到家就与家人說:
“你沒有同理我。”
同樣道理。
學輔導,不是變成一個權威的人。
學輔導,是讓我們的内心愈來愈自在。
我覺得很多真正懂得輔導的人,是愈來愈會瘋瘋癲癲。”

大家都笑了。

不拘严笑的我学了辅导后,我变了,我不瘋癲,
但我比以前更能接受別人的瘋癲,
或许这是我在瘋癲前该学得的功课吧!

我發現我不斷問大家:“你們還好嗎?”
其實我注重的是人。我固然注重知識,可是我更注重的是存在的人。
我說:“這些知識即使不是我說,你也是有辦法找出來。
我注重的是生命。你們的生命。我們的生命互動。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才能夠看到更多更真實的心理發展。”

当初老师这段话我沒听进去。
去年我却对姐姐说,
我尊重往生者的需求,
但我更重视活人的感受,
我不知往生者能否知道子女为他做什么,
不过要是子女为他做了事,
心理会舒服和更心安,
那就马上行动去做吧!
我重视照顾有感觉和感受的个体。

大家都點頭。看起來,他們還很投入的。

我不斷説話、説話;
突然說出一句很有意義以及重點的話:
“關於所有的心理發展,
卡住我們内心的發展不是外在的事物,
而是我們自己對自己、對生命的價值觀。
卡住的我們的是我們的自我價值感。Self esteem。”
真该打,当初真得沒听懂老师的教导,
自我价值感,是遇上吴娟瑜老师才开始顿悟,
才会真正的欣赏自己和找到自我价值感。


然後我說如果我說的東西你全部忘記的話,
都無所謂。不過,這一句話,請記起來。
結果,大家在我重復多一次這個詞句的時候,忙著把它抄下來。
然後,我花了一些時間說了有關self esteem的東西。

我們中場休息。

一位學員告訴我:你做的工作不會很沉重嗎?
每一天都面對死亡,不會很難過嗎?
我說:“現在我不會。”
然後笑一笑,
繼續看着她把自己的價值觀投射在我的身上。


休息之後,回到理論地方。我說了五個理論。都是蜻蜓點水。
說的不深入。不過也是我的選擇。
(1) Eric Erickson – 8大階段 還有其生命背景
(2) 孔子論語 – 15、30、40、50、60、70
当时我问以量老师,您到了40而不惑了吗?他说还沒。
当时我会问是因为我想接近和学习40而不惑。
(3) Sigmund Freud – 5大階段
(4) Theory Maslow
(5) John Bradshaw – Inner Child

花了大約一個小時說理論。然後我們進入家庭發展階段。

我雕塑了一個最簡單的家庭。
一個爸爸、一個媽媽、一個女兒、一個兒子。
説明 家 = 成員 + 關係。
説明 家的生命如何生老病死。

當我說:“當這個家的最後一個成員死亡之後,這個家就滅亡了。”
素筠站在那兒,好象感受了一些什麽的。
其實,我自己說完了之後,我也有稍微敲了自己的内心一下。
我也覺得這也是之所以我們怎樣也要傳宗接代。

然後我告訴大家:家庭的發展階段有:
1. 獨立的成人
2. 婚姻的一對人
3. 嬰兒的家庭
4. 學齡前的家庭
5. 學齡的家庭
6. 青春期的家庭
7. 起飛的家庭
8. 亦師亦友的家庭
9. 退休的家庭
10. 晚年的家庭

再問大家:這麽多階段的家庭,那一個對你而言是最具挑戰性的?
有些人青春期、有些人起飛、有些人說亦師亦友的家庭。
我也說一些三文治的青春期家庭。
自己遇上中年危機、孩子正在面對叛逆期、父母正在晚年期。
這個階段是最具挑戰性的。

説到十點的時候,我説時間到了。
有學員說
(是宝菊说,因为我享受上老师的课):“我們還可以繼續聽到11點。”
我說你可以,不過我不行了。
每一次我的授課一定會讓我在當晚睡不著。不過,那晚,我睡得挺快的。

這堂課裏頭,我推薦大家修讀一些書本:
1. 發展心理學
2. 心中壞小孩
3. 回歸内在 – 与你的内在小孩對話 – John Bradshaw
4. 為自己出征 – The rusty knight of armor
5. 父母會傷人
6. 婚姻与家庭 – 吳就君
7. 意義的呼喚 – Viktor Frankl
8. 熱鍋上的螞蟻
9. 愛情儈子手 – Irvin Yalom

說到這些書,我口沫橫飛。這些書,都是我當初的心頭愛。
而這些書与發展心理學相關。有些則不。是他們的分享刺激我做出的分享。

整個過程,我發現,雕塑已經成爲了我的風格。
注重過程多于内容,也成爲了我的風格。
好玩不沉闷,我喜欢。

我告訴大家:“在第十堂課,我會与大家分享我所懂得人際關係。那堂課,會更好玩的。”
弄的大家都期待。我自己也期待精彩的一堂課。

晚安。以量
二〇〇七年五月十三日星期日止
淩晨12點34分


为了星洲日报的“生命由此一问”专栏,我找出了这一篇文章。
重看,觉得可以拿出来和你们分享。
希望你们喜欢。


*****

以下是我上完以量老师的课,
写下的一篇文章


上辅导课的时间是每逢星期三,
我每回大约傍晚六点出门,
放学回家己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记得有一天上完课回来,
心里有话很想向丈夫说,
但夜己深,
又看到丈夫疲备的昏昏欲睡,
便把话收起来,留到明早才说。

隔天早上,准备好早餐,
当丈夫坐下用餐时,
我己迫不及待的向他说:
“老 公,我现在正读有关辅导的课程,
从中可能会提升我的洞察力,
增强我的分析能力,
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
但我在你面前,
我只是你的妻子,
在孩子面前也纯粹是一 个母亲的而己。

我绝没有非份的想法,
我学了辅导后,
绝没有认为自己事事做的都是对的,
不会犯错,总是高高在上。
或许有时,
我的肢体语言会出现让你们不舒 服,
但我心里绝对没有矮化你们的想法。
”老公反问:“为什么妳这么说?”
我接着回答:“因为老师昨晚给了我们教导和提醒,
我认为有必要表明我的看法,以免日后引起误解。”

老师的教导,
人人都不想被矮化,
人人都希望得到平等对待。

老师叫一个人站在椅子上,
站在地上的人,
总是必需抬起头望着站在高高的那个人。
老师给了我们这影像非常好,
这影像传达给我一种信息,
无论在何时何处,
要以一种平等的心态,
去面对每个人。
別让自己有一种,
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感觉,
总觉得別人比我差,
不 能有这种要不得的思想。

我告诉自己: 三人行,必有我师。
眼前与我说话的人,必定在某方面,
值得我向他学习的地方。
一定要懂得谦虚和要有虚心学习的态度。


************************

<分享>
骄傲的人,在成功荣誉中倒下,
谦虚的人,在失败和耻辱前奋起。

谦虚者常思己过,傲慢者只论人非,
浅薄者学问在嘴,有识者学以致用。



=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一个写作人的周末

一大清早在植物公园打完太极之后,
我十点左右逗留在Bugis Starbucks。



一杯最大size的Latte。配上一块Mango Cheese Cake。
Latte还要超热的。
一定是我的最爱。
逗留在Bugis Starbucks两个小时。
孕育我的新书。
和董总一同合作的新书。
12篇文章。
我写好了。晓薇也校对好了。
精益求精,再次调整一些文字。

从第一篇文章,读到第四篇文章。
一个不小心,被自己当初的文字感动到。
不好意思,流了一两滴眼泪。
不是自己写得很好。
而是因为病人的故事过于动人。
担心自己拿捏不好,成为了煽情的文字。
也不是我的动机。

十二篇文章有着我和十个病人以及其家属的互动故事。
一面阅读,一面校对,一面把头脑里头pop出来的创意点子赶紧写下来。
时日不多,三月底之前要和忠义还有晓薇谈妥其他细节的工作。
28日三月,就要飞去台北了。


桂龙从北京过来一趟。
碰到他在starbucks。
聊了一下。

12点多。去Bugis California。
跑步一下。
冲凉一下。

然后跑去福禄寿Building剪头发。
三点多。回到Bugis Starbucks。
满是人头。不行。太吵。
没办法继续校对。




跑去Hotel Intercontinental的酒吧里。
付了$16买了一杯cocktail。
Mango Tango。

sip了几口,竟然醉一下下。
头脑也很累。趟在大大的沙发上小睡一下下。
最多五分钟。
醒来。

继续我的孕育新书。

校对到第九篇。
一口气,看完连续三篇写关于阿龙的故事。
看到阿龙爸爸去世的那一篇,自己又流眼泪了。
干什么?自己写,自己哭。
没办法,阿龙的故事,我比任何读者都能够感同身受一个中学生的痛!
那一幕幕依然如此无法忘怀。如此实在。
阿龙近来活得很好。
还拿了一个全班第一。
和我在《寻找光和爱》里头的红孩儿不分上下。

花了三个小时。
终于把所有的文章都校对完了。
点子都弄好了。

只是书名一直弄不出来。
想了好久。还是不出来。
很想避免用“死”这个字。
也不想用“生”这个字。


创意到了一个瓶颈。
写了十几个书名,没有一个满意。
最靠近我自己想要的书名是:“死亡教我的是……”

再需要酝酿另一天把自序弄出来。

希望去到台北之后,看着淡水的夕阳,会有一些头绪。
书名以及自序。
往往都是我最抓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事。
最需要灵感。





不想了。再想,头发又掉落更多了。

找了Rongo、Ni、桂龙、玫瑰。
五个人去吃泰国餐。
好好慰劳自己一番。

辛苦了。
别人拿周末来休息。
你还在为文字工作奋斗。
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

可是,又想到自己比很多人幸福很多。
所以,到最后就不再埋怨了。
累一些,没关系。
只要青少年们能够从我的新书获取到一些能量。
我就很心满意足了。




以量
写于礼拜天。


=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Hospice - 不速之客




礼拜一准备要去吃午餐的时候,Hospice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个男人。看来50多岁。
癌症病人。脸是沉色的。印堂发黑。
看了让人觉得可怕。
他对同事说:“我要见社工。”
结果,我就站在他的前面。

坐在走廊的沙发上,和他说话。了解他前来的目的。
他说:“是医生叫我来的。他要我住进来。”
我拿着电话和Dr Wong (NUH)说了几句话。
了解了。不是住进来。
而是带他去我们的Day Care Centre走一走。
让他早上能够在我们的day care centre接受我们的服务。
我对他说这些。邀请他去参观我们的日间服务中心。

他怎样都不肯站起来。赖死不走。
不断游说我替他安排住院手续。

从他口中。
知悉他好多天没有睡觉了。
家里,楼上的印度人很吵。让他睡不着。
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很想自杀。
整个样子,就像一个小孩。
扁嘴。耍赖。装哭。
完全没有讨论的余地。

他双手握住我双手。
头低着靠在我的双手。
求我。
我说:“对不起。你无法入院。
因为这里的病人的寿命只是三个月而已。
你的医生说你只需要日间服务中心。”
毕竟他的医生说他至少还有一年的寿命。

我不断说。不断说。
他不断赖皮。不断赖皮。
突然大声哭起来。
在走廊沙发上,我们两个人坐着……

电话响了……
Dr Wong打电话给他。试图说服他。
他说:“医生求求你啊……啊……啊……啊……”
我看到他哭的时候没有眼泪。
我看到他为了要争取有人照顾他,赖死不走。
不断说自己可怜。有多可怜。
Dr Wong说不赢他。盖下电话。
所以Dr常常refer他做不来的case给社工。

突然,他趴在地上。脸部靠在地上。
双手、双脚、不断拍打地上。
喃喃自语:“没有人照顾我。没有人照顾我。你们不好。你们不好。”
走来走去的人也吓倒了。
有些同事从office走出来看发生何事。

别以为我会试着安慰他。
这些非常时候,我做事是非常directive的。

我火滚了!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
用很肯定地语气一句一句对他说:
“这位先生,我是不会扶你起来的。
因为我不可怜你。
如果你再继续这样的话,
我们的对话就到此为止。
我也将会离开。不再跟你说话。
让你自己去面对问题。”

他二话不说。(完全没有眼泪的。)
从趴在地上,不到两秒,安静地坐回在沙发上。
看着站住的我。

我说:
“嗯。谢谢你。这样我们还可以继续对话。”
我坐回沙发上。

明显地,这个家伙是要用他自己近况的可怜来夺取我对他的同情。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今天真的走狗屎霉运了。遇上我。
他知道我不会同情他。他也没辙。
乖乖地坐回原位。

可是,本性不改。
依然用同样一招。
他开始说自己要去自杀。
他说本来要去自杀的。
然后,医生说他可以来这里住。
我再次澄清:
“刚才你的医生说只是叫你过来看一看。不是来这里住。”

他说:“那我就去死好了。”
我说:“好啊。你打算怎么死?”
他整个脸部表情,突然愣了一下。
完全不敢相信我竟然说出这一句话。
他说:“我打算跳楼死。”
我继续说:“为什么刚才不直接就跳楼死?”

