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 2009

我願意放下虧欠與內疚

影子 -  市立美術館

禮拜五晚上,
我站在團體中央拿著一張白紙,
面對著大約三十位參與者。
在白紙上,我寫著:“我願意放下我對爸爸不孝的虧欠與內疚。”

這樣的夜晚,我不緊張,也不緩慢。
我清一清喉嚨,
打開紙張對著每一個學員面前說:
“我願意放下我對爸爸不孝的虧欠與內疚。”
然後,我撕碎那張白紙。把碎紙丟在籃子裡。
坐回我的原位。

是的。我正在面對生命其中一個很大的功課。
我知道它還未結束。
其實,它只是在這個時候開始而已,
我開始願意放下多年來那五味雜陳的感受。


***


這一週,我上了三天的安寧課程。
誇張來說,那是過了一趟又一趟的過山車。
跑了一趟又一趟的情緒馬拉松。
我對老師:“我不知道原來我還要高空彈跳。”

這是一個專為台灣各地社工們開辦的
《98年度安寧療護社會心理專業人員課程:專業基礎課程》。
這一週是第一階段;為期三天。
下個禮拜將會是第二階段;為期四天。
第一階段,
主辦單位(台灣安寧照顧協會)為我們設計活動的是:
《面對自己的悲傷史》。
我非常感謝六位老師們用心的安排,
讓我重新整理自己的悲傷史。
畢竟要去幫助別人走過悲傷,
我也真的必須要走過自己的悲傷。

我最喜歡也最害怕第二天的過程。
那種可怕等同於把自己赤裸裸地揭開站在大家面前一樣可怕。
基本上,大家都很靦腆。可能也很害怕。
社工們都不多話。
而我也管不了這麼多。
該說的我就說。我知道我要繼續成長。

第一天,老師們(開敏老師以及玉仕老師)準備我們面對自己的悲傷史。
暖身的部份做得很足夠,之後吩咐我們寫出自己的悲傷史。
我再次為悲傷史回顧一番。

基本來說,這三天我們都在探討自己的悲傷史。
先讓我說一說如何完整的寫出自己的悲傷史。

這三天,我們是以漸進的方式完成整個悲傷史的藍圖。
先在紙張上畫一條線。代表生命線。
在這條線點出我們的失落經驗。

每一個點上都寫出:
1。我當時的歲數
2。失落事情
3。失落的是(具體地/抽象地說明我失去了甚麼?那些是主要的以及次要的?)

4。當時的情緒以及感受
5。為當時所帶來的衝擊打分(0-10)
6。為現在所帶來的衝擊打分(0-10)
7。對我當時重大的影響(包括生理、認知以及想法(對自己、他人、生命)、關係、行為)

8。環境以及內在當時的助力(有助於調適的)
9。內外當時的阻力(無助於調適的)

最後,肯定該失落事件對我的意義
10。如今回顧,我在該事件中的學習:
11。對自己的欣賞,我想對過去的自己以及現在的自己說的一句話是:

總共花上四個環節完成悲傷史活動。
我開始要分享我自己的悲傷史了。


***


在我的生命線上,我點出8個點。

10歲,爸爸逃家。
13歲,爸爸去世。
16歲,媽媽患癌。
18歲,媽媽去世。
23歲,畢業兼失戀。
27歲,得不到一段我很重視的戀情。
28歲,車禍。
33歲,健康亮紅燈,消瘦足足20公斤。停薪留職。


看著那張白紙。
雖然寫的如此簡單,
可是這些失落,在我心靈上;它們都是很有重量的。

老師說:
“從裡頭挑出三個失落事件。選擇在三人小團體裡頭分享。”

我和另外兩位夥伴開始分享我們的失落。
我挑了10歲,18歲,以及27歲發生的事情。
我覺得這三個點是我想要去看一看的。

說呀說,第一天第一會合,我覺得還沒有甚麼。
做了一個冥想,和過去的自己對話。
我覺得還沒有甚麼。和悲傷做了一些自由聯想。

第二天第二會合,開始加多一些資料下去。就越走越深了。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在分享的時候,
說到爸爸去世的樣子。
我真的隨著自己說話的那個flow走。
因為,我信任自己不會傷害自己。
我也相信我的夥伴們以及老師們不會傷害我。

我說了我心裡很深層的祕密。

那是我在《已亮的天空》書本裡都只是稍微提起而且連忙帶過的事件。
沒想到,這一次我在實習期間,我竟然準備好要去面對。
每一次我在講座裡,訪談裡,都會說。
可是不敢說的太詳細。
因為每一次說起這一件事,我都會很難過。
而且還是難過的很厲害的那種。

所以不要說用文字來紀錄,根本就不敢書寫那個過程。
畢竟,裡頭的眼淚還有很多。
虧欠、自責、不孝的念頭;還有很多。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說出來了。
連在大團體我也說出來了。

我對著大團體說:
“本來這件事情不是我勾選的三個失落事情。
可是,和夥伴對話的過程促使我覺得我有必要走進去看一看。
所以我說出來給我兩位夥伴聽了。”

大家都安靜地聽我述說。

我說:“我和爸爸的關係不好。
他嗜賭如命,欠下一大筆債款;離家出走。
我憎恨他如此狠心就這樣不管我們死活就離開家鄉。
我們三代同堂的家人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爭吵的生活。
那時候,我十歲。
他在我13歲的時候,回來了。
可是我不願意照顧生病的他。
而且也沒有人告訴我他只剩下兩三個月壽命。
所以我報仇。我反對他回來。
媽媽把我打到腳部流血,說我不孝!
我就是堅持不要照顧他。”

其實這都不是祕密。
祕密在於⋯⋯

我繼續說:“他去世的那一天,我哭的不行。
因為媽媽還年輕,習俗上無法送爸爸最後一程。
結果,由我們這兩個看起來不大也不小的兒女送爸爸最後一程。
一個13歲。另一個14歲。
當道教法師在當天出殯早上,吩咐我們兩個:
“我們要啓程了,來看一看你爸爸最後一面。”
姐姐走在我的前頭,他看了之後,轉身落跑說:“為甚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我走前棺木去,我看到⋯⋯”

我歎氣。說不下去。
不過,我知道我要主動處理我的悲傷。
我準備好了。
我調整身體繼續說:
“我看到我的爸爸七孔流血。眼睛流血,鼻子流血,嘴巴流血。整個樣子都是腫脹起來的。”

那個時候說,包括現在這個時候寫的這一刻,
我還是沒有辦法忘記我站在爸爸的棺木面前所看到的那一幕。

那一張遺容是很嚇人的。
那一張遺容絕對是讓人很難過的。
這麼多年來,
我一直都在逃避這一幕情景。
我一直都在壓抑這一幕情景。
現在寫的時候,我的胃還是有點絞痛。

這一幕情景不斷地纏著我。
讓我覺得很後悔、很內疚、很懊惱。很自責。
我幹嘛在那個時候做出這麼多大逆不道的行為呀?!
我幹嘛這麼不孝讓爸爸不得善終呀?!
我常常把這個畫面埋藏的很好。
而且我也收藏得很好。

我不明白那個時候的我是用一種怎樣的思維,
竟然把這個畫面詮釋為:
“那是我的錯。我是一個不孝子。我真是一個不孝子。
我需要為爸爸的七孔流血負責。”

這種非理性想法,在一個13歲男孩心靈裡,啓動了⋯⋯
時間久了,它已經根深蒂固。
怎麼甩也甩不開。

現在寫的時候,還在歎氣。
裡頭有很多自責。內疚。抱歉。虧欠。
爸爸,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我對大團體說:“說到這裡,我還是很難過的。”

我把這一段話說到這裡,我在團體裡頭停止說下去了。
老師接話。說了一段有關於他自己和母親的關係。
自責以及虧欠的過程,那個心路歷程,
在他的嘴裡說出來,每一句都好像是我自己正在經歷。

鼻子一酸。我流下了熱燙的眼淚。
我安靜地在聽老師的心路歷程分享,
安靜地在抹掉那些流下來的眼淚。
老師說完了。
我們兩個人都安靜地看著彼此。
我的眼淚依然沒有停止。
團體夥伴們也很願意給我們這樣安靜的空間。

開敏老師問我:“以量,這些眼淚是⋯⋯?”

我對兩位老師們說:“剛才老師分享他自己那段很隱密的故事,
他把我心裡所有的話都說出來了。
我很感動。也很傷心。我很傷心。”

我繼續說:
“我也和老師一樣。這一生中,我告訴自己怎樣都不要像爸爸一樣。
爸爸的不負責任,爸爸的慵懶,爸爸的逃避;我全部都不要。
我用我一生的力量活出另一個不一樣的馮以量。
可是,當我越來越是一個男人的時候,
我發現我正在面對他以前面對的內在經驗。
故事不一樣,可是內在經驗是一模一樣的。”

我繼續說:
“我曾經在探索我和爸爸的經歷,我想起了一個回憶。
那就是小時候,我爸爸摸著我的頭髮。我假裝睡著。
他對我說:“仔,你大過左,不要像爸爸這樣沒有用。”
我沒有想到原來我這麼聽我爸爸這一句話。
我長大之後,一直都在做一個有用的人。
而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很有用的人。”
我對自己笑了。嬉笑我自己。

我還說:
“我明白我的內疚以及自責都是來自於頭腦的非理性思維。
可是我就是一直沒有辦法放掉這個想法。
我頭腦都知道,可是我這裡沒辦法放下。”我拍打我的心臟。

開敏老師再問:“為甚麼還不放下呢?”

我對兩位老師說:“如果我連這個都放下的話,那麼我們父子關係裡頭甚麼都沒有了。”

真的,如果我連我對爸爸所作出的叛逆行爲而產生的自責都放下的話,
那麼我們之間甚麼都沒有了。
我們父子之間的關懷少得可憐。
我們父子之間的對談也少得可憐。
更不要說甚麼甜蜜時光以及回憶。
那簡直是海底撈針。
當時的我連稱呼他一聲“爸”我都不願意。
我還能夠奢求我們之間能存留甚麼?