他更愣了。傻了。
我继续再跟进:“如果你等下跳楼死的话,我可以怎样帮助你?”

他完全知道没辙了。
他终于说出真心话:
“Mr Fong,我连自己的自尊都不要,做到这样,难道你都不肯帮我吗?”

我说:“你如果要别人帮助你的话,你就要了解别人可以为你提供怎样的服务。
给不到你的,你就这样耍赖。
不是我不要帮助你。
而是你不给机会你自己。
是你自己害死你自己的。”

他说:“那么,我该怎么办?”
终于说出一句像样的话。

我说:“回家。我们的护士医生会去你家看你。然后过来我们的日间服务中心。我会帮你申请全免。每天都有人照顾你。”

他说:“可是,我要找一个地方住下来。没有人在家照顾我。”

我说:“那,你要去的地方是nursing home(疗养院)。我会叫NUH的社工帮你安排。可是你没有办法申请补助,因为你自己可以走路、吃饭。完全不需要别人照顾。所以,你只可以进Private Nursing Home。需要每一个月1000多元。”

他说:“我没有钱。”

我说:“你刚才不是说你有一间三房式HDB?”
他说:“是。”
我说:“向HDB抵押。你就可以拿到你的钱了。也就是以后你去世的话,那间屋子就归回给HDB。”

终于我可以和他用成年人的方式聊了几句。

我联络上他的社工。
她建议我说:“不如叫他去IMH。”
我看他的样子。我也觉得适合。
因为,他很有可能有Personality Disorder。

后来我和他讨论之后。
他答应。
我请德士司机送他进去IMH。(精神病院。)
就结束今天这样突如其来的访客。


同事们在office里头,看到我。
摇头说:“辛苦了。”
挤出一个苦笑。
通常都是这样,你做完东西之后,别人就会出来说话。
当你做东西的时候,那些别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或者他们觉得说我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handle。太看得起我了。

我的社工同事说:“换成是我,我不知道怎么面对?”
“我觉得你很狠耶。我说不出那些话。”
“如果万一他真的自杀的话,你会怎样?”

我说:“我绝对不会内疚。
如果他真的自杀的话,我觉得是一件好事。
因为,我觉得他终于得到他要的东西。
当然,我会确定他不敢自杀。
因为从他的眼神里头,我完全没有看到他想要自杀的意愿。
他只是口说自杀,
想要用自杀事件来变成威胁我们的工具。
连哭声都是挤出来的,一滴眼泪也没有。
这样的演技,谁都看得出。”

我的Junior社工同事说:“厉害。Uncle好厉害。”

所以,我是很狠的。
别惹我。
尤其在这种非常时期里头,简直就是来找死。





=

Saturday, February 21, 2009

该不该说的秘密……

Haji Lane


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或多或少。
在你死之前,你说,还是不说。

如果不说,秘密也会随着你的去世,而去世。
这个秘密也从此无法配有见天的时光。

如果你说,你选择和谁说。该说什么?怎么说?
什么时候说?
这些都会变成临终的一个功课。
如果你还愿意成长的话。

在这里工作,看到不同的人说出不同的秘密。
对社工。对护士。对cleaner。对医生。对神父。
就是很少人对家人说出秘密。

为什么?
秘密会伤人。尤其是那些亲密已久的人。

***


何曾听过已婚男人告诉太太:“我是同志。有一个多年的同志伴侣。”?

如何告诉家人:“我曾性虐待过儿童。”?

如何告诉太太:“我有个四个老婆。一个在中国。一个在印尼。一个在印度。一个是你。”?

如何告诉孩子:“我这么想去怡保。不是因为我要去旅游。因为,我还有一个儿子、还有另一个家庭在哪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走一趟。

如何告诉老公:“我还很想见一见我的旧情人。可以吗?”

你教这些人怎么告诉其家人?如果我们是他们的家人,我们该如何反应?


***

所以,我在这里,看到不同的病人对不同的员工说出不同的秘密。

为什么要说出秘密?
让它继续被隐藏不是好了吗?

死亡之前,我们都害怕因果。我们都害怕被审判。
我们害怕那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后果。
我们都害怕。
虽然当初我们不那么在乎。
不过,站在死神面前,对于未知的死亡道路,
我们没有一个人敢确认无需走过奈何桥。无需被阎罗王审问。
我们没有一个人敢确认。

所以,我们需要先做救赎。先做审判者。先做忏悔。
自己先认错。自己先惩罚自己。

死亡之前,生命中所有点滴几乎全部都被捣乱。
是好的,坏的,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都像肥皂连续剧,一集又一集无规律性地断在你的脑海中播映。
让你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生命。让你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生命。


***

突然觉得一个概念,很好用。Johari Window。有四个窗口。

窗口一:你知,我知 = 公开之窗
窗口二:你知,我不知 = 盲點之窗
窗口三:你不知,我知 = 秘密之窗
窗口四:你不知,我不知 = 潛能之窗

我们每一个心中都拥有这四个窗口。

有些人的秘密之窗。特别大。所以,他的能量常需要处理秘密之窗。把那些高压的秘密严谨地收藏着。要是一个不小心,把秘密之窗口给打烂了之后,撒到满地都是。给别人看到自己极致丑陋的一面,那就不妙了。所以,这些人的生命能量常放在如何求生(survive)的层面上。站在死神前面,还是想办法如何求生。还是没办法看出问题的根本。

有些人的公开之窗。特别大。所以,他的能量可以放在经营其他之窗。让更多生命的潜能被开发出来。让更多生命的秘密被释放出来。让更多生命的盲点得到照料。所以,这些人的生命能量常放在如何进化(revolution)的层面上。站在死神面前,还是想办法如何继续进化。

扪心自问。
你在求生、还是进化?
不要停止继续追问你的人生。
因为,这决定了你在死亡之前的心态。



=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近来手上几件棘手的案件

母爱

近来手上几件棘手的案件。
没有时间记载。
如果有的话,那必定又是一本又一本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今晚,仅能快速记载。


***


1。

45岁的女病人忧郁。高度忧郁。
从未看过如此深度忧郁的人。
她两个儿子每天只能安静地坐在她身旁。
我想,就这样,忧郁又传下去给下一代了。

我一直觉得她用忧郁来惩罚她的丈夫。那个从来不出现的丈夫。
其实,她不只害了自己,也害了两位儿子。
我生气这样的妈妈。
我知道她受伤了。
只是没想到,她用她的受伤来荼毒儿子的心灵。
让两个儿子也讨厌他们的爸爸。

当初堂皇的措辞,运用上帝的力量,说出宽恕的动力,
其实说穿了,只是一层又一层的糖衣。
包装的美。
包装的让人觉得她是圣人。
如今,她不能死,也不能生。
生命走到这种地步,那些糖衣全部在高温状态溶化。

结果,忧郁的心赤裸裸暴晒。
完全走入黑暗。
不说话。不发言。
像个鸵鸟躲在沙堆里。

她不断用忧郁来惩罚家人。
其实,我觉得这个忧郁必定先把她的心灵先给杀死。

今天,她终于开口了。
对着我们一个刚来的印度医生,充满好奇说:“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快乐?”

我想,她整个中心思想都被瓦解了。
我猜,她现在即恨自己又恨上帝。
她迷失在自己的黑暗中。
把孩子们也给迷失掉了。

从来没有看过一个这么忧郁的人。
忧郁的动机,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忧郁了。
用忧郁来报仇。
用不开心来惩罚丈夫。

我感叹。



---


2。


她。我们的女病人。41岁。
九年前,头脑有了问题。
大大小小决定,无法自主。全由丈夫打理一切。
现在,她无法进食。
身体衰落。被送入慈怀病院。

天,总是担心我们不张开眼睛看世界。
看这个世界到底有多悲惨。
也让她的丈夫患上鼻癌。末期鼻癌。

病人脑癌。丈夫鼻癌。
试问一个仅有九岁的女儿如何承受这一切?


我无法在今年忘记,(至少在今年)
九岁的女儿在上个礼拜一个晚上,
我、他爸爸、他姑姑、何医生;
四个人准备她。
我们告诉她:妈妈的状况、妈妈的寿命。
她发问。我们乐意回答。
直到爸爸握住她的手:“mama is very ill. and she will pass on anytime。”

她听了。看着墙壁。双目呆滞看着墙壁。
我们四位成年人用沉默且关怀的态度陪着她。
她站起来。哭泣。
眼泪不是一条条。而是泪珠一大串。
哭了。

就好像我今天在会议说:
“我发现近来我们有非常多年轻父母离世。
我更发现许多小孩都是独自面对自己的悲伤。
大人无法和他们一同经历悲伤。
我们的工作就是要让他们与家人一同面对悲伤。
当大家一同经历悲伤,悲伤就不再那么痛了。
至少你在陪我。”

她的姑姑,
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这么适合做辅导员的家属。
比我更好的家属。
说得话非常恰当。
她同时也站起来。
抱着九岁女孩。

说了几句简单且有力的话语:
“我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你妈妈。同时,我们也不会放弃你爸爸。
我们更不会放弃你。”

“你的背后有我们。有我们。”

女孩说:“爸爸,你不要死。”
女孩已经知道妈妈要死的事实不争。也无法可争。
所以,把希望放在爸爸身上。

带着口罩,正在接受化疗的爸爸点头。
点头。大力点头。
由始至终,没有一丝悲伤的表情。
是的。
当庞大的哀伤侵袭家庭的时候,
庇护者必须不断切断自己的情绪来保护每一个家人。
这样的爸爸,我是非常钦佩的。

因此,我不介意让自己工作到这么夜。
也要协助他们一家人。
人间有情。不容置疑。

昨晚,我们开了一个意义重大的会议。
病人的兄弟姐妹,癌症的丈夫还有其家人;
我们决定了:要喂她进食。大家决定了。

病人的哥哥忍住眼泪说了一句:
“你们每一个人说要喂她进食。她真的要这些吗?
为什么你们不愿缩短她的寿命?”
我好欣赏哥哥能够将心比心。说出了真心话。
不能放手的,有时候不是病人本身。
而是身边爱她的人。

导致病人无法放手的而承受苦痛的,也是因为家人。
因为爱,我们有了私心。
也因为爱,我们有了奉献。
奉献与私心之间,中间只是一条thin line。

哥哥这么说了之后。姐姐带着攻击的语气说:“你疯了!”
哥哥说:“我无法看着她天天忍受如此痛的状况。”

我知道如果我一句话说出去:“看着她如此痛,你觉得如何?你们又觉得如何?”
我知道这一句话,一定会让大家掉眼泪。
我选择了不说。
让大家掉眼泪不是我的目的。
今天,我们的目的是:
“如何让我们所爱的人活到最后,还是能够保持她的尊严。”

因此事后,我和护士、医生说:
“抱歉。我无法忍受看到这么多爱病人的家属苦在一团。
对我而言,很沉重。
对这个家庭,同样地,也是很沉重。
这不是我们的目的。”

今天早上,医生、姐姐、哥哥看着她喝了三小汤匙的茶。
病人微笑了。
住在这里将近十天,第一次看到病人笑了。
哥哥用大拇指搓了搓病人的手臂。
哥哥哭了。看到病人笑,哭了。
而我们这些外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睛。

能够喝下三汤匙她很想喝的茶,变成了一种意义。
人生一种保有最后尊严的意义。
作为一个人的意义。
我们能够狂喝几杯茶或酒,相对的,变成了奢侈。

今晚,今天下午,
不知道为什么,
我很想喝一碗白果薏米。
昨晚就很想喝。
结果,今天我喝了两碗。
真的,用心在喝。
每一汤匙都是这么甜美。

珍惜人生,不需用太华丽的字眼以及计划。
就从一碗白果薏米开始。
就像我的女病人那三小汤匙的茶一样。

开心的我,连忙打电话给病人的丈夫。
那位患上末期鼻癌的丈夫。
正在接受化疗,同时还在工作的丈夫。
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
女病人那三汤匙的茶以及其微笑。
他在电话的另一厢哭了。

他对我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不断说谢谢。不断说谢谢。
而我也被他感动了。
他说:“我可以称呼你为 YL 吗?”
我说:“当然。call me YL will do。”
他一直以来称呼我为馮先生。
终于他允许我靠近他多一些了。

是的。哭泣不需要在悲伤的时候出现。
它也可以在感动的时候出现。虽然剧情还是悲伤的。

加油吧。以量。
加油吧。我们这个团体。
看到大家同心协力。感觉好感动。

感受到全队关怀的气氛。
好感动。



-


3。

男病人。38岁。
已婚。育有三个小孩。
9岁。8岁。4岁。

太太家庭主妇。
他是一家之主。

他是dang gi。
齐天大圣是他的神。

伤口在不断宽大。流血不止。
我们预计他在上个周末去世。
到今天,他还有本事骂人。说话。
没有一个人不惊讶。

齐天大圣果然厉害。
他说:“神说我不会死。”
我竟然相信。
真的相信。
我呼应说:“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就是这一句话。
我们连接上了。
走入他的世界。

他告诉我:“每一个人都判我死刑。”
我们的医生一句:“血越流越多,流完了,你要准备啊。”
一句无心话,伤害到他的心灵。
他说:“医生怎么可以这样说?
医生是要给别人信心的。
而不是一直告诉病人你要死了你要死了你要死了。
这是什么医生?”