那些恨,希望得到寬恕。
那些自責,希望得到放下。
這幾年,我寬恕了我的爸爸。
反而我沒有辦法放下那些自責。
沒有辦法寬恕自己當初的行為。

老師聽得明白,不斷點頭。
老師們也沒有強迫我一定要放下。
因為,他們清楚知道當每一個人走在哀傷的道路,
都自有自己的步伐以及速度。

我感謝老師們的包容。
如果我是帶領員的話,
我也會如此做。
畢竟,要我說出我老爸去世那個時候的遺容,
真的需要鼓起莫大的勇氣。
當天,我踏出了那一步。


***


第二天。下午。
我們的悲傷史差不多走到7788。
我們大團隊分成兩組。每一組大約有12個人。
老師們希望我們能夠為“一個人”寫一封信。
“那個人”由我們自己去決定。
我坐在小房間裡,決定再次寫一封信給我爸爸。



內容是這樣的:

“爸爸:

在1985年4月中的一個禮拜天,
您躺在棺木裡。
道教師父吩咐我和姐姐看您最後一面。
我聽到前面姐姐的哭聲,
我隨後走前看您的遺容。
那是一張七孔流血的臉,
眼睛無法蓋下。
我感到好自責、好內疚、也好難過。

當我在你患病的時候,做了如此多對不起你的反叛行為,
你沒有罵我,更沒有說我。
我只記得你看著我,歎了一口氣。
我覺得我不對。
這是我的錯。
看到你那一張7孔流血的臉孔,
我更覺得當初一切的攻擊,很不應該。
很不應該。

爸爸,對不起。

如果我們父子關係能夠一切重來,
我會希望你能聽到我稱呼你一聲爸爸。
我也希望你能接受我給你的照顧直到你離開人間。

爸爸,如今,
我要告訴你:我活的很好。
當初你與媽媽去世的遭遇,讓我被迫長大起來。

我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寬恕。
而同時我已經寬恕你當初的所作所為。
畢竟,寬恕自己與別人能為我自己帶來心靈上的平靜。

最後,我想告訴您:
不管怎樣,我是尊敬你的。同時也是愛你的。
希望我也能從您那得到同等的尊敬與愛。

祝福您。安息。


以量
2009/06/19 2:52 p.m.”



******


我們大家都花了大約十多分鐘去寫各自的信。
當時的我,其實沒有像在大團體分享時如此難過。
內心只有淡淡的憂愁。
當時,我以為老師只要我們分享這一封的內容。
沒想到,他要我們分成二人或三人小組把這封信給唸出來。

我和一位男生配成一組。
我對他說:“就讓我先念吧!”

拿著那一封信,我依然還是歎氣。
冥想爸爸坐在我的正前方。
這位男學員做我的見證人。

我拿著那封信,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
好辛苦。好難過。
我念到:“爸爸,對不起。”

我自己哽咽了。
無法念下去。
不斷地在那兒重複地述說:
“爸爸,對不起。爸爸,對不起。爸爸,對不起。”

我脫下我的眼鏡,不斷抹掉無法再止住的眼淚。

老師走前來,在我的身旁蹲下來:“以量還可以繼續嗎?”
我對老師又嘆一口氣:“很難。很難。很難。”
老師復述地說:“嗯。很難。這一點都不容易。我們還可以繼續嗎?重頭唸出來,好嗎?”

我再次歎氣。
重新拿著那封信,我開始又再一次地唸出這一封信。

時空感,他變了。
我感覺這個時空只剩下我和我爸爸。
還有我雙手裡拿著的那一封信。

我一面掉淚,
一面在爸爸面前念出那些我多年以來不曾和他說出的自責以及虧欠。

直到我唸到最後一段:

“最後,我想告訴您:
不管怎樣,我是尊敬你的。同時也是愛你的。
希望我也能從您那得到同等的尊敬與愛。

祝福您。安息。


以量
2009/06/19 2:52 p.m.”

我把日期以及時間都唸出來之後,
我看到我的夥伴不斷點頭。
那個點頭动作,讓我的視線回到現場。
爸爸消失了。

我察覺到自己當下有兩個面。
有一面,爸爸消失的那一刹那,我不斷地哭。不斷地哭。
連鼻涕都流出來了。
到最後,我用雙手把自己的臉頰蓋住。
我想,我的雙手可能是下意識地遮蓋我的羞恥。
我在那雙手蓋住的背後,不斷地抽哭。

另一面,我發現我自己有冷靜的一面看著哭泣的自己。
我很心疼這樣的自己。
我看到自己正在哭泣,我心裡同時也對自己說:
“過去了。過去了。以量,一切都過去了。
放下吧。放下吧。
爸爸不會怪我的。
爸爸不會怪我的。”

一個激動的內在小孩,同時也存在著一個慈愛的內在老人;
我看到我自己的內心是這樣互動的。

我抽哭的時候,老師再次走過來:“以量,還可以繼續嗎?”
我誤會了老師的意思,我以為我自己花的時間太多了。
應該要輪到下一位夥伴。
所以,我趕緊整理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回到現場的運作狀況。

可是,心裡是很澎湃的。
如果有更多的時間允許;(其實老師希望我繼續痛哭一場);
我真的希望能在當下大哭一場。

寫到這裡,那個情緒也走了。
雖然很難過,不過,那個情緒彷彿減低了許多。
因為當天的高壓情緒的確放出來了許多。

畢竟,沒有人指定說悲傷的情緒一定要大哭一場才算是經歷悲傷。
像這一件失落事件上,我一生在用的都是漸進的處理方式。
慢慢地放它一點點。一點點。

坦白說,我寫到這裡,心裡沒有引起任何激動的情緒。
心裡很平靜。很平靜。


***

冥想,緩和之後,我們開始角色扮演。
這一次老師要我們要扮演對方,用對方的角色回一封信給自己。

老師要我們很快地不要用想的方式寫。
我寫出這樣的信件。


“仔:

爸爸不是不愛你。
爸爸一直以來都擁有好多煩惱不懂得處理。
當我聽到你讀出的信,哭的這麼厲害。
爸爸好心痛。好心痛。
你這樣的自責。
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不是有心的。
就像是故意的,
爸爸願意原諒你。

如果我能夠再見到你,
我會好好做一個照顧你的爸爸。
做一個盡責的爸爸。不令人失望。

此時此刻,我要告訴你我看到長大後的你,
我好光榮有一個這樣的兒子。
我很驕傲。

對不起,爸爸愛你。

爸爸
2009/06/19
4:25 p.m.”



寫到這裡,我覺得爸爸是愛我的。
就算是我故意的,他也願意原諒我。
他不是不愛我,而是他不知道如何愛我。
他自己心裡沒有體會溫暖的經歷,
他怎麼可以給我。他無法給我。
他自己也早年喪父,是大兒子的他,要面對扛起家裡的一切經濟問題。
他無法辦到。
他沒有這份能力,
因此他只能透過賭博來逃避他生活上面對的壓力。

他面對生活上的重擔,壓力,以及喪父的痛哭;
他更加沒有辦法承受這麼多事情。
他的痛,我是非常了解的。

因爲,他的痛竟然衍生在我生命裡。
而如今我很樂意背著我們這份家族的痛,
花上我一輩子的力量去轉化。
我清楚知道我擁有轉化的力量。

爸爸,你看到嗎?
我一直都很想做一個和你不一樣的男人。
其實,我現在才發現:我正在延續著你的生命。
繼續你的生命腳本而活下去。
我很努力正在改寫你的生命腳本,還有我的生命腳本。

爸爸,你看到嗎?
我很努力。我也知道我一定能夠做到。
實質上,我已經正在走著轉化的道路上。

爸爸,謝謝你。
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讓我看到那複雜的情緒背後其實還有更深層的議題沒有辦法完成。
如今,終於看清楚我在為你的痛而活著去轉化。
彷彿我的生命意義多了一份詮釋。

祝福你爸爸。
我愛你。真的真的很愛你。


***


禮拜五晚上,
我站在團體中央拿著一張白紙,
面對著大約三十位參與者。
在白紙上,我寫著:“我願意放下我對爸爸不孝的虧欠與內疚。”

這樣的夜晚,我不緊張,也不緩慢。
我清一清喉嚨,
打開紙張對著每一個學員面前說:
“我願意放下我對爸爸不孝的虧欠與內疚。”
然後,我撕碎那張白紙。把碎紙丟在籃子裡。
坐回我的原位。

是的。我正在面對生命其中一個很大的功課。
我知道它還未結束。
其實,它只是在這個時候開始而已,
我開始願意放下多年來那五味雜陳的感受。
至少我開始願意放下心中的虧欠與内疚。

去吧,以量,繼續轉化爸爸當初他的生命所帶來的痛。
繼續看出那裡頭還有很多很多的希望、愛以及光亮。
祝福你,以量!




完成于淡水紅樹林海悅
二〇〇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五




13 comments:

Grace said...

以量;
我是從朋友的網誌發現到你的blog,我也快看完你的所有文章了,很感謝你的分享,相信有很多人會因你的文章得到幫助,.祝福你!

Grace said...

以量:
我是從朋友的網誌中發現你的blog,我也快看完你的所有文章了,很感謝你的分享,相信有很多人可以從你的文章得到幫助..祝福你,

Anonymous said...

以量。我是屏着呼吸看完这篇。没有想到篇幅会是如此的长。没有想到我没有间断地看完。我的感受是太难受了。我被冲击了。我的“症状”也开始要发作了。请放心,我最近“走”得很好。我会照顾好自己的。stella

Anonymous said...

一个不孝子竟为自己的不孝自责了那么多年。
好一个不孝子。

不孝子,是时候放下啦!

淑雯 said...

.








以量,祝福你。

Anonymous said...

感谢你坦然的分享, 从中我得到了鼓励去面对我的父亲.

自2002年婚姻出现危机,2007年尾我决定离婚(还没办理),到现在,我还是选择维护丈夫,尊重我们的婚姻,我从不抱怨丈夫或交代我们的事,也不允许他们责备他.因为维系一段婚姻是两人的责任

我深知丈夫的离开,父亲的心因疼惜我而碎了,多次看到他为我的痛而流泪.

父亲对我的疼惜让我感觉到内疚,自责,抱歉…我为怎么这么没用,让他那么的担心和难过, 为怎么我还是没有能力好好的照顾他, 虽然我清楚的知道 “我没用” 是非理性的. 我想也有生气自己怎么会如此残忍的不让父亲参与我一同面对我的婚姻.
(我想,是要让自己有更宽广的成长天空和好好的与“我” 在一起,那时的我需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让“我”疗伤)

现在这自责的心让我没能力去面对他.所以我很少回家探望他.

感谢你的分享, 鼓励了我要勇敢面对他,去珍惜他.

曾经在辅导室里,(那是2008年十一月,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主动对家人交代我对我的婚姻的决定) 父亲说只要是我的愿意, 他都会给认同.

若现在父亲看到这编文字, 他会对我说

“宝贝, 我很疼你, 你要快乐, 爸爸担心是必然的,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 我爱你”

再一次感谢你的分享, 感谢你鼓励了我的心,我要好好珍惜, 拥有现在.

这是我想与你分享的.

婉平

Moon 小满 said...

花了很长的时间看完这一篇,情绪也跟着有些起伏,或许是勾起一些与爸爸连结的回忆吧。 感谢你的文章让我与自己接触,感受我现在的感受,以量加油!

bueno said...