我同意。
完全同意。
活着需要希望。
没有希望如何活着?
我无法想像没有希望的生命是一种怎样的生命?

在这个社会的结构里,
有些角色,就是给人希望。
医生是其一。
护士、警察、宗教师、辅导员、政治人物、导演等等。都是。
他们服务的、提供的是给老百姓希望。
给我们这个社会希望。
没有希望的社会如何走下去?
我无法想像。

我不断倾听。
渐渐地,我非常欣赏这位dang gi。

今天我鼓起勇气问他:“我接下来,要问你很敏感的问题?万一……万一……”
他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让我直接回答你。”
我说:“你又知道我要问什么?”
他说:“我知道。万一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所有的事情已经告诉我的太太了。你们不用担心。”
我说:“你真的神算。知道我要问什么。好的。…(停顿一下)…我可以再来一个万一吗?”
他说:“来。”
我说:“万一你无法再和我们沟通,你想回家吗?你想在家里去世吗?”
他很肯定说:“嗯。当然。我要回家去世。”

我说:“谢谢你。这样,我们都知道了。我们都知道了。一旦真的有这样的状况的话,我们会让你回家。”
36岁的妹妹坐在我旁边。
我对他说:“妹妹做证人。我们会依你的想法而去办事。好不好?”
他很开心地点点头。

坦白说,很少病人会忌讳谈论死亡。
只是看我们从哪一种精神或者态度去切入而已。

如果你站的太高,他们会反弹。
生气你如此无礼。剥夺他思考自己生命的权力。

你站的太低、太战战兢兢,
他们不知道你能不能take it而有所保留。

倘若你和他们站在一起,他反而很愿意成为你的导游,
告诉你他在死门这个关口如何应对的。
如何生存下来。
想如何结束。

他的出现,
和其他病人有同样的目的,教导我生命。

生命无常也无穷。

厉害的老师。好厉害。
医生还是说:“他明白一定死。”
我调侃他说:“看你厉害,还是他的神厉害。”

人与神斗,哼!
我准备明天和他聊天。


-


4。


他。已婚。39岁。
两个小女儿。
8岁。11岁。
大肠癌。末期。

我们的home care case。

他的焦虑,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地了解。
第一次见面,他从哭变到笑。
他说:“你好像经历过我正在经历的事情,你好像很懂我。谢谢你。谢谢你。我好像找到一些希望。”
然后,他笑了。

他的笑容,感染了他的太太。他的妹妹。他的妹夫。
他们都笑了。感动地笑了。
终于,这个家,不只是让哭泣掌权。让焦虑放肆。
要让爱进来。让笑充塞。让光亮洋溢。

是的。我真的经历过他正在经历的事情。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说来,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个时候的我是如何走出来的?

他不愿也不敢踏出家门半步。
一到黑夜来临,恐惧就充塞家里整个角落。
不断哭泣。不断狂叫。
不断抓自己的头发。
不断问家人:“怎么办?这样继续下去怎么办?”
凌晨还在哭。
黑夜的时候,完全不敢关上任何灯盏。
坐在大厅,不作任何事情。就是一直在哭。

我不断点头。他说一句,我可以接上一句。
他跟着点头。然后再说一句,我又接上一句。
有些甚至是我自己猜到的。
我,好像是在叙述自己当年发生的事情
不可思议。

终于,我明白了当初为何要有哪一场无缘故生病的煎熬。
终于,我明白了。
是为了要遇上这位病人还有他的家人,而准备我的。
生命好伟大。好神奇。好神奇。
这种奥妙的安排,我乐于臣服。我乐于奉献。
我更乐意学习看透我曾经不了解的生命课题。


我对他说:“允许我在这里很大胆的说一句,你目前所有的行为都是正常的。你的心灵是ok的。”
他听了之后,他的眼睛真的发亮了一下。
他的家人以为我跟他一同疯了。
真的,我曾经疯过。我知道。
我真的可以感受到那份极度的无助。深渊的彷徨。

他说:“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他们不能够了解我。”
我说:“这个真的。没有人能够了解你。真的。就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发生着什么事情。”
他不断点头。不断点头。
我继续说:“别人会给你许多建议。什么建议都可以出现。而你就是一个建议都不愿接受。”
他不断点头。不断流眼泪。
我告诉他:“再大胆地和你说一句,这样都是ok的。”

是的。这个世间任何状况,都渴望被允许。都渴望被接纳。
及时处于黑暗不愿走出来,都渴望被允许。被接纳。

谁说生病就一定要接受你的建议?谁说的?
因此,我决定和他来一趟OK therapy。
Everything is ok。


到最后,我才说:“这一个过程非常长远的。我愿意陪你走一走。你愿意让我陪你吗?”
他点头。很开心地点头。
我继续说:“如果我们一同走的时候,你相信我们可以一同换个方向走一走吗?”
他明白我的意思。他说:“我相信。”
然后我说:“只要你愿意相信可以走其他方向,我们就试试看。我们不急。有的是时间。好不好?”

看到他的笑容,我说:“真开心第一次就看到你的笑容。本来我还以为今天要从头陪你哭到尾。”

坐在他隔壁的太太,又笑又哭。
我相信她看到我的出现,能够带给先生这么大的信心,必然非常地安慰。

不用置疑。光亮和爱,毕竟他们是生命的本质。

哇。接下来,故事要开始了。
真的有挑战性。


加油。加油。加油。以量。




***



本来只是很想写一两句而已。
结果,还是欲罢不能。
记载了一些。


有感而发。
近来在我们慈怀病院,35到45岁的病人数量有上升的迹象。
孩子都很年轻。问题都很复杂。
悲伤也很多。

可是,从这些case里头,
我都尽量要看到爱。要看出爱的方向。

而我就是那个探索爱的追梦者。
和他们一同去寻爱。


以量,加油!


-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老板,今年没有加薪啊?

五连环

女生:“老板,今年没有加薪啊?”
老板:“……”

**

五连环

女生:“老板,今年到底有没有加薪啊?”
老板:“……”

**

五连环

女生:“喂,没有加薪总得交待一下……(扁嘴)”
老板:“……”

**

五连环

女生继续扁嘴。
男生:“到底有没有加薪???!!!!”
老板:“……”

**

五连环

男生:“你不加薪,我的女儿吃什么!!!!”(激动到要¥#%—%*·#%)
老板连忙闪开。

**

一团和气

老板:“好好好!让我看一看到底去年我们有没有赚钱……”

**

一团和气

老板:“你看。真的没有赚钱啊!还有你们这班死家伙,还偷拿公司洗手间的厕纸回家用!”

**

一团和气

员工们手忙脚乱。
从老板手中抢了文件来看。
男生:“你看你,一年偷了五打厕纸。你这么不够钱用咩!?”
左边的女生:“哦!你惨了!”
右边的女生:“没有啦。我只拿了四打而已啦……哪里有五打这么多?”(很紧张地说。)

**

一团和气

全体员工嘘声一片。
拼命要求加薪!
大家叫喊:“加薪哦!加薪哦!”
中间穿紫衣白点的女子尤为愤怒!
右边那两位年轻女子,不知道苦字怎么写。还笑!

**

一团和气

众人施压之下,咱们杨氏集团的大老板不得不出来说一些话。
大老板:“我……”

**

一团和气

大老板只是说了一个“我”字。
现场立即看到一位男员工用壮硕的手臂夹着他的上司。
笑脸藏刀地对着大老板说:“你还不加薪,我就把他弄死!嘻嘻嘻嘻!”

上司双眼翻白:“杨老板,救我……救我……”
很难呼吸如此说。

**

一团和气

杨老板没办法。人命关天。
杨老板:“好吧。今天是过年第三天,就给每个人多三个月bonus呗!”

**

一团和气

全体员工大声欢呼:“Hurray!”
紫衣女郎开心到……终于有钱买奶粉了!
右边女生开心到……终于不用偷拿厕纸了!

**

一团和气

男生:“终于有餐饭吃啦!”
女生对着老板说:“Cheers!”


开心结局。
End。


**

P/S:

一团和气

怡保Heritage Hotel中餐餐馆的招待员心里说:
“这班人神经病!来吃东西,就吃东西啦。演什么烂戏?!吵死人!搞什么鬼?!”



===


(如果你有参与此剧场的演出,非常感谢你的付出。你的演技一级棒!不要打我!ouch!)




=

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年初二:小小宝贝

亲亲我的宝贝

年29那晚回到家,打电话给小学就认识的学妹兼老朋友:阿诗。

打去她的手机。

她要死不死的声音:“冯以量……”
我说:“生左啦?”
她:“系呀……”
听到她那虚脱的声音,刚从产房推出来。

“好吧。什么时候可以拜访你?”
她说:“年初二。”
“好。年初二见。”
盖下电话。不打扰。我的妈妈说:要识做人。

年初二下午。
阿慧。忠义。桂龙还有我。
四个人一同跑去看看她。还有她的儿子。妈妈。兄弟姐妹。

别以为图中抱着小孩的是爸爸。
大错特错。那是黄忠义。
那个帮我画“已亮的天空”、“把爱带回家”的黄忠义。
爸爸还在广州赶着回来。
忠义曾经说:打死都不露脸。
轮到他画绘本的时候,我看他一定画自己的肖像进去。

听阿诗说那个准备生孩子过程。
自己一个人开车从家乡去怡保医院。
找不到停车位。
还大腹便便走下车,叫一个年轻人让位给她。
她对那年轻人说:“我要生啦。”
那位年轻人二话不说。立刻开车走人。
这个年代,讲义气的年轻人还是有的。
值得一赞。

我笑完了之后,
我说:“那个过程你真的很坚强。你一定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自己一个人面对都要坚强捱过去。”
说完了。我傻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了阿诗当时的心情。
阿诗点头,起了共鸣。我们哈哈大笑。

老朋友就像老酒,
越酿越醇。
不须多见面。多联络。

可是,一坐下来,就可以开始天南地北说个不停。
然后那个状态是非常小孩子的。
毕竟我们都是孩提时候就彼此认识了。
所以,我们都是很无厘头的一群朋友。
可是又有各自领域上的专业才干。
是成年人。也是大小孩。尽管有些已经成为人父人母。
这样的老朋友,叫我如何舍得割舍呢?

说好了。四十岁的时候。
我和阿婷建议要做一次劲劲的聚餐。
希望四十多位的小学、中学朋友们一同出席。
虽然还有几年的时光。
不过,现在开始口传,是时候了。
我们都老咯。
四十岁。不可思议?!
我还以为我在20多岁的时候已经自杀成功了……
真的不可思议!

说回阿诗的儿子。
当然是聪明伶俐。机智过人。人见人爱。一表人才啦。
怎么敢说他的坏话呢?
hekekeke...

吾知点解。
突然想起周杰伦这首歌。
送给阿诗的儿子听。
好让这位曾经生子生到如此令人惊心胆跳的阿诗妈妈安慰一下下。
人生子,她生子,真是的……

听歌啦。




祝福阿诗。她的老公。她刚生出来的孩子。
幸福、自在、快乐。永远永远……
永永远远……



下一次我见到她的老公,我一定要骂他。
怎么可以让我们当初那漂亮到压倒全镇女孩的阿诗承受这么大的灾难?!
真是的。






=

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父子騎驢,倒為驢騎

Haji Lane, Singapore


朋友在他的blog说:

“我其实好想问大家一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当你发觉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听话顺从的小孩/朋友的时候,
你是否会因为我的长大而为我开心,
或者是因为我不再百依百顺/开始尖锐的挑战你们的观点而产生反感?”


看来,我这一位朋友在新年期间真的遇到创伤了。
这个问题是问大家的,我相信我也是大家的其中一个人之一。
所以我当然也需要回答一下下。:p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说一个故事。
那是「父子騎驢,倒為驢騎」的寓言故事。

這個故事說,
有對父子牽著一頭驢要進城,

路人指指點點:「怎麼有頭驢也不知道騎?」
於是爸爸牽驢,兒子騎驢。

路人一看,皺起眉頭:「這個兒子怎麼這麼不孝順?」
父子倆趕快交換位置,爸爸騎驢,兒子牽驢。

路人一看,交頭接耳:「這個爸爸怎麼這麼不愛護小朋友?」
於是父子一起騎上驢。

路人一看,大驚失色:「這兩人怎麼這樣虐待動物?」
父子兩人無計可施,只好合力把驢子扛進城門。


**

朋友啊,其实你问的这一个问题,是可以丢掉的。
这个问题的背后足以证明你多渴望得到别人认可你。(seek for permission)

虽然你想变坏,不过你还是想先得到permission。
然而,是谁的permission尤为重要呢?
你的?还是我们的?还是父母的?