其实,我一直在学习着如何去接受自己,完完全全的去接受自己。但是,在很多时候,自己是很清楚的,我还没有做到;我还不能做到。我,还需要一些时间、一些空间。

好想很快地从这恶性的漩涡--跳出来。心里头却明白,自己潜意识的,要个“全新”的自己。说穿了,自己还无法成熟的去面对、接受自己。

怎么办呢?去接受现在的我,还不能完全接受自己。容许自己需要一些时间、空间。也惦记自己在自己悲伤的时候,珍惜自己与身边的人。加油喔!

以量 said...

Grace,欢迎你来这里。你的祝福,我收到了。谢谢你。也祝福你。

Stella,哈哈。我永远都不会担心任何人。因为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愈的能力。也有自顾的能力。只是看我们愿不原意而已。因为逃避是最容易的,面对是最难的。加油拉。

Anonymous,我真的不需要你可怜我。你可能不曾经历,因此你不知道那有多么难放下。或许你曾经历,也已经放下。不过,我也不需要你以过来人的语气来看待我。我是愿意放下的,放心。以后路过就请注明自己的名字吧。还是要谢谢你的留言。祝福你。

淑雯:我也祝福你。


婉平:深深地感谢你如此无私地与我分享你心中那一块黑暗地方。祝福你。珍惜一切你所拥有的。加油!

小满:你的感谢,我都收到了。谢谢你。也祝福你。你加油!

Bueno:谢谢你的分享。祝福你。你也加油!

Loong Jia Yi said...

以量老师:
看完这个文章后,我也跟着哭了。我爸他虽然能现在还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我不知道要如何跟他沟通。自从他出去国外做工,过了好多年才回来后,我们之间的话题就少了很多。我家里没有一个人跟他的关系是好的。我跟他的关系算是最好了。不过,他回来时,我也不肯叫他一声“爸”。不是我不肯,只是我不知道要如何说出口。我很想开口叫他一声“爸”,我想让他知道其实我真的是爱他的,不过我办不到。小时候我跟我爸每晚都会在他的房间里玩,我骑在他背后,他就摇摆着他的身子,好怀念。我不知道如何再跟他沟通了,真的很想让他知道,就算他做出了那种事,我还是会原谅他的,因为不管怎样,他始终都是我爸!

以量 said...

嘉仪:

给自己机会慢慢长大。
别放弃自己。
谢谢你的回应以及分享。
是的。那些不爱你的人不是他们不爱你。
只是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去爱自己,
他们都没有爱,怎么能够去爱你呢?
所以我们要先好好爱自己。

以量祝福你

Jeffon风 said...

这是我第一次登上冯以量的部落格。
其实在久以前好像曾经在某刊物认识你,《中学生》吧。

直到几个月前我读了星洲副刊对你作的资料搜集,我很激动。
里面说着你和一位青少年的故事。两人无独有偶都是丧父的孤儿。
因为在开导这位小孩,才让你打开封锁在心中许久的伤痛。
足足十三年之久。

之所以触动我,因为我也是这样走过来,小学时爸爸一样走了。
在别人眼中我努力积极生活,虽然没有了父亲,但是我还是要让别人觉得我同样健康地长大。
也许内心里深怕妈妈难过,承着师长对我的期望,作为家中唯一儿子,作为哥哥,我要身为榜样,看过类似的案件,通常在如此经历长大的孩子都特别早熟、懂事。
要快快长大。

可是,当站的越高,跌得越痛。
九年后中学毕业,我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思念早已加深。
甚至是遗憾。
尽管那年代已经越来越远,可是想念不曾稀释。

所以读着你那份分享时,我的泪不由自主地全滑下来。
很感谢你对这么多人的关爱。是生活的感动。

对我来说,只有不断地付出,才能让我活得踏实。

愿你愿大家平安,幸福快乐。

~建沣

以量 said...

建沣:

对不起。我来迟了。谢谢你的留言以及真诚的分享。谢谢你。祝福你。好好活着。

以量

已亮最新的活动看板

身体健康是必要的,
心智成长是需要的,
灵性修养是重要的。



FAQ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問:這些照片是你拍攝的嗎?
答:每一張都是我拍攝的。不是我拍攝的,我會加上原址注明。

2。問:我可以轉載你的照片嗎?你的文章嗎?
答:可以。不過,請注明網址(http://www.yiliang-room.blogspot.com/)。倘若你要用來出版或者影印,請你留步。因為我會和你拿版權費。隨便拿別人的照片以及文章放在自己的blog上,又不加注明,我對此覺得不尊重当事人。

3。問:你有提供網上輔導嗎?
答:沒有。想知道你的地區有沒有輔導中心。你可以参考以下网站。
馬來西亞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請點選輔導機構通訊錄)
新加坡 http://www.ncss.org.sg/documents/vwoContactDetails.pdf

4。問:你能不能給我一些修讀輔導或者辅导工作的意見?
答:我無法給與你中肯的意見,因為我對修讀輔導已经不很了解。至于你想要如何修读,请直接联络counseling@fsi.com.my

有相关辅导老师为你解答。有关心理系的就业前景,请参阅http://www.fsi.com.my/?p=993

我不熟悉现在的教育背景。问我也没有用。 请直接联络我所给你的email直接讯问。

以量


5。問:你寫了多少本書?
答:七本。《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陪你到最后》、《善终》、《善生》及《再见,再看见》

6。問:你的書可以在那裡購買?
(A) 马来西亚的读者们(包括东马及西马)、及海外的读者们。

你都可以致电或 email 给以下相关机构或书局订购七本以量的作品。

已亮出版社 (巴生)
Tel: 012 - 324 0769
Fax: 03-3081 1330
Email: yiliangpublication@gmail.com


Step 1。请决定你要购买的书量及书名,书价如下。

书价 (不包括邮费,邮费请参考下列计算) :

《再见,再看见》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善生》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善终》 西马 RM 28 东马 RM 31
《陪你到最后》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寻找光和爱》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7
《已亮的天空》 西马 RM 15 东马 RM 18
《把爱带回家》 西马 RM 22 东马 RM 25
购买一套七本 西马 RM 150 东马 RM 170 (这包括邮费)

邮费 (西马):
1-2 本 RM 7
3-4 本 RM 9
5-9 本 RM12



Step 2. 请汇款至Public Bank
Yiliang Studio & Publication
账户号码 3178 434 011

Step 3. 汇款后请把汇款单电邮或传真给负责人,家安。清楚说明你要的书名、书量及书价。还有你的英文名字、电话号码以及地址。书本将会尽快透过 Poslaju 邮寄方式寄送给你。

Step 4. 你大约可以在五个工作天之内,收到你的书本。有时候顺利的话,你大约三天工作天之内,就可收到你的书本。



*****

(B) 新加坡的读者们

请致电 或 email 给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购买书籍。六本书的存货量充足。新加坡大众书局没有销售以量书籍。

新加坡甘露关怀协会
Tel: 6748 7408
Email: info@nectarcare.sg
Address: 36 Lorong 24A Geylang Singapore 398570

书价(新加坡无法提供邮寄服务):

《善生》 $13
《善终》 $13
《陪你到最后》$7
《寻找光和爱》$7
《已亮的天空》$7
《把爱带回家》$10
购买一套六本


7。问:新加坡电台 1003 电台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8。问:大马电台 aiFM 什么时段再有你的节目?
暂时没有


9。大马各地的辅导资源:

Agape Counselling Centre Malaysia (Johor Bahru)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
113-02, Jalan Rosmerah 2/16, Taman Johor Jaya, 811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 辅导热线: 07-3579195
Fax: 07-3579198
Email: friend@myjbagape.com
Website: http://www.myjbagape.com/

Kluang Buddhist Society PELITA Counselling Centre
居銮佛教会心灯咨询辅导中心
9A, Jalan Setia, 86000 Kluang, Johor.
Tel: 019-7797389

Persatuan Pengajian Agama Buddha Kulai
古来佛学会佛济教育辅导中心
心灯咨询辅导部
100, Jalan Kenanga 29/6, Bandar Indahpura, 81000 Kulai, Johor.
Tel: 07-6625400

The Befrienders (Johor Bahru)
防止自杀协会(新山)
P.O. Box 153, Taman Sri Tebrau, 80057 Johor Bahru, Johor.
热线: 07-3312300

新山佛光咨商室(佛光山新山禅净中心)
48, Jalan Sutera Merah 2,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 07-2898972/ 3
Fax: 07-2898975
辅导热线: 07-2898956/ 07-2898957
Email: fgsjbmy@gmail.com
Website: http://www.fgsjb.org.my/


槟城州安宁关怀服务
HOSPICE CARE SERVICES IN PENANG

NATIONAL CANCER SOCIETY MALAYSIA (PENANG BRANCH)
Rumah Hospice, 250A, Jalan Air Itam, 10460 Penang.
Tel : +6
04 – 228 4140 | Fax : +604 – 226 4676

Email : ncsmpg@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ncsmpenang.org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PURE LOTUS HOSPICE OF COMPASSION
73, Jalan Utama, 10460 Penang.
Tel : +604 - 229 5482 | Fax : +604 -229 5482
Email : lyanshih@gmail.com | Website : http://purelotushospice.org/

Services : In-patients care service for advanced cancer patients.

MOUNT MIRIAM HOSPITAL, PENANG

23, Jalan Bulan, Fettes Park, 11200 Tanjung Bungga, Penang.

Tel : +604 - 892 3999 | Fax : +604 – 890 1583
Email : enquiry@mountmiriam.com | Website : www.mountmiriam.com

Services : Out-patient, in-patient and home care.

CHARIS HOSPICE

15, Cangkat Minden, Jalan 12, 11700 Penang.

Tel : +604 – 658 7668 or +60111 -246 6757 | Fax : +604 – 658 7669
Email :
charishospice@gmail.com | Website : http://www.charishospice.com
Services : Palliative home care and day-time activities for patients.

HOSPITAL PULAU PINANG

Wad Medikal Paliatif, Hospital Pulau Pinang, Jalan Perak, 11600 Penang.

Tel : +604 – 288 6230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Hospital Bukit Mertajam, Jalan Kulim, 14000 Bukit Mertajam, Sebarang Perai Tengah.