生命的实相是:
一切外在的认同(external permission),都来自于大家对自己整套价值观的投射。
一切内在的认同,才是值得我们思索的。因为,那里头知道我们真正需要什么。
我们内心的良知知道我们需要什么。

生命中有太多路人。给你要求、看法、批评、教训、意见等等。
你认真看,在你的生命旅途中,其实只有你自己不是路人。
父母、朋友、爱人、师长都是你最在意的路人。
你永远无法满足这些路人所有的要求以及看法。

想一想,他们的看法真的这么重要吗?

如果有一天你变成了他们不要的人,
是你的世界消失了?
还是他们的世界也消失了?

你受伤了?
还是他们受伤了?

说穿了,如果不让他们的世界消失,或者不让他们受伤;
我们就需要不断创造虚幻的世界,
一直让别人的渴望活着……
也让自己活在别人的渴望中。

就像那两父子,忙死了。
到最后两人抬着驴子进城,
我只能笑说:“stupid!”

有些人的确是需要这些眼光而活着……

可是真正睁眼看世界的人,
他知道他不需要为任何人而活着。
他只需要知道他要好好善待自己。
他也知道每个人都需要好好善待自己。

那些其他路人学不来的,我们来和他分享。


很想告诉你:坏一些吧!
别老是mummy's good boy,
daddy's good boy,
friends' good friend,
teachers's good student.
不累吗?

人是需要叛逆的。
叛逆之后,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叛逆之后,别人才知道你的界限是什么。
叛逆之后,连尊重都是出发于内心的。

只有三件事不要做。
第一:不杀人。
第二:不自杀。
第三:不做任何犯罪之事。
毕竟,我也知道你不会做。

我觉得人要有一些叛逆的energy。
不要老是别人说什么都是对的,自己的声音总是没有被听见。
不要老是满足别人的渴望,自己的渴望总是丢在角落。

所以,朋友啊,如果你愿意的话,把你问的那个问题收回去。
如果你成功不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的话,
那我就真的为你欢呼了。
那是一个真正的你。
真正表里一致的你。

我喜欢表里一致的人,
因为,你和他在一起,总是这么的舒服。
他不委屈自己。
也不逼你做你不要的自己。
这样的人,不是很帅气/漂亮吗?

你不需要别人任何的肯定,你知道你的肯定来自于你自己。
而当你的能量愈来愈多的时候,你就更能肯定别人。

同样道理,你不需要别人任何的关爱,你知道你的关爱来自于你自己。
而当你的能量愈来愈多的时候,你就更能关爱别人。


虽然他们有时候强迫你用他们的方式去肯定他们、关爱他们。
你做不到。也不要勉强自己。
用自己的方式去肯定别人,
用自己的方式去关爱别人。
那是你独有的方式。

他们逐渐会明白其实你依然用你的方式继续去爱他们。
做回你自己之后,你更能爱他们。


不是吗?

对不起,毕竟我也是你的路人之一。
说不要说太多,结果我还是把我自己的投射displace了。
你自己的内心如何做想,才是最重要的。


祝福你我。
我们共勉之。


以量
15/02/09





=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网路与书:少一点

我非常喜欢网路与书这一系列的杂志。
它出版到在第20本,书名为:“少一点。
就停了下来。“少一点”。真有性格。
从第0本到第20本,我没有一本放过。
全部都放在我的书架里头。
偶尔又拿出来翻阅。
总是有一些所得。
很喜欢。很喜欢这一系列的杂志。
根本就不是杂志。
是一本本专题书。
请来了所有不同的专家说同样的一个主题。


“在閱讀的密林裡摸索前行,需要熱情;
在摸索中不致迷失方向,需要主張。”
当我第一次看到郝明义的文字,
如此在Net and Book 封底如此写着,
我就知道这个人可以给我许多共鸣。

几年下来,都是在读他的文章。
读他写的书本,杂志,blog。
觉得他是一个毅力超强的人。
也是一个很对文字热爱很顽强的人。
很欣赏这样的人。

如果你自认是喜爱文字的朋友,不要错过以下的延伸阅读。
我最喜欢他所写的阅读方式,会让人顿悟一次又一次。


延伸阅读:
1。网路与书的blog
2。郝明义的blog 1。
3。郝明义的blog 2。


***


这一次,随意翻阅“少一点”这一本。
翻阅到一段文字。
怎么别人可以写得这么好,同时这么精简?

Page 38。傅佩荣。
他说:“身体健康是必要的,心智成长是需要的,灵性修养是重要的。”
他继续说明必要、需要VS重要的区别。

赶紧写下来。
成为今年追求生命的目标之一。



***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Okuribito 入殓师



今晚和浩威还有蔡荣又去看电影。
somemore,还是Preview的。
就是说还未上映。让我们试看。
然后,礼拜六可能要上电台分享一下这一部电影的观后感。

影片叫做:“Okuribito”
直译就是入殓师。
是日本一种负责葬礼礼仪的专业人员。

从清洗遗体的身体,到为他穿衣服、化妆,
最后放入棺木。
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

这部电影里头的男主角,
一生都在寻找一种称为大提琴演奏家的理想。
可是,梦想破灭。
生命的安排,让他回到家乡成为入殓师。

起初,他不断发问此工作对自己的人生意义到底有何联结?
他以为主要原因是因为当妈妈去世的时候,他不在妈妈身旁。
所以以为是一种补偿作用的生命安排。

没想到,电影一直演下去。
才知道一切都是为了那已经失踪已久而且还在人间的爸爸。

看到电影的最后一幕,
男主角为去世的爸爸负责整个礼仪过程。
叫人感动。

男主角的演技太赞了。
他的老师更棒!

还有一个演员,就是那个负责把棺木推去火化的工作人员。
好棒!

这些生命中的小人物,实在是一群值得让我们学习的人物。

有关死亡,我就不多说了。
毕竟,很多他们故事情节,我想我都很熟悉。

尤其是一句对白,
我的病人曾经说过的:“我要买的最后一件东西,就是棺木。可是要别人替我买,然后我自己用。
可是我看不到到底好不好。这是一件唯一我没有权力退货的物品。”

好熟悉。好熟悉。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呀。
有情人的你,要快乐。
没情人的你,也要快乐。

为何?
因为,天天都是值得快乐的。

你不快乐?
看一看这个Youtube吧。
你会发现,世界还是很美的。
至少这个Matt他带给大家世界开心的一面。
不像报章,那个报章的世界充满了恐惧。




=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Life's for sharing!



Liverpool Street Station,我在2007年去过。
深夜里,自己一个人独自走在 Liverpool Street Station。
因为非常喜欢当时候寒冷的天气。
当天的心情,非常地感性。
主要因为,勾起了以前1996年在荷兰工程师实习的时候,我失恋了。
带着失恋的心情,在那儿一个多月。
掩饰的非常好。同行的同事,一个都看不出。

结果,十一年之后,同样的这样的天气,异国情景,
不禁勾起了心中对那一段恋情不开花的遗憾。
让我徘徊在Liverpool Street Station。
直到深夜。
还记得坐在subway外围,写了一篇2007文章。
可是,今晚想要怎么找出来,也找不到。

今晚,看到这个广告的背景。格外怀恋英国伦敦。
为何那个时候,没有拍摄这个广告。
走宝了。
换成是我在场的话,我一定会跳到很爽的!
听朋友说:这一则广告是有彩排的。
可是,我最喜欢他们跳完舞之后,若无其事地各自散水。
这个酷!

最后,one of the very best quotes: Life's for sharing!
完全符合我的价值核心!






=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还是跑步……


Jogging with Friend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bokchoyboy.



因为为自己定了一个很艰巨的目标,
所以今晚无论怎么疲惫,还是“Dig起心肝”穿上球鞋:跑!

跑了Bedok Reservoir 两个圈,大约8.6 km.
从我家到Bedok Reservoir 来回大约1.5 km.
所以,只要跑两个圈来回,就大约10km。

每次的时间大约都是在90分钟左右。
也就是每公里九分钟。
有时候,每公里八分钟。
有时候,有form的时候,每公里七分钟。
可是,就是跑不到每公里少过七分钟。
无论如何大步大步踏出去,还是没有办法少过七分钟。

这个,我有请教过我的一些跑步朋友专家。
他们说我要训练的是:Anaerobic 训练。(也就是有氧运动的反义词。好像是厌氧运动这样翻译。)
让我的肺部可以在极少的氧气之下,持续活动。
我听到如何训练之后,我就放弃了。
我知道我不需要把自己虐待到这种地步。
如何虐待?

过程是这样的:
用尽最快速度跑一百米。然后休息十秒。
再用最快速度跑一百米。然后休息十一秒。
再用最快速度跑一百米。然后休息十二秒。
跑到你当天的力度用上15分钟到30分钟左右。

当然,打死我也不肯的了。
所以,7 到 9 分钟的时速我已经很满意了。

不过,那个"Over village spring tree" (村上春树),
他可厉害。他是每公里六分钟。
即使是跑全程马拉松也能够维持在每公里六分钟时速。
很厉害!
佩服佩服。
就像我的一个doctor同事,一样。很厉害。

今晚的form非常好。
肯定是因为下雨天气缘故,不热。
街灯、树林、泊油路、稀疏的落叶以及树枝飘落满地。
空气有着下完雨的味道。
很舒服。很爽朗。

今晚跑步的人,不多。
跑步的人,都是一些旧脸孔。
只要过了九点,基本上就只有狂人才愿意在Bedok Reservoir跑步了。
我偶尔是其中一个。
原则上,我不会超过十一点离开。
我不是怕人,我是怕鬼!

偶尔跑在道路上,遇到哪些偶尔会看见的人在跑步。
偶尔打招呼、偶尔竞争一下。
这些人,在我生命中,扮演着一种跑步共鸣的角色。
他们在我的生命里头,没有名字。没有背景。没有故事。
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是在跑步。

同样的,我在他们的生命里头,也是没有名字。没有背景。没有故事。
他们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一样在跑步。

因为跑步,我们的生命衔接上了。

我们彼此的生命多样面貌只向对方呈现跑步的一面。
偶尔我有一种冲动,尤其是那些主动和我打招呼的“无名氏朋友”。
我觉得老外会比较注重community connection。
在面对面跑过来的时候,他们不管你看不看到他们,他们都会和你微笑点头。

说回我的冲动。
就像今晚最后两公里,
我和两个比我至少小一轮的男生。
我想他们顶多就只有23-24岁。

在近乎同样的paste,同样的速度,同样的喘息之下,
三人一同往终点跑去。(就是大马路以及洗手间的交接点)
最后两公里,我发现,有两个人在左边一同跑。
其实有一种“共同”的感觉。
也有一种“共有”的感觉。
Similarity and Sameness的感觉。

跑完之后,苟延残喘的我们三人都停了下来。
我其实有一个念头。
我想跑过去问他们两人:“Hey,guys, wanna jog together in weekly basis?"
可是这样的念头,顶多只停留在头脑两秒,我就被所谓的“负面思维”而掩盖下去了。

毕竟,这样的要求真的很奇怪!?
我在想,有多少个独自跑步的“无名氏朋友”,也拥有像我同样的念头?
看着他们两人各自离开之后,(我想,其实他们也不认识的。),
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这个奇怪的念头,也随着消失在脑部的某个角落。
直到下一位那个有相同速度的跑者出现和我一同跑步,它也会随之浮现。

跑步可以是很独处的。
也可以是很竞争的。

就像村上春树所说的:“很多人都问我你在跑步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这样的问题,我也曾被问过。
当然不多。毕竟,身边的人喜欢跑步的不多。可以说很少。
在你生命热爱的范畴里,找不到知音。是很可怜的一件事。

我和他的答案竟然是一个东、一个西。
他说:“我什么都不想!”
我说:“我什么都想!”

我跑步的时候,我发现到自己的念头好像是untamed monkey。
多到吓死人!
很多。很多。天马行空的。日常生活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
我知道我的思维一直都是如此跳跃性的波动着。
没有连接、没有关联。
这些念头就是一直随着我踏出去的脚步而奔跳着……

我不压抑这些念头。untamed mind。
我允许这些念头继续跳跃。
也不曾告诉自己:“专心一点跑步!”
我在跑步的时候,从不对自己苛刻!
只要我喜欢,我可以乱跑!
谁说跑步一定要沿着路线跑!
所以,我每次跑步的路线都没有一样的!

有好几次很棒的经验。
我觉得有一点禅的体会。

我最喜欢就是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
精神佳!气息好!脸色好!呼吸舒畅!
通常我就会进去了一种“定下来”的精神状态。

头脑的念头少了。
脚的疼痛也少了。
呼吸也比较不喘了。
很清楚观察到自己是如何一步提起脚、一步踏下去,一步再提上来。一步再踏下去。
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的意识如何告诉自己的身体如何运作。

表面上,你看到的是一个人正在快跑。
可是实质上,我这个跑者内在观察到的还有capture到的是那一连串的慢动作。
很玄。很玄。自己也说不上一个所以然。

因此,有一次跑步的观察,让我体会到人生。
“生命不也是这样吗?就是一连串的拿起来,放下去,再拿起来,再放下去的过程。”
回到家,我把它写下来。
(这一句话,在星洲日报里头曾刊登过。见图二)
这就是我所谓自己长出来的内在智慧了。
别人给不来。也拿不走。

那一步又一步的循环,清清楚楚。
清清楚楚看到整个自己生命以及世间的脉络。
我很喜欢这样的洞察力状态。

这样的经验,我觉得我静坐也会有这样的状况。
我并没有认真学习任何宗教指导的静坐。
我只是闭上眼睛,安静地呼吸。
有一次,我在台湾绿岛也有这样“定下来”的经验。
一个小时左右之后,当我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背后是一面又一面悬崖;
我突然冒出了一句:“一切都不再是问题了。”

真的,困扰我多年的问题,后来真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反而是我的宝藏。一份又一份独有的宝藏。

说回跑步。
曾经有一次更吓人的经验。
还好就仅有一次。
如果常常出现,我会吓倒半死。

“我发现我不见了!”

怎么说呢?
当我说:“我不见了”。
我又回来了。
就是说我的自我意识又回来了。
可是在前一秒,我知道我不见了。
到底这样的不见了,持续了多少秒?
我不清不楚。不知不觉。

我只知道,那一次的“定下来”。
我继续跑。我只负责跑。
跑呀跑。跑呀跑。
我发现我自己不见了。
只剩下跑步这一个动作而已。
我感觉自己不见了。
只是一连串的动作在运作而已。

这样的经验,我还是没有办法用文字写下来。
可是,我觉得这种“无意识”状态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只要你持续长期跑步,什么鬼状态你都会经验的。

有时候,跑了三公里左右,
你就发现自己的engine好像没有了汽油。
怎么跑,都跑不动。
因此,Bedok Reservoir这个空间常有我呐喊的声音。
因为,不甘愿自己只跑了三公里就停下来。
通常我都是用喊的方式来鞭策自己。
(认了吧!这也算是一种对自我苛刻!)

你如果在旁边的话,你就会看到一个傻子喊了一声,跑了几步,
又喊一声,再跑几步。
跑不远,又用力气喊一声。
结果苟延残喘地,停了下来。
还大声喊最后一声。才甘愿停下来。
有时候,我问我自己:“干嘛要这样虐待自己?”

可能,我虐待。我存在吧。


关于跑步,我发现原来它真像一种另类的修行呀!
那里只是一句“爽”能概括!


村上春树在书里头最后不知道第几页写着这样的一段文字:

如果我能有什么墓志铭,而自己可以选择那上头字句的话,我希望世人能为我这样刻:
“村上春树
作家(也是跑者)
1949 - 20**
至少到最后都没有用走的”



果然,他真的是一个疯子。
很明显,他死也要死在跑步上!

不过,我不喜欢他写的最后这一句话。
逻辑上,没有用走的并不等同于用跑的。
也可以是趴的、爬的、躺的、蹲德、飞的。还有其他种种方式。
给人感觉他好像很讨厌用走的。
嗯。真的是一个疯子。
不过,我欣赏这样的疯子。

在生命里头,这样的人,见少卖少了。






=

Wednesday, February 11, 2009

哪里才是我的床?

卧室

站着的他不断在雅西西慈怀病院找他的床!
我们告诉他:“你背后就是你的床。”
他望了望背后:“这不是床!这是厕所!”

他很生气。蹲脚说:“我要我的床!”
他的妈妈在身旁不断哭、不断哭……
一个年轻人,仅有30多岁。
要去世了……

可是在即将去世的时候,
眼睛看不到真实的世界。
他的眼睛仿佛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他指着空气责备我:“为何你带那么多人来?”
很大声地骂我:“为什么?!”

我说:“对不起。我赶紧叫他们出去!”
我拨开那些空气。

他继续喝骂:“哪里是我的床!哪里是我的床?!”
他站着,继续大骂。

我们一个不留神,一个大意;让他溜出房间,
结果爬上了其他病人正在卧睡的床!
女病人,被吓得半死!

“哪里是我的床?”
看到他如此confused。
依然继续找他的床。而又拒绝我们协助他。
死都不相信那张是床。
每一个工作人员看了都很心酸。
一个上个礼拜这么合作、这么体谅的病人,变成了如此。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知道自己的床是那一张,
相对之下,果然还是幸福的……




=

Tuesday, February 10, 2009

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

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

“竟然有一个作者如此疯狂于长跑!”
这是我在 Page One 拿着这本书升起的第一个念头……
而他竟然是村上春树!
当然我不会放过购买这本书。
何况只是 SGD 16.12。

我最喜欢在 Terra Cafe 一面 sip 一杯热乎乎的菊花枸杞花茶,一面阅读书本。
尤其是在 Page One (Vivocity)买了新书之后,
我更喜欢走到隔壁的 Terra Cafe 里头坐上三四个小时。
那边的staff 有一两个都已经认得出我了。

Constantine 在 Terra Cafe 里头看着我安静的在阅读此书。
他念了封面的头一句:“村上春树?”
然后问我:“How to translate?”
然后喃喃自语:“above the village, there is a spring tree?”

赢了咯!
都说香蕉人很吃亏的。
我连忙停止他那种“懒烈”的性格。
我说:“come on. please. 村上春树 is one of the extremely well-known authors from Japan. please don't translate with your disgusting version.”

他不甘愿。
翻阅了一下。
然后用他那种很新加坡式的华语,朗诵了一下。
还好,没有念错。
我就放过他。好让他有一个下台阶。

离题了。
今天的重点不该是Constantine。


今天的重点分享是:“阅读这本书,让我超乐。”

为何?

终于找到一个作家,喜欢写作,同时喜欢长跑。
然后,写了一本这样的书,让我这个狂人也陪着他一同疯狂。
基本上,他试着写出长跑以及写作这两者之间的关联以及两者互撞之下的效果。
再说出他对生命、对人生的看法。

好多共鸣。引起好多共鸣。
阅读的时候,不断微笑,点头。
花了两天阅读完毕。

不断用原子笔在一些重点上画线。
发现,我们都是同一种类的怪人。
我们虽然可以适应吵杂,可是比较喜欢独处。
而慢跑就可以让我们继续独处下去。
而这种独处,其实会酝酿更多的能量继续让自己融入回这个社会。

我们的核心价值不喜欢和人竞争,可是却又喜欢和自己比较。
因此不喜欢那些要与其他人共事的运动。
却硬要和过去的自己竟跑。
超越了别人,那又怎样?
我们知道:“惟有不断超越自己,才算是赢家。”

以前还不至于如此欣赏村上春树,
如今,却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几天,很想把所有自己画上的线,做成一个整理。
可是,我知道我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去整理。
虽然,我是一面坐在巴士上阅读,一面微笑。
我看到我和作者的想法是如此的靠近。

当然,他毕竟还是老前辈。
我指的是长跑。
文字上,我肯定是如何怎么拍马屁股也追不上的啦。
长跑上,读了他这本书。我知道我怎样也无法和他比较。
毕竟,他用了长达20多年跑了20多次的全程马拉松。which is 41km。
somemore,还参加过Ironman的比赛。

因此,我告诉自己:
“要向村上春树看齐。
每个礼拜至少要set一个target。
他每个礼拜总共跑60公里。
那么我就每个礼拜总共跑30公里。”

结果,我上个礼拜,真的做到了。
而且是在昨天傍晚跑了十公里,才完成一个礼拜跑30公里的任务。
希望我这个礼拜,依然还是可以抽出时间完成第二回的30公里。
虽然明天我还是要出去和朋友吃晚餐。没办法,美食,我从来都不抗拒。

礼拜三、礼拜五、还有礼拜六晚上吧。
怎样也要完成每个礼拜30公里的任务。
希望我真的可以持之以恒。
虽然我不知道我可否持续。

不过,这四年来,跑步其实已经变成了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虽然它还没有像“呼吸”此活动的重要程度,
不过,已经开始等同于“阅读”、“助人”或者“写作”活动的重要程度。
我每一天都需要做的活动。

我发现村上春树在书里头最棒的一段话是这一段。

Page 114
“要处理真正不健康的东西,人必须尽量健康才行。健康的事物和不健康的事物绝对不是处于两极位置,也不是对立的,而是互补的。有些情况下是可以互相自然包含的。”



陪伴那些想要自杀的人、
陪伴那些临终的病人、
陪伴那些很早就丧亲的小孩或者青少年、
带领那些曾在家庭受伤害的成员上工作坊、
这是都是把我的能量不断suck in 的工作。

因此,要处理世上真正不健康的东西,人必须尽量健康才行。
不是对立,而是互补。甚至包含。
意味着,我不抗拒这些负面能量。
而是让负面以及正面能量互相互补。
如果没有这些负面能量的话,就带不动这些正面能量。
如果没有这些正面能量的话,就无法和这些负面能量共处。
而这样的概念是需要不断循环的。

所以,他对生命整体的见解和我的思维是处于同一个频率的。
虽然,我还是觉得他的整合能力比我强多了。





还有一句他哥哥(也是马拉松跑者)教他的: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Brilliant thought!


好一个村上春树。
Over the village, there is a marvellous spring tree!




=

Monday, February 9, 2009

赖声川老师的《暗恋桃花源》




这是两年前 2007 写下来的文章。
顺道和你们分享。《暗恋桃花源》观后感

晋太原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陶渊明《桃花源记》


***



今晚与 Amos 和忠義去看暗恋桃花源。劇散之後,依然哽咽。笑中帶淚、悲從中來。讓我的情緒隨著《暗戀》和《桃花源》這兩処戲劇而起起伏伏。本來是悲劇的《暗戀》,還有是喜劇的《桃花源》,因爲在同一個舞臺空間裏重疊、交錯。分不清到底那一個是悲、那一個是喜。賴聲川在小冊子自己這樣寫著:“這部作品的創作源起于當我還在柏克萊大學念博士學位時,當時我醉心于研究探討悲喜劇之間的深層關係,“悲”与“喜”兩種形式,對一般人而言,似乎是對立的。但經過一輪深層的檢視后,卻顯示兩者有著細微而深刻的共通性。”



是的。就像我的人生,本來是悲劇的戲碼、或者本來是喜劇的戲碼;因爲在同一個時空裏頭重疊、交錯。也分不清到底那一個是悲、那一個是喜。人生,是喜、也是悲。悲喜交集,才完整了生命。



套用李安導演每次那一成不變的造句邏輯思維:“我們每人心中都有……”。是的,我們每人心中都有一個桃花源。那裏不染塵埃。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當然,還有不悲不喜。

逃难到台北的江滨柳、妻子偷漢的賴陶、尋找劉子驥的不知名女子、年邁體弱的導演;每人心中都渴望擁有真情。或者說曾經擁有那一刹那愛的翻天覆地的真情;事後卻渴望擁有永遠絕對的真情。那是遙不可及的桃花源。也僅有陶淵明能獲尋。現實中(多年后),云之凡已經有了外孫、春花心裏根本放不進賴陶,連劉子驥都從不曾出現!現實中,根本就沒有桃花源。根本就無法擁有桃花源。我們只能暗戀。默默暗戀心裏的桃花源,那個現實中根本就不會存有的烏托邦。

臺灣《中國時報》有評說:“替情感洗一次三溫暖。”是的。又哭又笑。笑了又哭。哭了又笑。無法管好自己。就讓當中的劇情,帶領我走過從上海到臺北、從武陵到桃花源的冷暖人間。起身離開新加坡Esplanade劇院,聲音依然有點抽動。



江濱柳和云之凡最後一處戲劇有太多的感觸。時過境遷、生活中兩人已有所屬、多年重逢、握緊雙手、老淚縱橫。“這幾年,你到底有沒有想念我?”有沒有答案已經不重要了,時代變遷、巨輪滾動、若即若離的感情被磨滅的只剩下心中的思念、無奈、還有遺憾。“這麽大的上海,我們可以相遇。這麽小的臺北,竟然難倒我們了。”



之凡離開之後,太太走進病房。濱柳依然在抽動中流淚。感嘆社會動蕩、道德價值給于的枷鎖。揮手示意太太不要打擾。幾秒后,卻又抓緊太太的手,投入她的懷抱裏痛哭。絞心痛哭。結束了那一段多年不見的暗戀。默默打造那一個不爲人知的桃花源,無法開花。更不要說結果。對著太太號啕大哭,可能也是一種尋找寬恕的救贖吧。

是的。我記得江濱柳這樣說過:“有些東西,不是說要忘記。就能忘記的。”是的。我也記得云之凡如此回應:“你一定要忘記了,才能重新開始。”放下對立執著。悲傷對立喜悅。到底要選擇放下還是執著?到底要呈現悲傷還是喜悅?還是,還是像賴聲川的概念所說:“放下共通執著、悲傷共通喜悅;而完整了生命。”

走向回家的道路,我眼眶紅紅地對忠義說:“我還是爲此很感動。”忠義對我說:“當然咯。身歷其境。”生命因爲無法擁有一個自己想要的桃花源,而變得如此淒美。 悲喜共通,就是真實的桃花源。 那是閩南語無法形容的詞語。華語有一句:“豁然開朗。”人生走了這麽久,尋得“豁然開朗”的頓悟;死也樂意。

Bravo。暗戀桃花源。替我的心靈情感洗刷了許多塵埃。雖然,還是有許多污垢。別想了。去睡吧。一點19分了。


***

中場休息。睡覺去。白色的山茶花,怎麽演呀?