Tel : +604 – 579 7333
Services : In-patient care service



还有另外一个管道,你可以联络槟城檀香寺爱心线,
问一问他们有没有提供居家服务的义工。http://thanhsiang.org/ch/welfare/mitra/aixinxian

额外相关连结Additional Related Links:

慈怀病院资源表 Malaysian Hospice Council
www.malaysianhospicecouncil.org (please click into ‘members’ page)


马来西亚辅导与福利服务资源表 Counselling and Welfare Support Services in Malaysia

http://www.newera.edu.my/counselling_centre/1_Counselling%20Centre.pdf

孝恩辅导与谘商 Xiao En Counselling and Support Services
www.xiao-en.com (Careline: 1800-888-333)


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 Life Line Association Malaysia

www.lifeline.org.my



柔佛新山地区
方舟休养中心
Persatuan Hospice ARK
No. 2, Jalan Sutera Merah 3, Taman Sutera 81200.
Johor Bahru, Johor.
Tel/Fax: 07-556 0878
Email: hospice_ark@hotmail.com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of Johor Bahru
44 Jalan Tun Abdul Razak
Susur 1
80000 Johor Bahru
07-2229188
website: http//www.pcajb.com
Dr Angamuthu (President)
Mr Lee Soo Tong (Hon.Secretary)
Ms Nancy Yee (Administrator)




below are three senior counsellors that i will recommend in Singapore.

(a) Care Corner (Mandarin) counselling Centre
郭丽芳 资深辅导员 (精通华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http://www.carecorner.org.sg/cccc.htm
+65-63531180
Blk 62B Lorong 4 Toa Payoh
#02-143 Singapore 312062

(b) Counselling and Care Centre
Ms Ruth Chua (Senior Therapist) (精通双语)
(for Christian clients who speaks in english and mandarin)
+65-65366366
http://www.counsel.org.sg/
Blk 536 Upper Cross Street
#05-241 Hong Lim Complex
Singapore 050536

3. Shan You Counselling Centre
Ms Jane Wong, 黄秋媚 (Senior Counsellor) (精通双语)
(for Buddhist clients who speaks in Mandarin and English.)
+65-6741 9293
http://www.shanyou.org.sg
Block 5 Upper Boon Keng Road #02-15
Singapore 380005
(at Multi-storey Car Park, Level 2)
Nearest MRT Station: Kallang

Hope it helps.
以上三位都会收费。打电话给辅导中心,他们的员工会替他们安排辅导档期。
至于收费多少,请致电询问。


10。

谢谢你告诉我目前面对的两难。
抱歉。我无暇在线上提供任何的支持。
目前共有 1000 多封 email 无法回应。
我建议你要继续寻找成长的道路。

第一。请多阅读。那些我在书后推荐的延伸阅读书籍。
第二。如果你愿意的话,改次我在哪里有带工作坊的时候,希望你能过来参加。所有活动的更新都会放在 FB 里。
第三。找能信任的亲友倾诉是很能疗愈的事。如果这方面欠缺的话,我希望你不妨考虑以下资料:


我和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提出一个支持大家解决方式,
而得到他们的同意。生命线有一群资深协谈义工非常乐意协助大家。而目前已经有许多读者们开始和这些义工们开始商谈他们的两难。

你的任何心事想要倾诉,不妨考虑以下生命线所提供免费的支持方式:

(1)email 谘商 counselling@lifeline.org.my

(2)热线辅导专线:+603- 4265 7995 服务时间:星期一至星期五 7.00pm-10.00pm 星期六 2.00 pm - 5.00 p.m.

(3)面谈辅导服务。辅导面谈预约电话:+603-4266 6195

想要多了解生命线协会,请浏览:http://www.lifeline.org.my/
生命线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Life-Line-Association-Malaysia/160111523630?ref=stream

感谢你。祝福你。望你谅解。

以量


11。

马来西亚董总出版社。cbmember@djz.edu.my
或者打電話給董總(+603-8736 2337 分线213/214/250)
请他们直接邮寄给你。

四本书:已亮的天空。尋找光和愛。把愛帶回家(这本是教总出版,不过董总依然可以帮忙售卖)。陪你到最后。

请看以下的网络介绍。
《把爱带回家》http://web.jiaozong.org.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254&Itemid=143
《陪你到最后》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3943.html
《已亮的天空》http://www.got1shop.com/goods.php?id=53674
《寻找光和爱》http://lot5reading.blogspot.com/2009/10/blog-post_7739.html


12。安宁疗护的资料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let me answer these one by one.

1. I thought you mentioned about gaggle propolis for cancer patient who has painful throat. Did I recall correctly?
No. Gaggle propolis liquid is for those patients who has wounds in mouth. not for managing the pain of the throat, but is for the mouth and the lips. especial the dryness and wounded parts. Please refer to the hospice doctor to manage the pain.

2. How much propolis to be used for gaggling purpose?
It depends. you can follow the instruction when you purchase propolis liquid.

3. can the person swallow it after gaggling?
follow the instruction of the product. normally, it is healthy enough. because 至於蜂膠可強化細胞膜,防止細菌入侵,增強抵抗力,含高量類黃酮可消除自由基與抗氧化作用,並具抗細菌、抗病毒效能。蜂膠具有顯著的殺菌、抑菌及抗炎活性,能有效殺死75種細菌,包括上呼吸道感染、預防肺炎、尿道感染等,蜂膠已發現對許多DNA與RNA型病毒均具抑制活性,包括流行性感冒A與B型病毒、水泡性口腔炎病毒、單純庖疹病毒、冠狀病毒、輪狀病毒和腺病毒等。BUT, before you purchase, please consult the nurses first. because i didn't see the patients directly, i am NOT supposed to give any instruc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nurse's or doctor's advices.

4. Do you know of any type of food to take when the time is closer?
Please check with the doctors, or the nurses. normally, please avoid those foods which are rich in fibre so to avoid constipation. Don't give so much food for the dying patients.
Reading material that helps you and your families: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100654?tid=8

5. Do you know which hospice the family can approach for help?
Firstly, please check with the oncologist whether the patient can be reffered to hospices. then, the oncologist will help to fill up referral form on behalf of the patient to the preferred hospice. They know what to do in the hospital, you don't need to give special instruction, once you request it. Patients can choose to have either home-care hospice service or inpatient hospice. below are the webpage link for all hospices in Singapore. Please inform your prefered hospice to the oncologist.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7.4_providersandservices.htm
Please click one by one to browse all the details.


6. do you know of any helpful company that offers affordable funeral service?
more or less the same. unlike Malaysia, there is big gap for the services. They all are almost sharing the similar costs and offers.
here you go the webpage link for your further info. You MUST check all these to know all the action when patient is dying in Singapore.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when.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rrange.htm
http://www.nea.gov.sg/passesaway/afd.htm


I could recall what i shared with you all in the training session, Hospices in Malaysia are far behind the system in Singapore. All the info are so well-written in Singapore. There is a large room for improvement in Malaysia. Let's make it better.

regards

Yee Leong

任何有兴趣想要多了解無語良師計劃(馬來西亞)的读者们,不妨浏览此网页。
www.silentmentor.org


13。

若您想了解安宁机构在巴生谷地区,请游览以下网页或拨电询问更多详情。

1) HOSPIS MALAYSIA
2, Jalan 4/96, Off Jalan Sekuci, Taman Sri Bahtera, Jalan Cheras, 56100 KL.
Tel: +603 – 9133 3936
Fax: +603 – 9133 3941
Email: info@hospismalaysia.org
Website: http://www.hospismalaysia.org/

2) KASIH HOSPICE CARE SOCIETY
7, Jalan 14/29, Section 14, 4610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60 7424
Fax: +603 – 7956 6442
Email: admin@kasih-hospice.org
Website: http://www.kasihfoundation.org/

3) HOSPICE KLANG
82, Jalan Sri Sarawak 4, Taman Sri Andalas, 41200 Klang, SEL.
Tel: +603 – 3324 2125 / 3324 4740
Fax: +603 – 3324 3125
Email : hpsklang@gmail.com
Website: http://www.hospiceklang.org/

4) ASSUNTA PALLIATIVE CARE CENTRE (AsPaCC)
83, Jalan Templer, 46990 Petaling Jaya, SEL.
Tel: +603 – 7931 7298
Fax: +603 – 7954 3389
Email: aspacc.assuntahospital@gmail.com
Website: www.assunta.com.my

除了上述的四间安宁疗护中心以外,以下附上其余两家安宁疗护医院的联络资料供您参考。

I) PALLIATIVE CARE UNIT, HOSPITAL SELAYANG
Lebuhraya Selayang-Kepong, 68100 Batu Caves, SEL.
Tel: +603 – 6120 7564 / 6120 3233

II) PALLIATIVE WARD, UNIVERSITY OF MALAYA MEDICAL CENTRE (UMMC)
Pusat Perubatan Universiti Malaya, Lembah Pantai, 59100 KL.
Tel: +603 – 7949 7611 / 7949 4422


在SRI KEMBANGAN SOUTH CITY PLAZA 内有一NGO
专给单亲家庭协助-定期发放物资。
只要有离婚证书或警局报案报告(先生离家/失踪)就可申请。
容易获得,不像JKM福利金最快也要等半年。
你google search : Multi Mutual Charity Association


性侵犯案件支持(新加坡)

What after-care services are available to the victim?

AWARE’s SABS Helpline
6779-0282 (10 am to 3 pm, Mondays to Fridays)
1800-7745935 (3 pm to 930 pm, Mondays to Fridays)
sabs@aware.org.sg

Care Corner Helpline (For Mandarin speakers)
1800 3535 800

Samaritans of Singapore (Suicidal tendencies)
1800 221 4444

ComCare Helpline (Family Service Centres)
1800 222 0000
- See more at: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sthash.KlA6celv.dpuf

Please call any of them to seek for further assistance.

meanwhile, please browse the below webpages as well.
http://www.aware.org.sg/rape/
http://www.aware.org.sg/2011/11/official-launch-of-sexual-assault-befrienders-service-sabs/
http://www.aware.org.sg/help-for-rape-victim/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你好。

事务过于繁忙,无暇一一回应。
请参考以下给予的资料。
希望你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一系列 12 集《听生死说故事》电台节目分享: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channel/UC9oNLZDvKphPYbu8XdzdOdw


部落格:http://yiliang-room.blogspot.sg/

面子书:孝恩辅导

或者请阅读善终这本书。

请搜寻 google 乳癌 support group,或许你会找到一些有相关知识的团体,给你协助。

祝福你及你的母亲。

以量 望谅解。


我目前没有收个人的实习生。如果你想要成为孝恩团队的实习生,请你写电邮给我的团队伙伴之一,傅玉环辅导员: counselling@xiao-en.com.my

你需要先在电邮里做个简单的介绍及你对团队实习的要求。你们俩先沟通及彼此了解。如果双方的期待吻合,我们会再要求面试。你需要通过实习面试,才能真正开始实习工作。

我不会督导你。是我们团队伙伴督导你。

谢谢询问。 祝福你。

以量 谢谢你。祝福你。


謝謝大家。祝福大家。