時間愉悅的過去了……過去……過去……

***

早上起來,修了一些文字。加了一些内容。在網站閲讀到兩個我昨晚看不到的資料。

1。劉子驥

与兩個劇本毫無相關的神秘瘋婆一直尋覓著劉子驥。這個劉老兄,原來是有來頭的。“南阳刘子骥,高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正是他,那个觅桃花源“未果,寻病终”的人。人都病死了,怎麽會出現呢?

2。武陵中的桃花源

原來是:賴陶(桃)、春(花)、袁(源)老板。尋覓桃花、桃花乍現、桃花支離破碎。他們三個人尋尋覓覓,也沒有辦法尋找到心中的桃花源。就像袁老闆所說:“我心中有一個偉大的夢想。讓我們的子子孫孫在一個我們喜歡的國度裏的延綿不絕。”袁老闆把夢想停留在口中。夢想只能不斷在口中重播、重播、重播……

就像云之凡在江濱柳的夢裏說:“你寫了這麽多信,有什麽用!你要去實現呀!中國就是被你這種人害死的!”云之凡生氣地把所有的信都抛在空中,撒落滿地。江濱柳把夢想停留在手中。夢想只能不斷在手中書寫、書寫、書寫……

現實中的夢想劇場無法像頭腦預期中的出現。可是,人生是由許許多多不同的劇場產生出來的戯中戯;張力更大。那可能就是一個夢想實現了……生命真的不能只看到一大堆零碎活動而組成。生命是一個整體。共同的整體。就像《暗戀》+《桃花源》+《兩組工作人員爭場地》+《神秘女子》 = 《暗戀桃花源》。賴聲川看到生命的整體。20年前就因此劇而顛覆了整個華人劇場的傳統思維。賴聲川把夢想展現在手中。夢想不斷在各囯展現、展現、展現……那是每個華人劇場演員心中一個實實在在的桃花源。而非虛幻。

嗯。暗恋桃花源。它值得让我花上一整个早上,再继续咀嚼。回味。



以量


=

Sunday, February 8, 2009

写给赖声川老师的一封信:“宝岛一村”观后感。



赖导演:

你好。

昨晚看了你在2009 新加坡華藝節里的“寶島一村”,
在剧场交流的那一刻,我很想站起来对你说:
“这真是他妈的好戏。这是你来新加坡这几年最能够挑起我最多共鸣的一部戏。
我感谢你们。让我看了,又哭又笑。
谢谢你们。赖声川导演,你是我的偶像。我是你的影迷。谢谢你。”

这样的心底话,我不敢站在观众席对你说。
这就是我们的文化。很抱歉。

我想,台下不出声、不发言,可能也参加你好几次的剧场交流的观众,
愿意在晚上十一点多还留下来听你们说话的人。
一定也有着像我的心声。

我为何如此喜欢这部剧?
这部剧对我有何思维上的冲击?
让我一一告诉你。
太多了。我知道我说不完。


***


1。家。

整个过程,我们都在谈家。
虽然里头的家都是以台湾眷村来做背景。
可是,对于你在台上三户家的设计,我很轻易地就拥有了共鸣。

那些简陋的木屋、我的童年回忆里头也有如此记载着。
我出生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小乡镇,她叫和丰。
我们家乡的木屋与木屋的紧密联系程度是到连说一声悄悄话,
左右邻居都可以听见。
毕竟它只是以木板或者铁丝网来分隔着。

一个这么简陋的屋子,尽管时代洪流不断冲击我们,
时间洗刷久了之后,
这一间屋子的空间拥有了我们的情感、回忆、挣扎;
容纳了我们这几十年的一切;我们决定称之为家。

就像老赵在台上对小毛最后一幕说的:“这里就是家!”
我的心里被震动了,虽然我坐的如此远。

可是,唯一我们和你们的分别是……
我相信我们从中国南下的祖先,并没有像你们的对白:
“是啊。再多一年,我们就可以回家乡了……”

我们的祖先都知道是因为家乡太困苦了。没有一口饭好吃。
所以宁愿跋山涉水,老远从中国南下,来到东南亚。
他们知道即使有一个家乡等着他们,
他们也已经做好了一个心理准备。
“一切必须从头开始!”

剧场一幕又一幕上演着;
我看到你们和我们的祖先的动机都是如此单纯:
“我们就是要在这块土地里继续活着……”

想到我自己。我是一个马来西亚人。来到新加坡从事辅导工作。
当初我也是说:“没关系。来这里试一试。
如果不顺利的话,两年后回去吉隆坡居住,也没有损失。”
一住竟然也住了八年之久。

你问我要回去家乡过晚年吗?
我目前还想要成为新加坡公民呢……
必然,这里的空间(我现在的狗窝、社区、职场)容纳了我这八年许许多多的体验。
也必然记载了我从20多岁到30多岁之间的生活足迹。
那是一个黄金岁月的灿烂生命。
竟然在新加坡这个国度记载了这些……

因此,到底哪里才是我的家?
我一时都答不上来。

我的家乡。
我目前居住的城市。
还是我心灵的依归是我的家。
我想:答案肯定是这三个的结合体。
我的家是这三个地方的融合体。
才能在我心里成立,称之为家。

感谢你让我在剧中许许多多的角色里头,
让我看到大家是如何在“家”这个定义里头,
不断寻找他们的定位以及方向。

老的一辈想要急着回老家。
少的一辈想要急着离开家。
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以自己的家来做为时空上的基准。(reference point)。


***



2。包容


两岸关系开始开放交流之后,
他们终于可以回国探亲的那一幕。
是我的眼泪流的最勤快的一幕。
张力太大了。


老赵去世。儿子替代已逝的爸爸回乡探祖母。
小朱带着朱嫂回乡见自己的大老婆、孩子以及孙子。
周宁独自一人回乡见姐姐、还祭拜年迈已逝的父母、还有那因飞机坠落而去世的同志爱人。
三场戏在同一幕演出来。

这一幕戏,张力太大了。

小朱的坚守秘密。
朱嫂的心理调适。
周宁的对当初那个同志伴侣的忠诚。
老赵妈妈的愤怒。

在他们的生活日常上,完全没有办法感受得到。也看不出来。
就只有在他们的内心不断回旋……

虽然你都在剧场一开始就留下一些铺排。
我也知道到最后故事会演变成这样。
只是没想到,你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呈现。



一些灯光从上打下。
背景黑色。
三户家。依然是三户家。
已经没有了那一列木屋。
只有这三个人在中国的家人等着他们回家。

老赵的在最左边。
小朱的在中间。
周宁的在最右边。

让我感觉到你的剧场有一个魅力。
那个魅力是:“接纳”
你能够接纳所有的爱在不同的form里头在同一个时间出现。

倒不如说:你从你的或者别人的生命里头看到,所有一切都是共存的。
悲伤以及快乐。
爱以及恨。
很多事务都是共存的。

让我感觉到不管是怎样的爱,对你而言,都是如此的真实而且平凡。
不需要judge。不需要judge。
不管他是一夫两妻、同性恋爱情;你都包容。
用如此平常心把他呈现在舞台上。

在如此平常心之下呈现,我更能够感受到那些角色背后的挣扎。
也更能够引起我们台下观众的内心挣扎。

哪有主流的社会?
大家都有心事……
大家都有说不出的苦呀!

就这么轻易在你的剧里头流露了出来。
那“爱”里头,依然有一种酸酸的难过掺假着……



周宁大力地跪在地上,第一次祭拜去世多年的父母。
最叫我难过。
虽然我从来不在日常生活上,这么大幅度地表达自己内心深层的情感。
可是,那个共鸣点,已经超越了任何言语。


****


3。掌控


人类在不如意的时候,就是我们失去自主的时候。
我们的生命常在掌控以及失控之下,不断摇摆着。
如意的人生,就是意味着我们有能力预算它如何摇摆。

从这个剧场里头,我也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
或许说这个剧场三个小时半对我的展现之下,
不禁让我想到:“掌控”这个主题。

老赵的那一代人物,感觉上是被动荡时代摇摆的最厉害的一群。
掌控能力极少。可是却也不承认生命其实已经失控。(无法回家乡)
在摇摆的当下,不断积极做出生命步伐的调整。
让我想到,当我们的生命失控的时候,
我们还是极力想办法找出出路。
虽然它已经无法让我们回头掌控当初我们想要的。
可是,不断极力想办法活着,掌控程度将会逐渐回来;加强。

大牛的那一代人物,感觉上他们的世界观是不断开拓。不断扩展。
开始让我们感受到世界大同。世界愈来愈小。
感觉上,我们的自主力强了。掌控能力多了。
可是,生命的本质真的允许我们事事都能去掌控吗?

老赵剧终前对着小毛说的那一番话,
感觉上就像我的爸爸语重心长对我说话。
虽然我爸爸从来也没有这样做过。

老赵说:“人的一生遭遇;人怎么可能估算呀?”
How a man can predict the happening of life?

我想,我拿到了昨晚我要的意义了。
这一句话,我听在耳朵里。记在心里。
是呀。
人的一生遭遇,岂可凡夫俗子可以预测呀?

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做得更好。
我一直以为我和别人不同。
我拥有不同面向的talent。
我是优秀的。
不断自己在心里和其他老同学、同事们、老师们来做生命成绩的比较。
我喜欢完美的感觉。我人生追求完美。
“完美的人生”代表有意义、有掌控、有自主、有优越、有满足的感觉。

一路上,完美主义的作祟让我吃了许多苦头。也让付出了许多的代价。
思维甚至到了一种地步,
有掌控的生命 = 有自主的生命;
再延伸的想法,
有自主的生命 = 有尊严的生命。
(having control = autonomy = dignity)

我是这样整理我生命的思维的。

可是,就像老赵所说的:“人的一生遭遇;人怎么可能估算呀?”
我非常有共鸣。

生命一路上不预期的遭遇,让我感觉好累。好累。也好苦。好苦。
这样的累以及苦;让我不得不承认“完美这回事根本不存在。”
somemore,在生命里追求不存在的事务,我还得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最近,(这三五年)我学会了欣赏苦难。接受缺陷。包容以及尊敬我无法掌控的一切。
毕竟,:“人的一生遭遇;人怎么可能估算呀?”

到底是谁在估算?
不是神。
也不是大自然。
也不是业报。
或者这样说会有一点极端。请允许我。

我想,是时间。
时间的洪流在估算着我们。在看着我们。

可不是吗?
你在你的剧场上,让四五十年的光阴浓缩在三个小时半里头;上演着一切。
这样的浓缩,更看得出人与人之间连接的张力以及压力。
更看得出人和自己内心之间的交战以及接纳。
是时间在估算着我们。
是生命在展现着我们。

我们竟然是这么被动。
可是,失去掌控的生命并不代表我的生命就没有尊严了。

看了你这一出戏,
我想:
我最大的学习是“有掌控” = "有自主"可是并不等同于"有尊严"。

即使我对我的生命没有了掌控;没有了自主;
我的生命还是值得被尊敬的。

我这样说,你又懂多少呢?
没关系,
就像你去年在《如影随形》的剧后交流所说的:
“你从这一部戏拿到什么都取决于你从哪一个角度切入。”


****


4。爱


不管外在如何运作、时间如何催促;
生命的一些内在本质;它们是永久的而不退色。
虽然他们常以不同的 form 出现。
这里头除了尊严,也包括爱。

看你的剧,常能够感受剧中里头对爱的展现以及感染。
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有友情。

也发现你很喜欢从生死这个部分切入。
你近来的剧,很喜欢从这个部分切入。
可能和我的工作很相似。
我是一名从事临终关怀的医疗社工。
我也在自己的职场上,
感受到病人以及其家属面临生离死别的不舍以及关爱。
你看到的,也是我常看到的。

老赵当初只花了十块钱向小黄求了一副棺材给刚去世的岳母。
时间一刷,老赵的儿子:小毛长大了。
小毛去拜访年迈的小黄,同样的,恳求小黄做一副棺材给老赵。
小黄二话不说,站起来,用手搭着小毛的肩膀不断点头、不断点头。

这叫人感动。

我想说:“人类的一生成就,又岂可能用金钱(名利)去估算呢?”
当初的老赵,一生中,就是不断为别人着想。
付出的一切,每一个眷村的人都一一看在眼里。

小黄如果当初计较那区区的十块钱。
我想他损失的不是那些钱,而是一段如此深厚的友情。
可是,我们这个社会,又有谁还会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生命以及关系呢?
那些抓不回来的社会优良价值逐渐离我们远去,让我感觉对这个世界很害怕。

所以,我希望我不是如此观看你的戏而已,
而是希望也能够把你的一些讯息内化在自己心上。
用在我的生活上。

毕竟,人在世上,如果没有爱,怎么了得?



***


一口气。花了一个小时多。
写了这么多给你。

其实,也只是想说:“感谢您”
不管你看不看得到这一篇文章;
也真的只想对你说:“感谢您”

想告訴你:
这几年以来,(我在大学时候,也就是十多年前就看了《暗恋桃花源》。)
你的《暗恋桃花源》、《赖声川的创意学》、《宝岛一村》;
不斷在我影響著我的生命。
尤其是《赖声川的创意学》,不只看了七遍,而且还有你的签名!

感謝您。
一個透過戲劇影響我的生命的老師。
您很棒!



以量 祝福你
二○○九年二月八日星期日
上午9时51分


延伸文章:与赖声川老师的一分钟对话




***

[2009 新加坡華藝節]:赖声川导演的寶島一村




关于新加坡的华艺节,
赖声川导演已经来了这里连续五年和我们分享他的戏剧。
看过他的《暗戀桃花源》,《如影隨行》;
也在土豆里头看过他的《这一夜,women说相声》。

今晚,我们再一次和赖老师会面。
他和王伟忠共创的一处:《宝岛一村》。

此部剧给我最大的學習是:“人类的一生遭遇;人怎能可以估算呀?!”
How a man can predict the happening of life.

感動。
感動。
又哭又笑!


***


昨天凌晨两点,写完以上这几句话,我就无法再写下去了。
左脑一直无法运作,理智的思考一直无法酝酿。
心里头只是忙着沉淀下这一场剧之后的感动。

早上八点。我醒来。
我想说一些。我想再写多一些。

昨晚,在演员谢幕的那一刻,
我和Boon Ping、素筠还有无数的观众起立鼓掌答谢。

不断鼓掌的当儿,自己心里不断在想,
“这世上,试问还有那一个导演、那一群演员可以如此让我这个华人又哭又笑?”
我的心中,感动满满。

尤其看到眷村的第一代演员再次谢幕,我的眼泪就是不断流呀。
天。怎么我的眼线这么发达……?!

里头有太多的共鸣了……

赖导演在剧后交流说:
“这些都是一些小小简单的故事。我们把它呈现给大家。
我反而比较好奇大家看了之后,这一部戏对大家的意义是什么?”

我决定在这里写一封信给赖导演。
希望他在网络浏览的时候,看到这一封信。
我开始了……

写给赖声川老师的一封信。“宝岛一村”观后感。



=

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长出自己的内心智慧来……

辅导员朋友今晚给了我一则sms,说谢谢我的语重心长。
我重复看了一则上个礼拜给他的一封信。
觉得很有意思。

那是我学习辅导的方式。
也与你们分享。

***

朋友:

对于一个资深辅导员,
薪水比我又高很多的辅导员,
其实我的要求是很高的。

我一面阅读你去年九月份的group supervision报告,
我其实知道你是以point form来做思考。
重听卡带,然后把这些重要的point form写出来。
花你很多时间。我知道。
里头也是拥有学习。我知道。这是可以肯定的。

不过,对于你的成长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因为那都是我的东西。
也是你填鸭式的一种方式。
重点。重点。
内容。内容。

其实我想说,
你倒不如抓一两个你有兴趣的对话moment或者过程来评论、来解码。
那不是对你更有意义吗?

来和你自己争论。
为什么当初你不这么做?
为什么以量说了,你觉得有道理?
这是你从来没有想过?还是没有内化过?
是不是都是一直在蜻蜓点水,
别人说的时候,可是遇到同样的状况的时候,又回到原状?
然后,检视自己的内化又是什么?
以量说的哪一些,那只是他的看法,我自己的看法是什么?
自己和以量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我里头最深层的价值观又如何影响我的做法?
然后,我的实务印证又是什么?
我要如何说服以量我的做法也是可以达到那个阶段的?

不是一面接受。一面接受。
辅导世界里头,不需要一个跟随者。

我要讲的,我懂的,其实很多东西都讲完了。
我不懂的,我自己觉得说了也没有说服力。
你如何消化。如何内化。如何修改。如何体会。就要看你自己了。
而这个过程,你需要思考。你需要沉淀。你需要和自己争辩。你需要和过去的自己对话。

长出自己内心的智慧来。这才叫学习辅导。

你倘若没有这样的态度,你没办法让你的个案也长出内心的智慧来。
她/他也只是抓你所说的重点。
然后,她/他有没有内化?我们不知道。

从知识层面转动到体验层面,
这就叫做内化的过程。

和我学习辅导,是需要很高的自律。
如果你真的愿意学,你必须要翻搅许多自己内心事务。
内心价值的冲突。逃不了的。
不过,你会发觉你会因此长大起来。

辅导路上,有你们的陪伴,真的很棒!
祝福你。加油。
下午见。

以量。




=

Friday, February 6, 2009

年二十九:游子回乡

Happy CNY

如果你不是游子,你无法感受我们面对佳庆既爱又恨的心情。
从新加坡开车回老家的路途永远都如此遥远。
真的不单是一个“苦”字可以形容。

每年过年回家的时间到底会多久,
每一年的时间都不一。
就像玩21点一样,看你下一张牌的运气有多好。
(那里像我的God ma,三条7都可以拿到。)


今年游子回乡的故事是这样的。


***

一大清早,和忠义以及信义一同回家。
都说好了,我们要调整好心情。
要忍耐。


吃了Bedok North St 3 出名的肉搓面早餐。
出发了。


一到边境就开始塞车了。
一塞就塞了三个半小时。
这是!·%—*¥·#%·¥%*……
简直就是坏心情啦。
什么调整好心情。
真是的。

尿急到要死。
结果,没办法。
走去Woodlands的工厂区,借人家的洗手间撒尿。
还很有礼貌对那个印度Jaga说声:“Happy New Year, Uncle!”

然后,慢条斯理走回去车上。
交通还在塞住。
真是@#$&^*$#%^&*#@^%@^……
要骂长一点的imbuhan!

忍不住下车,把这样的惨状拍摄下来。


Happy CNY

Happy CNY

Anyway,还好,我们还是继续说话。
毕竟,有几个礼拜没有见到忠义。
可以说多一些有的没的东西。

当然我们也花了一些时间谈了下两本书的idea。
全部都是stuck在我这里。
没办法。
一月份的工作永远都是最忙的一个月份。
那里有闲情想其他的?


终于过关。
从柔佛州再继续北上。
停车。不知在哪一站,下来吃午餐。
已经是下午了。

匆匆吃,再匆匆上车。
又继续塞。

交通还是这样。

Happy CNY


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也就是说我们从早上七点开车,到下午三点,
依然还是如此塞塞塞!

这简直训练人类的脾气!
信义塞到不行,叹了一口气:“其实过年回家真的一件很虐待的事情!”
每一年,信义都说不要回家。
可是每一年都是选择回家。

这种要又不要的心情,我也有。
我其实也很想不要在过年时间回家。
可是,一想到所有家人都在老家等着你。
我们家,一个也不能少。
这种calling才虐待人心!

本来我们还想要到马六甲停下来,喝那碗全世界最可口的Chendol
可是,一想到,塞车跑进去,再塞车跑出来。
宁愿死算了!只好作罢!

跑到美罗(Bidor)的时候,
我想起了那一碗鸭腿面。
我对他们说:“走!我请你们吃全世界最好吃的鸭腿面!”

Happy CNY

看起来,没有这么美味。
如果你在场的话,你会看到我们三人狼吞虎咽。
连碗内底下的汤汁都不会放过。

信义说:“明年过年,我们再回来这里。”
当然没问题。
百勤,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啊?
这是你家乡咧!
你有福了。

继续行走在东西大道上。
竟然下起雨。
惟有在车内,拿着我的宝贝 Nikon D80继续拍摄。
没有一张可以看的。
倒是这样的雨滴,说明了外面在下雨。(废话!)

Happy CNY


再继续走下去。
我们已经麻木了。
似乎已经到达“虚空”的境界。

终于,在傍晚时分,夕阳给了我们一个嬉笑。
看到了我家乡的sign board了。
不过,还有30km 路途。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越靠近家乡,心情依然是二十年不变的。
就像当初在工大念书第一次回家的心情,是一样的。
好期待与家人持续共处。
好期待。


Happy CNY


天啊!
回到家。
天黑了。
晚上八点半。

也就是说我们塞车行走了十三个小时半。
才回到家。

所以我说:如果你不是游子,你无法感受我们面对佳节既爱又恨的心情。

我回来了!


躺在床上,我呼呼大睡了十二个小时。
我最喜欢家里的那张狗床。
我总是可以用冬眠的方式睡觉。

全世界,就只有这一张床能够给我这样的效果。
我在新加坡,每天总是在早上七点左右自然醒来。
怎样也睡不到冬眠的方式。
到现在都很不明白为何有此差别?!



***


要不是这些人,我这个游子回乡又有何意义?
我好爱你们!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Happy CNY


当然,你看到只是一部分的他们。
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我还会继续分享其他人、还有过年那些让人玩疯的乐事。


年二十九之后,
那些#%……*—……(·#¥%!·%我全部都一口气吞回去。
不然,百勤以及Si Ying又说我教坏学生了。
我本来就是一个坏孩子。
不要惊讶!






=

已亮最新的活动看板

身体健康是必要的,
心智成长是需要的,
灵性修养是重要的。



FAQ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問:這些照片是你拍攝的嗎?
答:每一張都是我拍攝的。不是我拍攝的,我會加上原址注明。

2。問:我可以轉載你的照片嗎?你的文章嗎?
答:可以。不過,請注明網址(http://www.yiliang-room.blogspot.com/)。倘若你要用來出版或者影印,請你留步。因為我會和你拿版權費。隨便拿別人的照片以及文章放在自己的blog上,又不加注明,我對此覺得不尊重当事人。

3。問:你有提供網上輔導嗎?
答:沒有。想知道你的地區有沒有輔導中心。你可以参考以下网站。
馬來西亞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請點選輔導機構通訊錄)
新加坡 http://www.ncss.org.sg/documents/vwoContactDetails.pdf

4。問:你能不能給我一些修讀輔導或者辅导工作的意見?
答:我無法給與你中肯的意見,因為我對修讀輔導已经不很了解。至于你想要如何修读,请直接联络counseling@fsi.com.my

有相关辅导老师为你解答。有关心理系的就业前景,请参阅http://www.fsi.com.my/?p=993

我不熟悉现在的教育背景。问我也没有用。 请直接联络我所给你的email直接讯问。

以量


5。問:你寫了多少本書?
答:七本。《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陪你到最后》、《善终》、《善生》及《再见,再看见》

6。問:你的書可以在那裡購買?
(A) 马来西亚的读者们(包括东马及西马)、及海外的读者们。

你都可以致电或 email 给以下相关机构或书局订购七本以量的作品。

已亮出版社 (巴生)
Tel: 012 - 324 0769
Fax: 03-3081 1330
Email: yiliangpublication@gmail.com


Step 1。请决定你要购买的书量及书名,书价如下。

书价 (不包括邮费,邮费请参考下列计算) :

《再见,再看见》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善生》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善终》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陪你到最后》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寻找光和爱》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已亮的天空》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8
《把爱带回家》 西马 RM 22 东马 RM 25
购买一套七本 西马 RM 150 东马 RM 170 (这包括邮费)

邮费 (西马):
1-2 本 RM 7
3-4 本 RM 9
5-9 本 RM12



Step 2. 请汇款至Public Bank
Yiliang Studio & Publication
账户号码 3178 434 011

Step 3. 汇款后请把汇款单电邮或传真给负责人,家安。清楚说明你要的书名、书量及书价。还有你的英文名字、电话号码以及地址。书本将会尽快透过 Poslaju 邮寄方式寄送给你。

Step 4. 你大约可以在五个工作天之内,收到你的书本。有时候顺利的话,你大约三天工作天之内,就可收到你的书本。



*****

(B) 新加坡的读者们

请致电 或 email 给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购买书籍。六本书的存货量充足。新加坡大众书局没有销售以量书籍。

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
Tel: 6748 7408
Email: info@nectarcare.sg
Address: 36 Lorong 24A Geylang Singapore 398570

书价(新加坡无法提供邮寄服务):

《善生》 $13
《善终》 $13
《陪你到最后》$7
《寻找光和爱》$7
《已亮的天空》$7
《把爱带回家》$10
购买一套六本


7。问:新加坡电台 1003 电台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8。问:大马电台 aiFM 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9。大马各地的辅导资源:

Agape Counselling Centre Malaysia (Johor Bahru)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
113-02, Jalan Rosmerah 2/16, Taman Johor Jaya, 811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 辅导热线: 07-3579195
Fax: 07-3579198
Email: friend@myjbagape.com
Website: http://www.myjbagape.com/

Kluang Buddhist Society PELITA Counselling Centre
居銮佛教会心灯咨询辅导中心
9A, Jalan Setia, 86000 Kluang, Johor.
Tel: 019-7797389

Persatuan Pengajian Agama Buddha Kulai
古来佛学会佛济教育辅导中心
心灯咨询辅导部
100, Jalan Kenanga 29/6, Bandar Indahpura, 81000 Kulai, Johor.
Tel: 07-6625400

The Befrienders (Johor Bahru)
防止自杀协会(新山)
P.O. Box 153, Taman Sri Tebrau, 80057 Johor Bahru, Johor.
热线: 07-3312300

新山佛光咨商室(佛光山新山禅净中心)
48, Jalan Sutera Merah 2,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07-2898972/ 3
Fax: 07-2898975
辅导热线: 07-2898956/ 07-2898957
Email: fgsjbmy@gmail.com
Website: http://www.fgsjb.org.my/


槟城州安宁关怀服务
HOSPICE CARE SERVICES IN PENANG

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 (PENANG BRANCH)
Rumah Hospice, 250A, Jalan Air Itam, 10460 Penang.
Tel : +6
04 – 228 4140 | Fax : +604 – 226 4676

Email : ncsmpg@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ncsmpenang.org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PURE LOTUS HOSPICE OF COMPASSION
73, Jalan Utama, 10460 Penang.
Tel : +604 - 229 5482 | Fax : +604 -229 5482
Email : lyanshih@gmail.com | Website : http://purelotushospice.org/

Services : In-patients care service for advanced cancer patients.

MOUNT MIRIAM HOSPITAL, PENANG

23, Jalan Bulan, Fettes Park, 11200 Tanjung Bungga, Penang.

Tel : +604 - 892 3999 | Fax : +604 – 890 1583
Email : enquiry@mountmiriam.com | Website : www.mountmiriam.com

Services : Out-patient, in-patient and home care.

CHARIS HOSPICE

15, Cangkat Minden, Jalan 12, 11700 Penang.

Tel : +604 – 658 7668 or +60111 -246 6757 | Fax : +604 – 658 7669
Email :
charishospice@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charishospice.com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and day-time activities for patients.

HOSPITAL PULAU PINANG

Wad Medikal Paliatif, Hospital Pulau Pinang, Jalan Perak, 11600 Penang.

Tel : +604 – 288 6230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Jalan Kulim, 14000 Bukit Mertajam, Sebarang Perai Tengah.

Tel : +604 – 579 7333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还有另外一个管道,你可以联络槟城檀香寺爱心线,
问一问他们有没有提供居家服务的义工。http://thanhsiang.org/ch/welfare/mitra/aixinxian

额外相关连结Additional Related Links:

慈怀病院资源表 Malaysian Hospice Council
www.malaysianhospicecouncil.org (please click into ‘members’ page)


马来西亚辅导与福利服务资源表 Counselling and Welfare Support Services in Malaysia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1_Counselling%20Centre.pdf

孝恩辅导与谘商 Xiao En Counselling and Support Services
www.xiao-en.com (Careline: 1800-888-333)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 Life Line Association Malaysia

www.lifeline.org.my



柔佛新山地区
方舟休养中心
Persatuan Hospice ARK
No. 2, Jalan Sutera Merah 3,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Fax: 07-556 0878
Email: hospice_ark@hotmail.com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Johor Bahru
44 Jalan Tun Abdul Razak
Susur 1
80000 Johor Bahru
07-2229188
website: http//www.pcajb.com
Dr Angamuthu (President)
Mr Lee Soo Tong (Hon.Secretary)
Ms Nancy Yee (Administrator)




below are three senior counsellors that i will recommend in Singapore.

(a) Care Corner (Mandarin) counselling Centre
郭丽芳 资深辅导员 (精通华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http://www.carecorner.org.sg/cccc.htm
+65-63531180
Blk 62B Lorong 4 Toa Payoh
#02-143 Singapore 312062

(b) Counselling and Care Centre
Ms Ruth Chua (Senior Therapist) (精通双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english and mandarin)
+65-65366366
http://www.counsel.org.sg/
Blk 536 Upper Cross Street
#05-241 Hong Lim Complex
Singapore 050536

3. Shan You Counselling Centre
Ms Jane Wong, 黄秋媚 (Senior Counsellor) (精通双语)
(for Buddhist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and English.)
+65-6741 9293
http://www.shanyou.org.sg
Block 5 Upper Boon Keng Road #02-15
Singapore 380005
(at Multi-storey Car Park, Level 2)
Nearest MRT Station: Kallang

Hope it helps.
以上三位都会收费。打电话给辅导中心,他们的员工会替他们安排辅导档期。
至于收费多少,请致电询问。


10。

谢谢你告诉我目前面对的两难。
抱歉。我无暇在线上提供任何的支持。
目前共有 1000 多封 email 无法回应。
我建议你要继续寻找成长的道路。

第一。请多阅读。那些我在书后推荐的延伸阅读书籍。
第二。如果你愿意的话,改次我在哪里有带工作坊的时候,希望你能过来参加。所有活动的更新都会放在 FB 里。
第三。找能信任的亲友倾诉是很能疗愈的事。如果这方面欠缺的话,我希望你不妨考虑以下资料:


我和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提出一个支持大家解决方式,
而得到他们的同意。生命线有一群资深协谈义工非常乐意协助大家。而目前已经有许多读者们开始和这些义工们开始商谈他们的两难。

你的任何心事想要倾诉,不妨考虑以下生命线所提供免费的支持方式:

(1)email 谘商 counselling@lifeline.org.my

(2)热线辅导专线:+603- 4265 7995 服务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 7.00pm-10.00pm 星期六 2.00 pm - 5.00 p.m.

(3)面谈辅导服务。辅导面谈预约电话:+603-4266 6195

想要多了解生命线协会,请浏览:http://www.lifeline.org.my/
生命线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Life-Line-Association-Malaysia/160111523630?ref=stream

感谢你。祝福你。望你谅解。

以量


11。

马来西亚董总出版社。cbmember@djz.edu.my
或者打電話給董總(+603-8736 2337 分线213/214/250)
请他们直接邮寄给你。

四本书: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这本是教总出版,不过董总依然可以帮忙售卖)。陪你到最后。

请看以下的网络介绍。
《把爱带回家》http://web.jiaozong.org.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54&Itemid=143
《陪你到最后》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3943.html
《已亮的天空》http://www.got1shop.com/goods.php?id=53674
《寻找光和爱》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7739.html


12。安宁疗护的资料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let me answer these one by one.

1. I thought you mentioned about gaggle propolis for cancer patient who has painful throat. Did I recall correctly?
No. Gaggle propolis liquid is for those patients who has wounds in mouth. not for managing the pain of the throat, but is for the mouth and the lips. especial the dryness and wounded parts. Please refer to the hospice doctor to manage the pain.

2. How much propolis to be used for gaggling purpose?
It depends. you can follow the instruction when you purchase propolis liquid.

3. can the person swallow it after gaggling?
follow the instruction of the product. normally, it is healthy enough. because 至於蜂膠可強化細胞膜,防止細菌入侵,增強抵抗力,含高量類黃酮可消除自由基與抗氧化作用,並具抗細菌、抗病毒效能。蜂膠具有顯著的殺菌、抑菌及抗炎活性,能有效殺死75種細菌,包括上呼吸道感染、預防肺炎、尿道感染等,蜂膠已發現對許多DNA與RNA型病毒均具抑制活性,包括流行性感冒A與B型病毒、水泡性口腔炎病毒、單純庖疹病毒、冠狀病毒、輪狀病毒和腺病毒等。BUT, before you purchase, please consult the nurses first. because i didn't see the patients directly, i am NOT supposed to give any instruc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nurse's or doctor's advices.

4. Do you know of any type of food to take when the time is closer?
Please check with the doctors, or the nurses. normally, please avoid those foods which are rich in fibre so to avoid constipation. Don't give so much food for the dying patients.
Reading material that helps you and your families: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00654?tid=8

5. Do you know which hospice the family can approach for help?
Firstly, please check with the oncologist whether the patient can be reffered to hospices. then, the oncologist will help to fill up referral form on behalf of the patient to the preferred hospice. They know what to do in the hospital, you don't need to give special instruction, once you request it. Patients can choose to have either home-care hospice service or inpatient hospice. below are the webpage link for all hospices in Singapore. Please inform your prefered hospice to the oncologist.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Please click one by one to browse all the details.


6. do you know of any helpful company that offers affordable funeral service?
more or less the same. unlike Malaysia, there is big gap for the services. They all are almost sharing the similar costs and offers.
here you go the webpage link for your further info. You MUST check all these to know all the action when patient is dying in Singapore.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when.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rrange.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fd.htm


I could recall what i shared with you all in the training session, Hospices in Malaysia are far behind the system in Singapore. All the info are so well-written in Singapore. There is a large room for improvement in Malaysia. Let's make it better.

regards

Yee Leong

任何有兴趣想要多了解無語良師計劃(馬來西亞)的读者们,不妨浏览此网页。
www.silentmentor.org


13。

若您想了解安宁机构在巴生谷地区,请游览以下网页或拨电询问更多详情。

1) HOSPIS MALAYSIA
2, Jalan 4/96, Off Jalan Sekuci, Taman Sri Bahtera, Jalan Cheras, 56100 KL.
Tel: +603 – 9133 3936
Fax: +603 – 9133 3941
Email: info@hospismalaysia.org
Website: http://www.hospismalaysia.org/

2) KASIH HOSPICE CARE SOCIETY
7, Jalan 14/29, Section 14, 4610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60 7424
Fax: +603 – 7956 6442
Email: admin@kasih-hospice.org
Website: http://www.kasihfoundation.org/

3) HOSPICE KLANG
82, Jalan Sri Sarawak 4, Taman Sri Andalas, 41200 Klang, SEL.
Tel: +603 – 3324 2125 / 3324 4740
Fax: +603 – 3324 3125
Email : hpsklang@gmail.com
Website: http://www.hospiceklang.org/

4) ASSUNTA PALLIATIVE CARE CENTRE (AsPaCC)
83, Jalan Templer, 4699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31 7298
Fax: +603 – 7954 3389
Email: aspacc.assuntahospital@gmail.com
Website: www.assunta.com.my

除了上述的四间安宁疗护中心以外,以下附上其余两家安宁疗护医院的联络资料供您参考。

I) PALLIATIVE CARE UNIT, HOSPITAL SELAYANG
Lebuhraya Selayang-Kepong, 68100 Batu Caves, SEL.
Tel: +603 – 6120 7564 / 6120 3233

II) PALLIATIVE WARD, UNIVERSITY OF MALAYA MEDICAL CENTRE (UMMC)
Pusat Perubatan Universiti Malaya, Lembah Pantai, 59100 KL.
Tel: +603 – 7949 7611 / 7949 4422


在SRI KEMBANGAN SOUTH CITY PLAZA 内有一NGO
专给单亲家庭协助-定期发放物资。
只要有离婚证书或警局报案报告(先生离家/失踪)就可申请。
容易获得,不像JKM福利金最快也要等半年。
你google search : Multi Mutual Charity Association


性侵犯案件支持(新加坡)

What after-care services are available to the victim?

AWARE’s SABS Helpline
6779-0282 (10 am to 3 pm, Mondays to Fridays)
1800-7745935 (3 pm to 930 pm, Mondays to Fridays)
sabs@aware.org.sg

Care Corner Helpline (For Mandarin speakers)
1800 3535 800

Samaritans of Singapore (Suicidal tendencies)
1800 221 4444

ComCare Helpline (Family Service Centres)
1800 222 0000
- See more at: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sthash.KlA6celv.dpuf

Please call any of them to seek for further assistance.

meanwhile, please browse the below webpages as well.
http://www.aware.org.sg/rape/
http://www.aware.org.sg/2011/11/official-launch-of-sexual-assault-befrienders-service-sabs/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你好。

事务过于繁忙,无暇一一回应。
请参考以下给予的资料。
希望你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部落格:http://yiliang-room.blogspot.sg/

面子书:孝恩辅导

或者请阅读善终这本书。

请搜寻 google 乳癌 support group,或许你会找到一些有相关知识的团体,给你协助。

祝福你及你的母亲。

以量 望谅解。


我目前没有收个人的实习生。如果你想要成为孝恩团队的实习生,请你写电邮给我的团队伙伴之一,傅玉环辅导员: counselling@xiao-en.com.my

你需要先在电邮里做个简单的介绍及你对团队实习的要求。你们俩先沟通及彼此了解。如果双方的期待吻合,我们会再要求面试。你需要通过实习面试,才能真正开始实习工作。

我不会督导你。是我们团队伙伴督导你。

谢谢询问。 祝福你。

以量 谢谢你。祝福你。


謝謝大家。祝福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